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人族第一蛊尊第二章

作者:毒不死你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不要!”

许菲阳陡然惊醒,转瞬间她的双眼充满了惊恐,四周蔓延着的是令人无比恐惧的黑暗,她发现自己的手竟然被束缚着,吓得大声挣扎哭叫起来,混乱间,碰到手边一个冰凉的物体,一阵刺眼的亮光射出来。

“手电筒!”她又惊又喜,急迫地拿到手电筒,她向四周照了照,这一照,让她心跳近乎停止!

这竟是一个棺材!她躺在里面,四周严丝合缝,一点空隙都找不到,空间十分窄小,她连坐起来都没有办法。

她死了么?为什么会在棺材里?

她只记得自己投湖自尽,难道没死透,被人当做死人放了进来?

“救命啊!救命啊!我还活着!”想到这里,她使劲拍打着眼前的木板,一直喊一直喊!

空气无比闷热,口鼻像是被人捂住,每一口呼吸都用尽她全身力气。

没有任何回应。

————————————————

“病人有情况,准备电击!”

重症监护室里,躺着全身插满管子的病人,检测器突然发出刺耳的警报声,医生护士反应迅速,立刻开始进行人工干预。

许菲阳喊累了,哭地声音嘶哑,绝望而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外面匆忙的一阵脚步声瞬间吸引了她的注意,她立刻燃起希望,重新拍打起木板来,“救命啊!这里有人!救命啊!”

人声越来越清晰,有男有女,许菲阳觉得自己快得救了,拍打地更加用力,“啊!好痛!”她吃痛地缩回手。

怎么会有电?还没来得及反应,她立刻又被电了一下,整个空间仿佛一个巨大的物理磁场,一下又一下,来得异常迅猛,她咬着唇,绝望的叫喊着,剧烈的痛让她全身快要裂开,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终于,要命的折磨终于停止了,她彻底虚脱,蜷缩着身体,手电筒不知何时滚到了脚边,灯光射过来,照出她狼狈的脸,和空洞的双眼。

————————————————

“病人还是没有醒过来,不过各项指标均逐渐趋于稳定,照这样,观察两三天,就可以转入特护病房。”医生像干完一场大战,绿色的手术服竟从里到外都湿透。

“好的,江医生。”护士接过江医生脱下来的手术服回答道。

孟池一直守在重症监护室外,隔着玻璃密切关注着躺在病床上的许菲阳,精神一直处于极度紧绷的状态,刚刚看见医生护士冲进监护室,他立即起身,想要跟着冲进去,来了三个实习男医生过来才把他抱住。

万幸的是,一个小护士出来后告诉他病人情况稳定,他才缓了过来。

乔玉走近,不敢相信那个人竟然是孟池,三天的时间,竟憔悴成这样,深陷的眼窝、满脸的胡渣,全身没有一处是干净的,连鞋子都没穿。

那晚他消失后,就一直没出现过,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电话也不接,最后还是大哥联系上了他,她才知道出事了。

“池子哥?”

一直埋头的孟池听到声音,立即抬头,眼神变得无比骇人,“你他妈还有脸来!”

重重地一个耳光,丝毫没有半点怜香惜玉,被打翻在地的乔玉有些懵,耳边全是嗡嗡的雪花声,捂着流血的嘴角,她怒视崩溃大吼,“你凭什么打我,别忘了!是你主动吻我,是你主动拉我上.床,是你!是你害死你老婆!你凭什么打我!你凭什么!”受不了这种委屈,乔玉趴在地上痛哭流涕。

“你他妈说谁死了!”他已经失去了理智,抓起乔玉的长发,扯住脑袋,眼看着就要往地上砸。

“住手!你他妈就这点出息!拿女人撒气!”乔光启过来一脚飞踢开他,抱起发抖的乔玉,原本就虚弱的孟池,没有防备,瞬间倒地。

他没有站起来,或许是那个死字刺激了他紧绷的神经,所有的情绪瞬间决堤而出,他瘫软无力地躺在地上,一只手背在眼睛上,皱着眉头,哭地撕心裂肺。

“大哥。”乔玉害怕的往乔光启怀里钻。

乔光启一边安抚乔玉,一边心疼孟池,就算是被人拿枪抵着头,他都没有留下过一滴眼泪,现下他却哭的像个孩子。

谁都知道,

里面那个

是他的命!

“医生!病人情况怎样?”乔光启见医生出来,跨过在地上的孟池,拉住医生连忙问道。

“病人今天突然情况很不好,我们已经采取了措施,指标已经趋于稳定。“

“是么!谢谢你医生!”乔光启感激地握住医生的手。

“前两天忙着抢救病人,今天我们发现病人还有四周左右的身孕,宝宝很顽强,指标都很正常。”

“宝宝?”孟池楞了一下,有了反应。站起来,抱住乔光启,激动的边笑边喊,“大哥,你听到没有,我有儿子了,菲阳给我怀的,你听到了么!”

不等乔光启回答,孟池冲到了病房的边上,手用力的抚摸着,隔着玻璃,似乎在摸着许菲阳苍白的脸。

“菲阳,你快醒过来吧,你醒过来,你怎么惩罚我都可以,求你。”此刻,他真的是卑微到骨子里。

“孟池!”乔光启冲过去。

孟池终于倒了下去,也被送进了病房,三天三夜不吃不喝加上情绪崩溃,就算是铁打的人,也熬不住了。

————————————————

孟池的病房里围了一大堆人,都是他的手下和弟兄们,他脸色苍白的厉害。乔光启给他找来的看护正拿棉签擦着干裂的唇,他眼皮抖动,虚弱地睁开了眼。

坐起身,扶住额,头疼欲裂。

看见面前这些人影,怔住了,一瞬间有些失神,随即他挣扎着要下床,手上的输液针被他用蛮力扯掉,“菲阳怎么样了?”

“哥!”弟兄们一拥而上,他脚步虚浮,一下子没站稳。

“.....”他们几个面面相觑,就连他最得力的手下尹苏也面露难色。

孟池见没人说话,纠起尹苏的衣领,死盯着他,一个字一个字地慢慢吐出来,“我问你,许菲阳怎么样了!”

“嫂子她.....”

“快说!”他暴跳如雷。

“嫂子她没事了,转进普通病房了!”尹苏一口气说完。

尹苏感觉死抓住自己领口的手慢慢松开,“你说真的?”孟池疑惑地盯着尹苏。

“老大,你还是自己去看看吧。”

在众人的簇拥下,孟池来到了许菲阳的病房,他站在门口,手停在空中,半天没有推门进去,透过门上一个小玻璃窗,他隐约看见了什么,他的菲阳,正躺在那里,而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沉下眸,眼下全是阴影,他缓缓靠近,房间里,许菲阳戴着呼吸器,各种监控指标的仪器通过管子连着她瘦弱的身体,脸上没有半点血色,手被固定在了床边,他摸了摸,冰凉的吓人。

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毫无生气的人是他的菲阳,唇瓣落在她的眼角,一滴眼泪掉在许菲阳脸上。

————————————————

水?许菲阳缓缓睁开眼睛。

不知自己睡了多久,再次醒来,依旧看不见任何东西,手电筒早已没电,她虚弱,无力,饥饿,却不知为何自己没有进食却依然能存活,有时她会感觉到从门板上滴下的一小滴水,她勉强能撑住自己去舔舐,不过每次很快就没有了。

画面一转,现实世界中的她已经躺了接近一个月时间,孟池正小心翼翼的用沾湿的棉签擦拭她干燥的嘴唇。

孟池把她转到了一家高级的私人医院,除开那些仪器,就像在家一样,他不想让她呆在那么冷冰冰没有人情味的地方。

这个月,孟池天天都在床前陪着,擦身,换洗,对他来说已驾轻就熟。

所有人都劝他请个看护,回去主持大局,可他怎么都不肯,关于许菲阳的一切,他都亲力亲为,盼望她醒来能第一眼看见他。

————————————————

城中监狱

狱警警惕的盯着正在吃午餐的犯人们,就在上午的放风时间,刚刚发生一起打架事件,这是他们绝对不允许的!

“诶?刚刚怎么回事儿?”一犯人偷偷戳了戳旁边人的手臂。

“刀疤去惹谢嘉恒,被他给打了。”两人借着挑菜的功夫动了动嘴巴。

“谢嘉恒?他不是快刑满释放了么,最近怎么的,老是黑着脸,哪个敢惹,这刀疤就是不怕死!”

“你不知道啊?就每周都来看他那女的啊,我看是他女朋友吧,谢嘉恒就是为了她才进了监狱。这不,本来每周都会来看他的,现在起码有一个多月都没来了。你说他心情能好吗。”

“安静!”狱警大吼一声,吓得两人不敢再继续说话,默默扒饭。

吃完饭,犯人们排着队,开始洗碗。然后就是一个半小时的午休时间。

谢嘉恒躺在铁架子床上,拿起床头上的一张泛黄的照片,注视良久。照片里的人一袭白裙,长发披肩,清纯的样子美不胜收。

他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笑容又随即消失,将照片反扣在枕头下面。

以往她总是固定在星期五下午来探望他,风雨不改,这也成为了他在这里唯一期待的事,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一个月,她一次也没有来过,昨天是星期五,直到周围的人都被叫走了,狱警都没喊他的名字,他的一点点期待再次落空。

一拳捶在墙上,老旧的墙壁,水泥块刷刷掉落,拳头上渗出血迹,不过他丝毫没有半点在意,还有一周就能出去,他只期待那天能快点到来。

延伸阅读

[我是大哥大]无良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lovedingdang.cn/gdno.shtml
某人神游出来。狄安娜:“哥们儿,你跑哪去了?等你多长时间了啊!唉,你咋了,咋感觉你被

[枇杷十藏]在彼岸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lovedingdang.cn/n6nj.shtml
孟左拿走了稿子去编辑整理,飞雪这边终于可以歇息下来了。那天闲着没事她给她哥挂了个电话

假千金归位之后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lovedingdang.cn/6zqg.shtml
皇家嫁女,下嫁的不是宰相公侯之子,而是一介草民!!公孙无忌感觉被人抽了一棍,他一直以

我,人间兵器!之魅夜未央(1)  http://www.lovedingdang.cn/uymq.shtml
夜色渐浓,雨夜喧嚣和吵闹,不仅听到雨滴重重拍打路灯的声音,伴着风声直击人心。雨夜迷离

通天化魔录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lovedingdang.cn/g2yt.shtml
“食戟吧,才波新宇!”小林纯子站在新宇面前,指着新宇的鼻子说道,可爱的模样一点也不像

网恋别用假照之第七章  http://www.lovedingdang.cn/68pa.shtml
季司南抬手压了一下帽檐,然后转身走了,他似乎又被嫌弃了啊......顾长安见季司南一

神话 老子天下第一在线阅读新朋友② 捉虫  http://www.lovedingdang.cn/adfd.shtml
“贝里,没想到你这个人的儿子会那么善良,”商会三楼的豪华包间里,一个男子优雅地拿起面

(快穿)穿成玛丽苏的金手指哥哥肿么办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lovedingdang.cn/6qwt.shtml
苏卷冰一到客房,将仆役都寻了由头赶出去,关门看着黎未,问道:“黎大人,你到底做了什么

御时经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lovedingdang.cn/p874.shtml
上回说到,赵天宇再回到逍遥宫后。与女娲和伏羲一番交谈后便带着众人来到洪荒。寻找到了由

高武世界的修仙系统之柳小从剑山试炼(4)  http://www.lovedingdang.cn/gheh.shtml
两人在街上晃荡。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到远处传来悠悠钟声……清音悠扬,荡涤心神。“钟声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奇宝贝之绝代双骄初吻**一个人

    第008章初吻**一个人洛小贝没想到帝莫言会说出这么一个似是而非的话,小嘴因为惊讶而微张。但没等她反应过来,手臂便被帝莫言握住,极为强势的朝他拉过去。洛小贝胸前柔软碰与帝莫言的胸口碰撞。帝莫言的身子瞬间就崩了起来。不等洛小贝反应,帝莫言直接低头,强势的堵住了洛小贝的小嘴。手掌紧扣洛小贝后脑勺断绝她退

  • 天罪创神他是谁?

    那贼寇嘴里喷出热气,眉毛上挑,眼神凶神恶煞,说道:“嘿!臭娘们!得寸进尺是不是?我看你是皮痒!”说着将鞭子收起别到腰间,从另一侧的剑鞘中抽出一把泛着银光的刀,大步地走向囚车。车上的人见了,都惊慌地后退,乱作一团,挤到车后方,弓着肩膀,缩着脖子,将头藏到里面打颤。辛夷一看不好,心中思虑,眼珠左右游动,

  • 崩溃王冠之这个婶婶非人哉(1)

    1.狐之助抖抖耳朵,强迫自己忽略掉对面那人投射在自己身上的目光,继续说道:“总之,这位大人,审神者大概就是这样的工作,如果您愿意的话,请在这里签字。”接着,不知从什么地方,它拿出了一张纸,推到对面那人面前。那人没有动。狐之助忐忑地看着那人——她有着很年轻的面容,表情却无甚活力,唯有注视着狐之助的那双

  • 拜师剑宗后我慌了[穿书]在线阅读第二节

    “你也是从二十一世纪来的?“设计师?你不是《时尚杂志》的主要设计人吗?你怎么也来到这里了?好巧呀!“你是?“我可是你忠实的读者,只是不知你怎么到这来的.“说来话长,你知道怎么回去吗?我在这呆了几年了.在异度空间遇到老乡,心中的那种欢喜简直无法用词来形容,有种想哭的感觉.他们决定,要努力寻找回家的方法

  • [综]没有成为英雄的我第9章在线阅读

    手冢决定去德国治疗,既在众人的意料之中,又在众人的意料之外。对此,网球部的众人表示他们支持队长的选择。对于网球选手来说,手臂,就好比他们的第二生命。手冢的飞机定在了周末,这一天,网球部众人难得没有训练而是全部集中到了机场。“部长,我们等你回来,一起进军全国大赛。”桃城武一脸真诚地对手冢国光说着,这句

  • 我在影视世界为所欲为第四章在线阅读

    素乌穿好自己的衣服,内衬湿了且让它湿着吧,这种暖和的天气里,过不一会儿体温就能将其烘干。当她拎着男童的衣裳过来时,发现,两个一大一小的男子并排躺着,月光笼罩下,安然静谧。素乌借着月色仔细打量眼前的男子,俊朗清秀的脸,半干的内衬服贴的沾在体肤上,魁梧的躯体一览无余,并不像那些玉面书生,瘦削文弱。如此英

  • 我咬哭了百万小姐姐在线阅读第二节

    齐国城郊一处密林中,一黑一白两个身影就伫立在这朦胧的夜色中。“前方局势如何?”身着白色锦缎的齐璟面无表情地问着身后的人。“一切顺利。正如你所预言的一样,李佑要求和谈了。”萧渐离不得不佩服齐璟,他的智谋超乎常人,“他提出的条件很诱人,要将楚国最美的女人送给齐杞。”“最美的女人?”齐璟重复着萧渐离的话,

  • 上神的凶猛妻异能

    “那么,”黎楉南总结道:“我们现在就开始调查食堂里的那些刀具吧!不过还是着重调查黛雨薇拿回来的那把刀。好了,会议结束,各干各的吧!”“是!”——————“诶诶!黛雨薇,你好厉害啊!”莫辰逸在走廊里追上黛雨薇的脚步:“为什么所有事情都刚刚好那么巧的被你碰到呢?我怎么都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姐靠的是人品

  • 跑男之超神天王第四章 昆虫版块

    两个人各有打算。阿枫看了一眼评论区,而后将这些评论大致的浏览了一遍,发现许多人都在骂他,说他这个人不地道,如此对待一个女生,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阿枫不禁锁起了眉目,作为一个明星的拥护者还真是多,如果这件事发生在普通人的身份,估计这些观看直播的会习以为常。既然对方真的是一个明星,而且网友也给了阿枫一

  • 半身武神在线阅读第1节

    长庆市,极限武道学院的一个班级中。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站在讲台上,看着台下的一众学生,冷声说道:“告诉你们一个消息,两月之后,本学院将会举行两年一次的“试炼大考”,只有成为了中等武徒的学生才可以参加。”“当然,这对于你们这些刚入学的新生来说,达到要求肯定是很难的,但是你们可以去观摩,这也是很珍贵的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