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我是高富帅反派在线阅读第5章

作者:向往的都市神豪 来源:飞卢小说网

金叹委婉地告知景森之家满员,李孝信去了另一家旅店,名曰:茶三味。

刘莱茜为了摆脱金叹利用权力之便骚扰离开了景森之家,去了爸爸推荐的茶三味。

在茶三味的李孝信遇见了去茶三味的刘莱茜。

于是,金叹成功坑了李孝信,也坑了自己。

#人算不如天算系列#

这意外的相遇还是给刘莱茜带来了冲击,一些不可描述的回忆迅速侵占了脑海。

刘莱茜的内心:啊啊啊啊啊啊//////——!!!!(*/ω\*)

刘莱茜的脸上时不时翻起一层热浪。

于是,李孝信十分有幸目睹了某人震惊、疑惑、害羞(?)到镇定的模样,嗯,很精彩的变脸,那个说刘学妹冷若冰水的家伙有多远滚多远。

默默觉得自己成了背景板的赵明秀:……我的存在我自己刷。

“刘同学,咱们还真是有缘啊~你说是不是啊,学长。”

某学长含笑,微微点头。

刘莱茜撇开令她为难的过往,故作镇定,可她那颗千疮百孔的心脏啊,压力好大。要说李孝信这人吧,看起来挺温柔的……看看,这虚伪的笑容又出现了,真是够了。

18岁的李孝信和28岁的李孝信,完全就是不同的人。

明明知道这一点,仍然忍不住把挑剔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刘莱茜在心中叹口气。

嫁给李孝信,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一个是RS唯一继承人,有财有貌,一个是政治家后代,有权有势,两个人的结合可谓是门当户对。除了硬性条件,两人高中时期又是学长和学妹的关系,在学生会事务中多有交集,虽然彼此都有着不可名状的黑历史,好歹人品没有大问题。

因此,两个人当初的婚礼自然是盛大又华丽。

和金叹那场被称之为“未婚妻带球进豪门”的凄凉婚礼比起来,刘莱茜和李孝信的婚礼现场宾客云集,两个人也是累得够呛,在刘莱茜的回忆中,仅婚礼过程中的各种婚纱礼服都高达几十套。

不过嘛,赵明秀这家伙一句“不落人后的刘莱茜一定很能生”的言论,让她记了很久。直到后来李孝信在赵明秀的婚礼上将其灌醉错过了洞房夜,才报了一贱之仇。

也许骨子里真的是有着凉薄的血液,尽管李孝信后来对她好得不要不要的,她对于某人曾经的“恋上我的家教”这件事耿耿于怀。

“吃醋了吃醋了,我的老婆吃醋了!”男人的拥抱来得那么突然。

“可、可恶!我我我我才没有!”

竭力辩解的心情在结巴的表述中反而显得欲盖弥彰。

“有些东西只存在过去,我和你在一起,才是最好的未来。”

“放心,我现在心里只有你。”

只有你……

你……

回忆,退散吧!

——阿西吧,现在面对面的情形更加说不出话来了!

刘莱茜感受到来自回忆的恶意,笼罩在整个霓虹的天空。

如天气预报所言,霓虹最近一直在下雪。

纷纷扬扬的雪花断断续续飘啊飘,银装素裹的世界多了几分宁静美。

“当当当~欢迎今天的模特刘莱茜登场~”

拥有漂亮景色的神社里,赵明秀耍宝地张开手臂,嘴里发出“buling buling”的奇怪声音。

“模特?”刘莱茜的身上危险的气息弥漫开来。说好的雪天一起聚餐呢?怎么变成了拍照的模特?

女生具有威慑力的视线中,赵明秀的声音越来越低。

“哈,哈哈,顺便,顺便的嘛,刘莱茜同学这么美好的长相不被记录下来真的是太可惜了啊……”

并不!

刘莱茜为了避开金叹,特意选择在茶三味,不仅是因为这里位于偏僻的山林间,更重要的是,这里的神社是爸爸经常光顾的地方。

两人约好时间,一番畅谈后,目送着远去的男人,刘莱茜赴下一个约,没想到——

骗子。

赵明秀这个大混蛋。

“学长,这里!这里!”

万能挡箭牌李孝信从林子里走了出来,顺着男生喊叫的声音望了过去。

果然,刚才那一抹红色是就她啊。

和前几天粉嫩的打扮不同,今天的她穿着如烈火般耀眼的红色和服,目光炯然,依然是那么有气势,嗯?还带着点杀气?

李孝信登场,赵明秀狼狈逃离……不,光荣退场,刘莱茜的一团火气泄了气。

直到赵明秀真的摆了一桌十分养眼又十分美味的日料,刘莱茜的郁闷之情才散去不少。

沉默却横亘在两人间。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明明,她是那么能言善辩的人。

即使,即使他们上辈子是那么亲密的关系。

但是,这显然是不一样的。

虽然有着同样的面孔,可是一点都不像。

陪在他身边的李孝信,是温柔可靠偶尔也把她气得跳脚的丈夫,是会上一秒说出嫌弃的话下一秒又把搂在怀里为所欲为的大色狼,是在RS出现经济危机时出现在法庭上的那个大杀四方的律师。

是……是她的。

他是她的。

长相帅气又洁身自好的优秀律师,是属于她一个人的丈夫。

属于她的独一无二的幸福。

她总该想到的,总归不是同一个人。

她深爱的那个人,现在究竟怎么样了?

“呀!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喝霓虹清酒醉倒的人?!喂!喂喂!刘莱茜你醒醒!糟糕了,学长,学长在哪里啊!……”

好吵。

好烦。

好想那个混蛋李孝信……

“李孝信李孝信李孝信……”

黑色的雪靴踩在雪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动静。

眸子里闪过一丝异色,又很快消失,弥漫出笑意。

女生以一种“这样躺我很舒服”的姿势,大喇喇地躺在洁白的雪地里,凌乱的黑发散漫地滑出亮红色的连帽外套,落在白雪之上。

“起来了,刘莱茜,会着凉。”

“不要。”

迷迷糊糊的人蜷缩着,身上有着淡淡的酒香。

“喂,起来吧。”

李孝信说话间已经把她从雪地里拉起来。

“我一直以为爸爸不在乎我。”她微醉,心中憋得慌,想倾述。

可是,直到他因为车祸意外身亡,一封来自霓虹的遗嘱令她哭得不能自己。

——我有生之年的所有财富全部留给我最爱的女儿。我亲爱的小公主,抱歉,无法再陪着你了。

曾经,她恨,她恼,爸爸和妈妈明明曾经是最亲密的夫妇,可是呢,为什么闹得那么难看,冷得让人血都流干了。

他们失败的婚姻,让她对婚姻一点信心都没有。

直到遇见了他。

李孝信……孝信……

“冷……我冷……孝信、孝信学长,我有点冷……我会不会要被冻死了……”

胡言乱语,慌乱不已,这根本不是平常的刘莱茜。

朦胧中,刘莱茜只觉得自己丈夫冷着脸伫立着,连虚伪的温柔都没有了,不禁有些委屈。

李孝信沉默着望着她含泪的眼睛,手慢慢放在了她的头上,然后将那张流泪的脸按在了自己的胸前。

“不要怕,我在这里呢。”

雪中,两个人依偎着。

她的呼吸渐渐平稳,闭着的眼角滑落泪滴,一颤一颤,显得十分可怜。

“喂,赵明秀,把你的相机拿开。”李孝信的视线从女生身上移开。

“哼哼,这是录像机。”赵明秀得意地晃晃手中的东西。

李孝信一滞,“我的意思是把相机的声音关上。”

咔嚓咔嚓的噪音惹得怀里的女孩不断皱眉。

“算了。”

他拦腰抱起她,走了。

“你你你们两个……”这种行为是错误的!

SO,告密者赵明秀诞生~

————我是刘莱茜重生了的分界线————

一整晚,像梦一般的回忆,甜美得让她泪流不止。

刘莱茜第二天从床上醒来时,眼睛仍然肿肿的。用热毛巾敷了又敷,情况才稍微好转。

只是,翌日的赵明秀有些怪怪的,可能是因为感冒的原因吧,她想了想。

“阿嚏阿嚏!”

赵明秀觉得自己纠结死了。

咳咳,你们这样,总归是不!对!的!

作为三观笔直笔直的少年,这样危险的三角恋苗头他绝对要残忍地掐灭。

所以,抱歉了。

“学长怎么会在这里?”

“对啊,听一个后辈说,景森之家已经住满人了,所以只能临时住到了这里。”李孝信如实回答。

“住满?”刘莱茜讶异,现在箱根虽然有些名气,可并没有像后来那样火爆吧,其他旅店她不敢妄言,但是景森之家……

“学长有得罪人么?”竟然被人这么使绊子,而这精明的男人上当了?

李孝信察觉出她语气里微妙的异常,身子一顿,“说起来,那个人你也认识,是……”

只是,明秀说过,似乎只要一提到“金叹”或者是“李宝娜”的名字,她就会发飙。

“刘莱茜!——”

不远处,突然跃起一道身影。

“那是什么?”不好的预感。

那是——

赵明秀碰的从桌子上弹了起来,他来了!

那人正是金叹。

金叹整个人像是着了火一样,身子纵身一跃,咣当一声砸在了刘莱茜所在的位置——的旁边。

刘&李:……

即使发型已经被毁成可笑的形状,眨眼间,金叹的手搭在了刘莱茜的肩头:“艾古,我的漂亮未婚妻,你在和学长说什么呢~”

然后,然后的然后——

刘莱茜一个出人意料的过肩摔,金叹biu得一声栽进了雪丛中。

延伸阅读

优车卡酷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simplewellnessguide.com/68if.shtml
优车卡酷是北京优车咔酷汽车服务连锁有限公司旗下的专业汽车服务品牌,品牌以日本优质的产

克罗德车灯加盟  http://www.simplewellnessguide.com/ywqr.shtml
常州克罗德汽车电器有限公司是一家汽车LED照明制造厂家。公司所有的产品已出口到欧洲,

牛状元加盟  http://www.simplewellnessguide.com/n2ir.shtml
为了支持每一位消费者都能吃到安全健康的产品,生产的每一道工序都严格推行食品安全控制办

味稻烧烤加盟  http://www.simplewellnessguide.com/u5xj.shtml
味稻烧烤加盟。味稻以稳健经营为观点,严谨审视加盟资格,绝不因盲目扩张而牺牲了对品牌与

玉球翡翠加盟  http://www.simplewellnessguide.com/xtri.shtml
玉球翡翠投资集团公司抓住国内外市场机遇,不断探索适合本集团长足发展路子,实施企业转型

慕记老牌坊肉夹馍加盟  http://www.simplewellnessguide.com/shd9.shtml
慕记老牌坊肉夹馍作为行业中的好品牌,西安名小吃,慕记老牌肉夹馍开始走起了网红路线,目

家乐缘快餐加盟  http://www.simplewellnessguide.com/sy10.shtml
深圳家乐缘餐饮顾问有限公司是一家以连锁方式经营中式自选快餐业务的餐饮管理顾问公司。公

玫瑰舞加盟  http://www.simplewellnessguide.com/anal.shtml
玫瑰舞女装总部经销批发的连衣裙、半身裙、棉衣、风衣、针织衫毛衣、卫衣、卫衣套装、半身

昱皓加盟  http://www.simplewellnessguide.com/p92e.shtml
暂无

易士多加盟  http://www.simplewellnessguide.com/awf5.shtml
易士多超市是以发展上海中重量级商务楼内的金融和商业服务为目标。该项目已成功运行了四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今生今世之寂静以千年

    自从人类走入科技时代,战场就应该是硝烟滚滚,重炮的轰鸣声中夹杂着各种热武器的怒吼。所有的喧哗声被轰鸣与怒吼声淹没,哪怕最大声的宣泄也会变得渺小。山是灰色的,地是灰色的,链接在一起的世界也是灰色的。高岗上,一席白衣,一张清面,正望向远方,心思却杂乱纷扰。就是你成就霸业能如何,你铸就盛世帝国又如何。百年

  • 唐少逼婚,新妻难招架之绑架了女儿(9)

    9.绑架了女儿“把她拉下去,明天移交公安机关处置。”聂包丕非常的气愤,让002把车小玲暂且关押到了隔壁窑洞,又对丽蓉说:“王女士,真相已经大白,现在我们会帮你找到你抚养了三年的女儿嘟嘟,也是我的女儿,还有你亲生的儿子。”“谢谢你,书记,我现在想回家,跟我老公商量下一步怎么做。”此刻,丽蓉也清楚了,目

  • 武侠之创造之第5章 想法不错(4)

    第二天,一大早,李煜就起床了,第一天上班,不能迟到,要给领导留下一个好印象。他想叫上曾小贤一起过去的,可是,这小子直接睡成了死猪。也就懒得管他了,直接朝着电台走去。见到了这个冷艳的少妇主管。她见李煜过来了,就对着李煜说道:“一会儿你和常明一起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到了办公室,她对着二人说道:“以后,凌

  • 触摸神的光辉!第三章

    七岁的韩千帆每天放学回家最幸福的就是被妹妹争相讨要亲亲抱抱,这也真是幸福的烦恼。尤其是每次准备放学时,在教室看向窗外,总是看到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人儿凑在一起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偶尔笑的很开心的模样,韩千帆恨总是不得马上飞奔到妹妹们身边亲亲抱抱举高高。千帆在村口的小学里读二年级,原本学校只有一位老教师

  • 沙雕的修仙方式在线阅读第9节

    当一个人说出,我只有你了,这句话时,可能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叶驰敏在船上照顾普普到她睡着。那天跟朱朝阳说如果是自己根本不会收留这两个人,哪怕是现在自己一点也不关心他们,倒也不完全是真的。至少叶驰敏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所以她朱朝阳去送相机时,她去给普普买了很多零食。要是让她来选,肯定不会让朱朝阳去送相机。

  • [综武侠]御喵第5章在线阅读

    张良捧着那株小紫叶檀回到自己居所的时候,看到阿忆正抱着个锄头窝在院子的角落里除草,锄一锄头便长叹一声,活一副受气包的模样。他看着看着便忍不住笑出声来,轻悄悄地迈步上前逗趣道:“怎么,哪位大能耐的人又惹着阿忆了?也该说出来叫我见识见识吧。”阿忆正沉浸在忧伤里不能自拔,却忽地听见身旁动静,抬眼一瞧发现是

  • 时间的河第八章在线阅读

    颜修浑身骨骼一颤,但并没有因为卡卡罗特的话语而留下,反而转身便逃。此时颜修与卡卡罗特的距离有近百米,他到要看看骷髅亡灵法师怎样追上骷髅战士。卡卡罗特不屑地看着奔跑的颜修轻蔑道:“跑?跑得了吗?”说罢,念出一段咒语,轻喝到“迟缓术”,手中骨杖对颜修一指,一道灰光便从骨杖飞出,快若闪电地打在颜修身上,令

  • 仙慧传在线阅读暖情酒

    裴婧妍拉了韩舒恒进去,门口迎宾的两个姑娘拦住了裴婧妍,“这位姑娘,这里不欢迎女客人。”韩舒恒瞧着裴婧妍被拦住,暗自好笑,裴婧妍既然是打算来这种地方,也不彻底乔装打扮一番,好歹换成男装出行,也不会被拦了。裴婧妍半点不慌,从怀中掏出了几片金叶子递给了那两位姑娘,“两位姐姐,我家夫君近日心力不济,听说寻欢

  • 说好的再也不见在线阅读两次

    身边的床褥陷下去一块,卫馨知道,他就坐在她旁边,不到十公分的距离。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古龙水味灌入鼻息,尽管有了上一次经历,此时的卫馨,还是紧张的手足无措。“我……随你。”她支吾的道,声音又软又小。男人伸出手,大覆在她的头顶上,将她的脑袋微微转了一下,面对他的方向。卫馨看不到他,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 [刀剑乱舞]三郎太刀在线阅读天赋测试

    涟云市基地第三高中,高一5班,宽阔的教室,或者说更像是一个小型的体育馆,四十多名学生大汗淋漓地坐在地上休息,但都两眼发光认真倾听着班主任的讲话。“今天的锻炼就到此结束,你们经历了小学初中近十年的锻炼已经打好了足够的基础,从明天开始,我将正式教你们修行,你们回去记得把自己的身体调整到最好的状态。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