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仙魔古帝在线阅读第8节

作者:茄子不是瓜 来源:纵横中文网

其实就在牟定田,

右手反握匕首左手来扣衣领的时候,

阳建国就已经猜到他会上步撩颈,

眼看匕首就奔过来了,他赶紧左脚往后一撤步,躲过对方匕首,右手从下往上抓住牟定田扣自己衣领的左手腕,向内使劲一拧,力掼大丹田,右脚一蹬地,这么一较劲牟定田左手被擒。再也使不出劲。

阳建国掏出手铐把牟定田双手背在身后拷了起来。然后说道,我是警察,跟我走一趟吧。

牟定田大声嚷到:“我又没犯法,你凭什么抓我。”

“你没犯法,那你刚才用匕首准备杀死我对吧。”阳建国一边把他往外推一边说道

牟定田嚷道:“你偷偷摸摸跑到我屋里,我以为你是小偷。你又没说你是警察,在说了你有搜查令吗,私闯民宅。”

阳建国正押着牟定田往楼下走呢,这时候售票大厅里卖票的小刘看见牟定田被人用手铐押着从楼上下来,就赶紧给经理打了电话,

张经理马上从办公室出来赶紧跑步上前说道:“哎!同志,我是这里的张经理,请问你干嘛把他铐起来,他犯了什么罪了。”

阳建国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经理,瘦高个,有一米八,大奔头,身穿一身白色西装,戴一副金丝眼镜。“我是市刑警队的,在办案,至于他有什么罪,暂时我还不能告诉你,我要借你们的电话用一下。”

张经理听阳建国这么说,也不好说什么,就带着阳建国去办公室,阳建国拿起电话给局里的小张打了个电话说道:“小张你马上带上李小兰,和小刘来电影院,我在这等你们。”

打完电话等了十几分钟,小张就开着车到了电影院,把车停在公路边上就和小刘和李小兰三个人一起进来,阳建国在办公室这边,把牟定田押了出来,然后问李小兰,是他吗,李小兰观察了好半天肯定的说:“就是他”,阳建国让小刘把人先带回局里羁押。

自己就和李小兰小张三人去牟定田房间搜查,通知物证科的技术人员过来把,匕首,和皮箱都带了回去。

阳建国又去办公室,问经理:“这个人的情况,你先跟我介绍一下,他在你们这里是做什么工作的,”

张经理:“他叫牟定田,是我们这里后勤维修人员,平时因为他要上夜班,所以就住在宿舍里,单身没结婚,父亲是工人,在皮革厂上班,听说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跟他爸离婚了,几十年从来没有联系过。”

“那你有他们就的地址吗”。阳建国问道

张经理,去办公桌旁的文件夹里找了一会,拿出了一张职工的档案表,里边填写着,牟定田家庭住址是,花神大道田园小区,五栋四单元,七零一,

回到局里,开展了对牟定田的审讯,开始他还比较抵触,李小兰说道:“你别想不承认,当时虽然灯光不是很明亮,但是借着昏暗的路灯,我能看清你脸的轮廓,那天晚上在公园用匕首刺我的就是你,快说吧。”

李小兰继续问道:“快说,你那两皮箱,怎么回事。”

牟定田脸上一阵发烧:“那,那,那,是我买的。”

李小兰很生气的说:“还胡说八道,你是在附近居民楼里偷的,我们经过走访调查,你还不老实。”

牟定田低头不语。

李小兰继续说道,你还不说:“经过技术科鉴定你的那把匕首,就是划断方国庆脖子的那一把,你老实交代还能给你宽大处理,你如果在这样,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没你好果子吃,知道嘛。”

在证据面前,牟定田交代了那天晚上的犯罪经过。

晚上的时候阳建国去到了牟定田家里,见到了刚下班回来的牟才,把他儿子牟定田犯罪的事情说了一下,牟定田的父亲,牟才半天没说话沉吟半晌才说道:“他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这个家,这孩子平时我也没怎么管束,因为工作忙。都是我没教育好,害了他呀。”

阳建国安慰了几句,就回医院了,病床上的方国庆,已经能开口说话了,阳建国,说道:“我已经把人给你抓住了,你好好养伤。”

阳建国就把怎么抓住了牟定田的经过说了一遍,方国庆欣慰的看着阳建国,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说道:“你这几天,守点,都没睡好觉,先好好回宿舍休息,我过几天就出院了。”

阳建国陪方国庆到了晚上十点多,才离开医院回宿舍,躺在床上倒头就睡,他实在太疲倦了。

话说在来安县,狗头山有一个小村子,住着三五户人家,在最山顶有一个单独的住户,二层小楼,正房三间,

正中是堂屋,堂屋里最里边靠墙是一个大案子,上面放着一个电视机,电视旁边放了日常用具,无非是些,手锤,钉子,扳手,镰刀之类。

正中间有一张大木桌,四条木头长凳环绕四方,桌子上用一个锅盖閌着些剩菜,因为家里没有冰箱,堂屋的正中有一个梯子直接通向二楼。

进入堂屋左手边有一道小门进入正房第一间,正是钱公,钱婆的卧室。

靠东头的墙壁摆放着一张木床,呈东西摆列,这摆床农村有讲究,因为这房子是坐北朝南,三间正房是东西排列,所以床要和房子的排列相同,这样才顺,取少生疾病之意,

床前面靠窗户有一个文案,摆放着些钱婆的,梳子牙刷之类,旁边是一个衣柜,衣柜上面有一个镜子。

正屋的西头一间是原来钱公的父亲和母亲居住,前几年相继去世了,所以就空着,靠墙有个大木床,床前靠窗的衣柜里放着老两口的遗物,钱公一直没有扔,经常时不时就拿出来看看,从堂屋楼梯上到二楼,堂屋楼上这间房,堆放着农具和杂物,都是些簸箕,扁担,搭折,半桶,从左手边小门进入钱公卧室的楼上,

和楼下钱公卧室摆设基本一样,这房间就是钱公儿子的卧室,钱公的儿子今年三十岁了,名叫钱小豪,在县城里做保安,平时很少回家,只是两三个月回来一次,因为三十岁了还没结婚,老两口操碎了心,

可是城里又没钱买房子,介绍过几个都是因为这个原因,没谈好。钱小豪,也看得比较开,平时就是上班下班,单调的过着日子,为人比较本分老实。

正房的右手边,也就是房子的西头是一个羊圈,上面盖着青瓦,里边喂了有十七八只山羊,有两只白色的,其余都是成都麻羊,毛色呈棕红色,紧挨着羊圈就是厕所和猪圈,里边有两头白毛大肥猪,早上钱公和钱婆在正屋的东头旁边的厨房中,煮了点面条吃过,

老两口就扛着锄头去地里挖土豆,一直忙到中午,钱公用两个尼龙口袋装好挖出来的土豆,用扁担挑着往家里走,虽然已经快七十的人了,但是身子骨很硬朗,这一挑土豆压得扁担两头弯,

钱公左手拿着一个木棒杵着,扁担就压在右肩,他用右手拉着口袋不让它来回摇摆,控制好步伐,有节奏的随着扁担的起伏,他在山路上慢慢往家里走,

钱婆用背篓背着土豆藤,这是要拿回去喂猪用的青饲料。

走了半个小时的山路,老两口累得满头大汗,钱公把土豆放在厨房靠墙角的地上,然后去堂屋拿起暖水瓶用杯子倒了一杯水,自己呷了一口,感觉不是很烫,就端着杯子出来。

看见钱婆把背篓放在厨房,正把土豆藤从背篓里弄出来。钱公把杯子递到钱婆面前说道:“先喝口水歇会儿在弄猪草。”

钱婆用衣袖搽了搽额头的汗珠,接过钱公递来的杯子咕噜咕噜的喝完了。长舒了一口气。然后拖过木桩,和板凳。

“中午了,我先把猪草宰完,就来下点面条吃,你看嘛,圈里的羊儿正咩咩的叫呢,你下午吃了饭,还要去放羊。”

钱公拿过钱婆手里的空杯子,往堂屋走去,钱婆就开始用猪草刀,把土豆藤一把一把的在木桩上宰细,然后去水缸边的袋子里,用铲子铲了两铲玉米面倒在宰细的土豆藤里,用手搅拌均匀,然后用一只桶,把搅拌均匀的饲料,装进桶里,提着走进猪圈,

倒入猪食槽里,两头猪正饿的叫,见到钱婆来喂食,兴奋的在食槽边乱转,钱婆,用一个短竹竿把两只猪轻轻抽打两下,猪儿让开了,钱婆把饲料倒入食槽,看着两头猪高兴的吃,她看了几分钟,提着桶又忙碌的回到厨房,在灶上把猪油放了两块在锅里,

然后烧起火来,从缸里舀了几瓢水倒进锅里,等水烧开,在厨房靠北墙头处的柜子里拿出面条,然后放入锅中用筷子搅拌,等煮沸腾,在锅里加了些莴笋叶子,煮好以后,灶里不添加柴和,火就慢慢熄灭,钱婆去旁边碗柜里拿出两只大碗,挑了两碗面条端到堂屋的木桌上,看钱公正坐在长木登上。就把碗放在他的面前,两个人开始吃起面条来,吃完了面条,钱公去羊圈里把羊赶上了山,钱婆独自个去洗碗。

钱公赶着山羊往屋后的小路一直往前走了大概五六里地,见前面山坡好一片青草,就把两只母羊栓在草地里的小树上,其余的羊看见青草地,都兴奋起来,迅速跑了进去。

开始大口大口的吃草,,吃了一会儿草以后,羊儿们不是才出来那么饥饿了,就散乱的东走走西走走,几只公羊开始打闹,不老实的吃草,钱公看了一下手表,已经下午四点了,看着那几只打闹的山羊,心里有些毛躁,骂道:“还不快些吃草,天都快黑了,明天上午还要去挖土豆,下午出来的晚,不好好吃草,看把你们饿的”。

说着就朝打闹的那几只公羊走去,钱公走近了,用手里的树枝轻轻抽打了几下,几只山羊就跑开了,钱公站在哪里,往四处看 了看,突然他发现距离十几米远的大石头旁边有个人,躺着,上半身被石头挡着了,只看见一个穿着蓝色裤子,脚上是一双棕色皮鞋,

估计可能是个男的,钱公喊了一嗓子,:“喂那个谁,你躺在地上干嘛呢?”钱公喊完,地上的人没动静,觉得十分奇怪,就走近石头处,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男人,倒在地上,石头后面全是血,已经凝固了。

钱公活了这把年纪,还是第一次见,吓得当时两腿犹如罐了铅,想走走不了,挪不动步子,急的大喊,:“来人那,来人那。”

这时候在山下挖土豆的村民,周鑫听见,山上放羊的钱公大喊大叫,不知遇到什么事就跑上山来,看到眼前的景象也是吓得不轻,镇定了会心神,周鑫跑到山下村支书家里的小商店,报了警。

村支书,桂小华,听说山上死了人,也是十分惊讶,这村子里也没听说谁家人失踪,和大家议论纷纷,等到天快查黑的时候,派出所的警察,和市局刑警队,阳建国,一行十几个,开车来到山脚下,徒步上山由周鑫带路,找到了尸体。经过现场的勘察初步断定,死者死亡时间40小时,也就是前天的下午三点左右,经过村民辨认,死者不是本地人,没有找到死者身份的任何物品,无法辨认。

阳建国在山上周围四处看了一遍,因为天色已经全黑了,只能先把尸体运回进行尸检,明天早上在过来仔细查看。

延伸阅读

洪荒:开局叛出人教!神器!神器?神弃!(1)  http://www.zcxrb.cn/pokl.shtml
在第一关头目倒下之后,通向下一关的门也打开了,就在之前挖取的那个矿堆旁边,开启了一个

极武仙道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zcxrb.cn/67k.shtml
祀血礼就在凤平神坛举行,这几乎是凤平民众一年一度绝无仅有的盛会。曾经在这里,凤平民众

宠冠天下:将门商女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zcxrb.cn/akhj.shtml
第8章“所以,现在应该拆的差不多了吧。”秋丝毓看似风轻云淡地说着的时候,余光其实一直

特殊宠爱[校园]之开始  http://www.zcxrb.cn/65dn.shtml
“那家伙就是卡普中将的学生么,看上去就是个小不点而已啊。”海军本部广场,一年一度的新

战智幻想第五章  http://www.zcxrb.cn/posd.shtml
看到钟锐的脸色古怪,苏决意识到哪里不对——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以前虽然见到过很多不同

穿越后我和奸臣HE了之路江城的新生(10)  http://www.zcxrb.cn/nc9j.shtml
“十!放!”令人绝望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接着就好像有人应声倒地。“别回头,接着跑!”此

末世之携手共度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zcxrb.cn/uttk.shtml
在与徐歆瑶通过微信之后,江阳躺在沙发上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喃喃自语道:“我好像已经知道

寒破天下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zcxrb.cn/s7p4.shtml
第一章一梦五百年“少爷,你快醒醒啊,你怎么不理影儿啊!”迷迷糊糊中,林易感觉到好像有

行于梦者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zcxrb.cn/dxxz.shtml
第十章天斗城的叶依依“虽然舍不得你,但也不能阻止你去闯荡!”唐啸失落地说。“爸,我会

天地诀之看场子(7)  http://www.zcxrb.cn/ai02.shtml
不知不觉楚飞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楚飞被一阵敲门声给惊醒了。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嗨哈喽第6章在线阅读

    柳尘瞪大了眼睛,拿起胸口古玉死死盯着:“这古玉,竟然……”自柳尘拥有记忆起,古玉便是挂在其脖间,其来历神秘,用其父柳默然的话说,是一位高人所赠,而柳尘再多问,当时的柳默然也只是漠然不答。一直以来,柳尘都知晓此古玉不凡,自己天生便蕴含奇毒,若非这古玉,早就不知道死多少次了。以及在逃亡之时也是古玉相助柳

  • 都市之全能修真在线阅读第6节

    封矜矜在第二天与节目组人员见了面,第三天节目正式开拍,她像被赶鸭子上架,没任何准备的被简减送到了节目场。等到了拍摄场地,封矜矜再次将随便跟节目组划上了等号。不是说斥巨资吗?怎么拍摄场地只有一栋房子?场地是一栋三层别墅,从外表来看普普通通,丝毫看不出节目组声称的豪气冲天。封矜矜刚到就被没收了一切通讯设

  • 玄兵主宰在线阅读第五章

    皎白坚决不同意和长的不符合他的审美的人在同一个空间里吃饭——要么他走,要么我走的态度气的人想要掐死他,在生死攸关的危急时刻小马尔福先生再次顶着压力开口“《魔法生物保护法》第十七条!”当一位魔法生物明确表达了他的意思,强迫他违背自己意思的人将受到十至二十年的监丨禁,并为此支付五千金加隆的罚款。很好,大

  • 守护甜心之天使变恶魔在线阅读白家老宅如鬼宅

    “我是专门索命你们这些见不得光的地鼠。”白池凶芒闪耀,嘴角抽搐,忽然身形加快,冲向蒙面人。“老子先陪你玩玩。”蒙面人见白池赤手空拳冲来,不屑地收起双刀,崩地一拳打出,直打白池的面门。忽然,面前的白池幻变成三个人影,蒙面人暗叫一声不好,双拳连环击出,连续两个人影一碰到拳头,就散开了。蒙面人立刻知道第三

  • 我为将军守山河之飙车

    一条乡间小路上,行走着一名青年,深褐色的眸子目光迷茫,其中却又闪烁着青年的坚毅,长长的睫毛温顺地附在他的眸子上,他的鼻子坚【挺】,好似从中透【露】这一种笃定的个性。“这是什么鸟地方?我不是应该在手术台上吗?”青年看着蔚蓝的天空,望着人迹罕至,车辆难寻的乡间公路,一阵惆怅。程枫原本有个身份,是一名闻名

  • 救世天机在线阅读第十节

    都说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这才中伏天,室外便如同一个硕大的蒸笼般,闷热难耐。许嫣坐在树荫下,不住地扇着扇子,汗水依旧顺着脸颊流淌下来。她抬头看了看头顶的树,“晶晶,你说这树上的知了是不是都被蒸熟了?怎么都不叫了?”“还有心思关心知了呢?现在圈内谁不知道你当了三儿,哦对了,我还听说你堕了胎,身体还吃得消吗

  • 一笑无意成祸水在线阅读第2章

    世间没有人可以逃得过一个缘字,至少在情感方面不会,因为人,总是自欺欺人的。首先,这是真实高度地还原民国时期的富豪生活,再现当时的场景,你能清楚感受到他们的生活习惯等;而且,这里的材料也都是聘请老一辈的专业人士打造,可以说,与当时别无二致,就像穿越了一般……少年郎滔滔不绝地介绍着,丝毫未注意到眼前人的

  • 都市魔瞳录用武之地

    “妈,小妹还没来?”应妈妈今年来得比较晚,应涵高三放假晚。“关阳不是马上高三了吗?他爸想让他转到第一高中去,说是找人去了,晚点来。”外婆回答。应爸爸陪外公下棋,听到这话很惊奇:“关宗诚尽然主动帮他儿子换学校?”之前应爸爸就说过一次,关宗诚不在意,他也就不多嘴了。现在他尽然自动帮儿子找学校,应爸爸感觉

  •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在线阅读第六章

    然后林篱一个人天天在家玩《新倩女幽魂》,**级别也到了50级左右。但也怪无聊的,而且**也要有人带啊,一个人总是会有一些困难解决不了。此时,林篱脑子里马上想起了肖奈及其室友,他们可以带自己玩。于是林篱就去了“致一”科技,刚进入“致一”,被一个长相“柔美”,有点“小白脸”的男子拦截,问道:“这位美女,

  • 都市之万界大喷子在线阅读第7章

    两个彪形大汉逼近世希。小胡子和桃花在一旁等着看好戏。和世希同一阵线的人各个现在都倒地不起,但是那李世希,居然没有半点害怕的表情在脸上。这种情况世希似乎已经预见,透过两个大汉向管家道:“今日之事,未及问个明白便让那公子离开店里,回想起来我的确愚昧。不过那乞丐该是和我一样受托于一位公子,才无端得罪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