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超越宇宙在线阅读第6节

作者:S一念 来源:纵横中文网

第六章

等吃的差不多,秦陆焯起身,走到门口。

显然是抽烟去了。

沈放跟着站起来,笑道:“我们出去抽根烟。”

等他们离开之后,温沁总算找到机会,问道:“你跟这个大帅比怎么认识的?”

这问题,她憋了一晚上。

谁知,蔚蓝看着她,淡淡说:“我跟周西泽分手了。”

……

温沁和徐佳宁脸上出现震惊。

比起温沁这个三个月的短暂恋爱,蔚蓝和周西泽的感情看着是真稳定,况且两人又是门当户对,一看就是冲着结婚去的。

蔚蓝:“他劈腿,被我撞见。”

她口吻之淡然,让温沁心底的脏口都爆不出来,憋了半晌,怒道:“男人果然都不是好东西。”

徐佳宁担心地问:“所以你昨晚去警局,也是因为这件事?”

之前秦陆焯说她闹事进警局,徐佳宁记在心里。

温沁还在感慨:“我还以为周西泽是富二代中的清流,没想到也是一股泥石流。”

周西泽这人会做人,面子上总是做足。因为蔚蓝的关系,没少送礼物给两个女生,弄得她们两人都对蔚蓝羡慕不已,觉得她男朋友长相英俊不说,还这么温柔体贴。

温沁又说:“算了,这种劈腿渣男,你也别喜欢了。”

喜欢吗?

蔚蓝倒也不是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她这样的家庭,似乎注定只能在有限的圈子里挑选。在美国的时候,蔚蓝曾经试着跟人约会过。

只不过从来都是一顿晚餐结束之后,再无联系。

她是心理医生,虽然医者不自医,但她知道自己的症结在哪里。她性格太淡,至今没有一段能够称得上亲密的恋爱关系。好在她也明白,有些人天生就不适合。

因为在她自己看来,她的问题无伤大雅。

直到后来遇到周西泽,他一直表现地很绅士。

蔚蓝跟他相识两年,两人至今还停留在挽手的阶段,对,甚至连十指相扣都没有。其实按照正常男性的需求,她明白她的抵触很强人所难。

或许,对于周西泽种种行为,她在某处程度上,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直到昨晚,她亲眼见到后,不仅没生气,反而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因为她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提出分手。

蔚然点头,她坐着的方向正对着门口,一眼就看见站在外面抽烟的两个男人。秦陆焯手指里夹着烟,双腿微敞着,站地松散,却还是比旁边沈放高出半个头。他整个人骨架很匀称,即便穿着厚实的冬衣,却一点儿不显臃肿。

传说中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温沁注意到她的眼神,转头朝外面看,忍不住说:“我觉得这个大帅哥,可比周西泽帅太多了,而且性格也特别man。蔚蓝,你可以考虑试试。”

徐佳宁瞪了她一眼,温沁反而振振有词地说:“既然他们都分手了,蔚蓝怎么就不能对别人有意思了。”

蔚蓝微怔。

这么久了,她虽然不明白什么是喜欢。

只是她明白,所有的喜欢,都是从有意思开始

那么用心思拿到一个人的联系方式,算有意思吗?

徐佳宁终于忍不住了,说道:“你别乱点鸳鸯谱,你怎么就知道蔚蓝对他有意思?还不都是你在说。”

谁知蔚蓝抬起眼睑,看着她们两个,淡然说:“如果我说有呢?”

秦陆焯他们两人回来后,桌上的三人都挺沉默的。蔚蓝依旧那副淡然的模样,全然不知道自己的一席话,成功震住了对面的两人。

好在此时大家也都吃完了。

秦陆焯看着蔚蓝,直接问:“你地址是什么,我把胸针寄给你。”

还真寄啊?沈放心底哟了一声,一想到他想象中的嫂子没了,心底就觉得痛。

蔚蓝:“不用那么麻烦,我明天开车过去拿。”

秦陆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嫌快递麻烦,自己开车过来拿就不麻烦?

这姑娘什么脑子?

好在此时,沈放立即拍手说:“对对对,还是亲自过来拿,我看那个胸针挺贵的,别回头快递给弄丢了。”

于是,沈放立即报了自己公司的地址。

似乎还怕蔚蓝找不到,最后沈放抵了抵秦陆焯,说道:“老大,我们公司那地儿挺不好找的,要不你把手机给蔚小姐,也省的她明天找不到。”

秦陆焯拧眉,不耐烦地看着他,怎么那么多废话。

谁知温沁跟着帮腔,说道:“对呀,现在导航都挺不准的,留个电话,好找。”

终于,秦陆焯开口,他说:“她有。”

两个吃瓜群众,彻底闭嘴了。

*

第二天下午,蔚蓝的工作安排上,只有一个咨询者,是位年过中旬的贵妇,她的问题也很简单。

唯一的儿子,今年出国读书,她一时有些接受不了,居然有了轻微抑郁症。

李太太正在喋喋不休地夸赞她的儿子:“蔚老师,你不知道我们小井有多怪,都说怀孕时候吐得厉害的孩子,不让家长省心。可是我儿子真的是从小到大,都一点儿不叫我操心,成绩好不说,还格外懂事。”

蔚蓝原本话题着力点,是她这周的插花班。

根本蔚蓝的判断,李太太这种情况,是典型的空巢女性的心理状态。

作为全职太太的女性,将全身心的精力都放在子女身上,当子女需要离开家,到远方求学的时候,母亲必然在心理上有一定的落差。只不过有些人落差太大,又一时调节不过来,便造成了心理上的问题。

于是,蔚蓝又听了李太太述说了半个小时,关于她儿子的优秀。

不过,这次李太太打量着蔚蓝,有些可惜地说:“蔚老师,说真的,要不是你和我家小井年纪上有点儿差距,我还真愿意把你们两个凑成一对。也好过……”

“小井谈恋爱了?”蔚蓝在这么长的一段话中,迅速提炼出最关键的一点。

终于,李太太有点儿忍不住了,她掩面微泣。

本来作为母亲就舍不得唯一的独子出国读书,可是儿子刚出国一个月,却欢天喜地地告诉母亲,自己谈恋爱了。

蔚蓝也算明白,为何明明上周症状还有所好转的李太太,这周为何又这般反复了。

等再次安抚了李太太之后,蔚蓝今天的工作算是结束。

她看了眼时间,昨晚约好今天开车过去拿胸针,这个点儿过去,还能避开下班高峰。

只是没想到,她还没离开。

就接到了姐姐蔚然的电话,蔚然一开口就问:“你和周西泽分手了?”

对于她知道这个消息,蔚蓝不觉得奇怪。

蔚然说:“爸妈也知道了,爸挺生气的。”

蔚蓝哦了一声,还是没在意,蔚然也知道她这个性子,无奈说:“爸爸让我打电话,叫你晚上吃饭。”

蔚蓝刚想说她晚上有事,谁知蔚蓝又说:“别拒绝,你已经两周没回家吃饭了。再这样下去,爸妈该后悔让你住在四合院那边。”

蔚蓝嗯了一声,算同意。

晚上天快黑了,秦陆焯忙完手头的事情,沈放过来喊他吃饭。

沈放望着外头的天色,有意道:“老大,待会人家蔚小姐来了,你也请吃顿饭,这是咱们当男人应该有的气度。”

秦陆焯直勾勾地看着他,说道:“你脸上怎么少了一颗痣。”

沈放一时有点儿懵,什么意思?

“不去当媒婆,可惜你了。”秦陆焯伸手就把桌子上的一本书拿起来,扔了过去。

沈放讪讪道:“老大,我这不是关心你。你说你也不交女朋友,阴阳不和谐。我怕时间长了,这么憋着,你这心理和生理都出现偏差。”

“滚蛋。”

说话间,秦陆焯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他捞过来,看了眼,又把手机放兜里,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拿上衣服就往外走。

“老大,你这是去哪儿啊?”沈放着急了。

秦陆焯回头望他:“食堂吃饭,你不是嚷嚷着饿了。”

“不等蔚小姐?”沈放是真急了。

秦陆焯瞥了他一眼,又转身走了。只不过临走的时候,他撂下一句。

“她说,不来了。”

蔚蓝坐在家里沙发上,晚餐还没开始,因为爸爸还没回来。姐姐蔚然从楼梯上下来,看见她懒得地抱着手机。

“看什么呢?”蔚然在她旁边坐下。

蔚蓝轻笑了下,摇头:“没什么,等个短信。”

“很重要?”蔚然奇怪,难得见自家妹妹这副模样。

其实她们姐妹两,样子长得还算相像,不过性格确实天差地别。蔚然一副女强人模样,如今在自家公司里掌管财务这块,做得风生水起。

至于蔚蓝,天生淡然,对做生意没兴趣,忙着自己的事情。

蔚然问她:“你真的打算跟周西泽分手?”

眼看着两家快把他们的婚事提上日程,却突然传出分手的消息,周家那边一直打电话过来。

蔚蓝靠在沙发上,客厅璀璨的吊灯光线照射下来,她整个人白的发光。

这边,秦陆焯收到短信,瞥了一眼,撒手没管。

沈放瞧见,问道:“是蔚小姐吗?”

秦陆焯翻了他一眼,“你废话怎么那么多。”

沈放端着碗,干脆朝旁边看,一边看还一边说:“不回别人短信挺没礼貌的,特别人家还是个女孩子,肯定是有事情才没来的吧。都发短信解释了……”

秦陆焯不耐烦:“你能闭嘴吗?”

可是他手上已经拿起手机,心道:要不是实在不想听沈放叨叨,他没这闲工夫回复她。

蔚蓝:今天很抱歉,明天我请你吃饭吧。

她一共就发了两条,第一条告诉他不能来了,第二条就是这条。

秦陆焯回她:我不爱和不守时的人吃饭。

发完,他直接把手机扣在桌子上,结果,许久都没回复。

直到秦陆焯吃完饭,刚从兜里掏出烟,叼在嘴里,准备点上的时候,手机屏幕亮了。

他拿着打火机,手指叩开,火苗窜起,嘴唇微靠近,烟头被火苗点燃,吸了一口,灰白色烟雾被吐了一圈出来,他这才慢悠悠地拿起手机。

“抱歉,我不知道你一直在等我。”

蔚蓝如是回复。

秦陆焯叼着烟,看了半晌。

呵,自作多情,谁等她……

延伸阅读

这个世界不太对[综]之第五章  http://www.ccpok.cn/p6i1.shtml
谢也也退了微信刷了会手机便睡了,毕竟第二天还得早起。早上七点整,闹钟还没叫谢也也就醒

灯火照溪明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ccpok.cn/phxg.shtml
“不知太上长老需要哪些东西!”琼玉真人连忙问道。“罗盘,引魂香!”朱八斗思忖了一番后

虫族-战火纷飞之唐三彩碎片(3)  http://www.ccpok.cn/aw0x.shtml
初次运用自己的能力就取得了巨大的回报,船上的几人非常开心。突如其来的收获把这几天没捕

我养了只母皇大师兄和小师弟  http://www.ccpok.cn/l7a.shtml
小师弟上山来的那年,刚满13岁。小师弟的爹是五湖七省内出了名的富商,出身富庶人家的小

帝匠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ccpok.cn/ja4.shtml
“老晏,你大女儿在医院哪个科啊”?宋怀生问。“急诊科”。“行,有能力”,宋怀生不住点

长相忆意外的获胜方式  http://www.ccpok.cn/ntku.shtml
不过路维说的也不是不无道理。这石头人简直不拿霞当人,在霞有大招的情况下,直接无脑开大

荷尔蒙镇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ccpok.cn/a7vz.shtml
吃完饭后我与夜枫树林里,夜转头看着问:“再过一会就是新生入学舞会了,你礼服带了吗?”

我的青春十八岁,兵荒马乱在线阅读这就穿越的我是不是太随意了?!  http://www.ccpok.cn/uq32.shtml
一阵RouTi的撕裂感,好像整个人和灵魂都被撕碎然后灼烧着的感觉之后便陷入永恒的沉睡

穿成总裁文里的女配后第三章  http://www.ccpok.cn/6hu8.shtml
自娘娘在大殿上说要代君上受那九道天雷八十一道荒火后,这洗梧宫的气氛实在是僵硬得不得了

想杀我的人都会暴毙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ccpok.cn/6sjt.shtml
四月,花开的季节听着鸟的叫声,吹着春风,感受阳光照在脸上温暖的感觉,一切都这么的美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红楼之黛玉有叔叔第二章在线阅读

    情佻到了沈知轩这等地位,身边是不缺女子的。出去酒席应酬身边免不了莺莺燕燕,他向来有个洁身的习惯,因此这几年来鲜有纵/欲的迹象,只不过刚从边疆呆了三个月回来,又碰到亡妻这等晦事,他承认闷家里头是有些懒散了。解了扣子的上衣衣襟微敞,隐约露出胸前的肌肤,沈知轩做的是文官,但很明显他这具身子是经保养和管理的

  • 听说我是学神的白月光[重生]我为他安排了一切

    在一处只有几根浑黄路灯柱照耀的小巷子口,长长的警车停了一大圈,大批警察把整条巷子口堵得死死的,另外在靠近警车不远处,几辆黑色的宝马7系列停在一边,一群隔得老远就能闻到一股子江湖味的黑西装男人们,正与一群警察相互推诿,大声的争执着什么。林寒一愣,一下就想明白,这小巷子不正是自己昨晚上处理那两个人渣的垃

  • 汉末七狼在线阅读第七章

    其实让于晨激动了半天的也不过是一款苏打水的代言,而且还只是试镜。从前这种没名气的小品牌根本就入不了于晨的法眼,但是自从转到了灿星旗下,很多事情都不能以从前的标准来衡量。尤其灿星虽然明面上很仗义地接过了孟惊雁这块烫手山芋,但首先灿星本身就不是什么大庙,第一梯队主要是一些流量鲜肉,并没有真正的重磅咖。其

  • 守护甜心之亚恨在线阅读第一节

    “叶默,叶默,你没事吧,快点起来啊,马上要上课了,这节课是无情冰的,你赶紧起来。”一个有些急的声音在叶默的耳边响起,叶默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个白痴,估计没脸见人了,将脸盖起来呢。”又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不过叶默这下却醒了过来。叶默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四周,没有一个人认识,全是陌生的面孔。见到叶默茫

  • 穿越之知青时代[空间]在线阅读第4章

    “小佳,你拉我干啥?我说错了吗?要不是齐老师的丈夫在外面有了外遇,回家来跟她闹离婚,她能整天这么魂不守舍的吗?上次在食堂也是,明明看到了我跟你在说话,她还那么直直地撞过来。撞翻了我手里的咖喱汤,她还骂人!她就是脏了一件白大褂而已,我那可是新买的羊绒大衣。当时,如果不是你拦着我,我一定要跟她好好理论理

  • 北斗传在线阅读第一章

    夏天的夜里宜烤串,老槐树底下苏瑞跟他婚前恐慌的基友就对坐着搁那儿喝。人家喝酒都是越喝舌头越不利索,就季游这逼人越喝他话越多。脑袋都上头成甜菜色了,他还能条理清晰跟苏瑞打感情牌。“瑞哥,我们认识有小二十年了吧?”小学一年级至今,十七年整,四舍五入正好,苏瑞没吭声。“我打小英语就烂,你从三年级给我递小抄

  • 绯色在线阅读第2节

    韩金赐很幸运。说起幸运,他不过是个在城里打零的小工,幸运的是他的工作很体面,在一家规模还算有点档次的影楼里做摄像师。摄像师,就是扛着摄像机在红白喜事或者开业庆典等场给人家拍拍录像,然后回来交给影楼,稍稍做点剪辑、配一点流行的音乐,刻成光盘,再跑回业主家里,人家看一遍,感觉还好,交了余下的款项,了事。

  • 校园随缘录第三章在线阅读

    黄白拿着流云,走回黄府,还未进门就被林伯拦住,“小少爷,你回来啦,”“林伯,你在干嘛”黄白看着满脸焦急的林伯有些摸不到头脑“小少爷,你快些回房去,老爷有客人”林伯有些言不由衷的说到“客人,什么客人让你这么紧张”黄白虽然性格软弱但脑子不笨,最基本的察言观色还是会一些的“你别问了,快回房去吧”林伯继续劝

  • 重生之新的国度之第七章(7)

    2005年,韩允真大学毕业,混吃等死行不通的她只好应父亲的要求回国寻找工作。二月,首尔的天气还没有回暖,天色阴沉偶有寒风刮过。韩允真穿着灰色外套出现在街头,对于时隔六年回国的异乡人而言,首尔的变化翻天覆地,她只有看着地图才能找到以前的路了。“啊,前辈nim。”忽然留神到前面一片骚动,韩允真惊喜的认出

  • 修真学园佛系日常之是我老婆

    夏桃一惊,失声道:“你怎么知道我要去参加婚礼的?”“你自己说的。”唐睿好笑地看着她:“昨晚……”夏桃咬牙,想着自己酒品并不好,估计是发疯乱说话了,遂立马便打断他:“行,不要提昨晚的事了!”唐睿却不依她:“听说你宿敌今天要结婚。”都让他别提了,他还要说,夏桃不免大怒:“关你什么事?”唐睿嘴角一弯,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