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西游降临之我是NPC第八章

作者:静风过岭 来源:飞卢小说网

杨氏要真是泥捏的性子,当年也不会因江父在外与寡妇有了首尾即刻自请下堂。

等江淮一回来,撤了晚饭等兆公子回屋,杨氏坐在堂屋黑着脸就没打算闭过嘴,话里话外讨伐刘家,口水飞溅。

江淮听出个大概,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去,砸拳锤向椅背:“只怕这事不会这么简单平了。”

杨氏气得脸红脖子粗,到底顾忌有外人在东厢,咬牙切齿低声骂道:“一家子不要脸的东西,怎老天不开眼收了他们!”

气归气,事情总要有个章程,杨氏看向周宜宁:“近些日子不要出门,娘在家守着你。邙县谁不知吴县令记着老爷的好,光天化日的,我看他刘家敢上门掳人不成。”

周宜宁摇头:“真这么简单,刘家也走不到今天这地步。早先父亲和刘家定下的娃娃亲不过口头约束,既父亲已逝,旁的丫鬟婆子逃的逃,走的走,于他们而言已经是最好的结果,没的还担心我会赖上去。”

是啊!

刘家的行为与落井下石可差远了。当年刘家为何要那么做,难道是怕自己这个婆子带着阿宁缠上去,耽误他小公子的姻缘,所以把事情做绝?是了,要不是她爱护的紧,阿宁又是个乖巧闷葫芦,听这么些年闲言碎语,受了那么多眼刀子,怕早就悬梁自尽,哪还敢活在世上。

真真是杀人不见血。

杨氏越想越惊心,脸色一片惨白。

“刘家好毒的心!”她急得跳脚,突然问,“阿宁,不然……不然卖了宅子,咱们出去避一避?”

周宜宁眨了眨眼,笑出声:“娘,你想什么呢?人欺负上门,咱们还真拖家带口避开?避的开吗?”

“庆元丰在江州各地都有铺子,搬到哪一处,都在刘家的眼皮子底下。若要去最近的梁州,且不说我们势单力薄,就是那路途遥远,还没出江州便惹上祸事,客死他乡也不是不可能。”

这一席话听的杨氏心头剧颤,她突然想起来周大老爷是怎么死的。镖师说是在外被歹人所害,可这歹人终是没有逮住,谁也不知当年在外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后来周大老爷五脏六腑俱被耗空,瞧着是被下毒了。

这些细节,也就是她抱着阿宁去看望的时候听了一耳朵,旁人是不知的。天晓得她看见周大老爷被一床白布盖住,心里有多虚?

当年老爷子去求过吴县令,可吴县令只是邙县的官头子,哪有那么大权力管到外头去?这也是为何后来吴县令看周家二老并着大房死后,还对周宜宁多加关照的原因之一。

若是刘家真敢……

杨氏顾不得挂在身上的视线,坐也坐不住,起身来回踱步,愁容满面。是极,刘家不是良善人家,这点早就显露无疑,如今上门子要纳阿宁做妾,为何?

杨氏脚步一顿,蓦然开了窍,一时被懊悔和绝望淹没,恨不得扇自己一个耳光。往年不曾见过刘家的人,是因着阿宁被她藏在院里,现今一朵娇花儿从泥潭子里移栽出去绽放光华,可不打眼的很?更遑论,每日特地拉着阿宁去庆元丰铺子门口的人是她自己。

旁人怕周宜宁晦气,可刘家正好是不畏惧的,糟践人的事是他们自个派人做的,到底是有没有,除了杨氏母子也就刘家知晓了。

见杨氏和江淮关心自己,周宜宁反倒能静下心了。刘家既然只派个嬷嬷上门,不管她是哪个院子伺候的,只说明她并不被重视。

这是羞辱,亦是机会。

她看向江淮:“大哥,可否请你带路,我想见见兆公子。”

对刘家,她是两眼一抹黑,只从眼前累累罪证判断这压根不是好去处。当下就有尊大佛坐在家中,此时不求救,还等着被逼上花轿吗?

她不蠢,此行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她不知。只她想,自己没有能叫人看上的才艺,这幅皮囊在皇上眼里还敌不过她的‘赫赫威名’。大约是要为奴为婢的,可做个洒扫宫女,也能衣食无忧一辈子,去刘家……即便等江淮官至高品,那时也晚了。

江淮脸色阴沉,及至此时才哑着嗓子应了句:“好。”

杨氏虽怕冲撞贵人,可事关阿宁一生,心里又急又气,迈着大步就风一样往东厢走去,等江淮二人跟上的时候,她已经七七八八把话给说开了。

东厢里,兆云徂放下账册,示意黄和屏退他人,只余下周宜宁。

天色已晚,屋里仅有的光线全靠两盏油灯支撑。桌边小姑娘行了礼节,半抬起头,饶是素面朝天,干净的眉眼也叫人移不开眼。

黄和走了进来,伺候在旁,看着周宜宁的眼里多少有些同情。

他虽不喜这小姑娘一贯做派,却不得不承认她被刘家坑惨了。京城里风云涌动,这等下作事偶尔也有所耳闻,只那些人不曾脏他的眼,便也没什么。

可这姑娘是找错人了,如今圣上在外的行踪不便暴露,即便想给江淮一份体面,也断不会挑着这个档口处置刘家。

兆云徂:“起身吧。”

周宜宁谢了句皇上,挑了个矮凳坐下。

兆云徂挑眉看向她:“你可知我明日就要动身回京?”

周宜宁一愣,想了片刻,脸色渐渐发白。

这话里头的意思可就深了,皇上这是以为她故意博同情,还是婉拒?

“民女岂敢打探皇上行踪,自是不知。”周宜宁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民女求来,是因着皇上说过大秦没有不祥之人。”

“若民女不愿为妾,自尽身亡,刘家定会派人再传谣言。或如娘说的那样,举家避难,在路上遭遇不测,更方便刘家做文章。只这两条路,皇上所言便不攻自破。”

还不等黄和怒斥,周宜宁又摇头:“可皇上明辨是非,哪用得着骗我一介市井百姓,又怎会口出虚言?所以民女来求皇上。”

黄和一眼瞧出她的伎俩,气的发笑,有心刺她两句,可皇上都没发话哪轮得到他?

兆云徂偏头,似笑非笑地看向黄和:“你以为如何?”

黄和打量着气氛不由得犯难,皇上这是想借他口拒绝呢,还是希望给递个台阶?话是不能不搭的,只模棱两口道:“话也算说得通,皇上,您看……”

周宜宁背后早生出细密的冷汗,闻言悄悄松了口气,圆滚滚的眼睛满怀期盼,却又不敢随意去看兆云徂的神情,纠结地咬着下唇。

兆云徂居于上首,将她一举一动看在眼里,吩咐道:“嗯,那便三日后启程。”

黄和心里一惊,布置已经妥善,再拖延几日谁知情况会不会生变?就为一介民女出头值当么?他双腿一抖,立时跪下:“皇上使不得,再晚几日江州曹知府……”

兆云徂面无表情,淡淡道:“曹安民不曾入局,见一见也无妨。”

“喏。”

汗水顺着鬓角留下,黄和再不敢多言,只眼角扫向一脸劫后余生的周宜宁。

没看出啊!

他这几日在外奔波,不曾理会那周家小女,谁想她遇事竟还敢找皇上来。

更不曾想,皇上居然应了!

周宜宁自知是成了,跟着跪下,立在黄和右侧:“民女谢皇上大恩。”

从战战兢兢到笑容舒心只一瞬,周宜宁弯起眼角,眉间流露出一股欣喜之色,丰润的粉唇微起波澜,完完全全透着满足。

这番不加掩饰的可爱娇态被兆云徂尽收眼底,他面色一冷。

原来,她是真没想过要得他的心。

延伸阅读

欲寄流年写朝云之掠夺无始大帝!  http://www.kaxkjr2.cn/ygqq.shtml
脑海中空灵的声音响起,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姜无极发觉眼前的一切发生了变化,大殿消失不见

穿成鬼灭战力天花板的我却一心想死在线阅读追星轮  http://www.kaxkjr2.cn/sjt6.shtml
“什么!你我好歹兄弟一场,如今你要为了一点小事,便要跟自己的大哥决斗?”南锦书眉头一

小绣娘的现代生活[古穿今]另类的副职业转职任务  http://www.kaxkjr2.cn/a0l0.shtml
这些年的经验,我知道等级才是这个**的主旋律。只有等级高了才能使用高等级装备,接触高

幻想之城ol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kaxkjr2.cn/s2qo.shtml
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北辰进入心无崖体验了一下,两个时辰后他一脸失望的走了出来。“

每天都在期待男友提分手 歌唱比赛  http://www.kaxkjr2.cn/nnoa.shtml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很快就到了比赛的日子。在比赛那周的周一,肖宇跟其他班委把准备好的

我在异界搞基建 [参赛作品]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kaxkjr2.cn/gjtw.shtml
第四章甲乳科鬼见愁4喻兰洲把彭闹闹提溜出来。闹着要减肥的姑娘在他这儿跟小鸡仔一样。大

三国之征战百族第六章  http://www.kaxkjr2.cn/g8x5.shtml
第二天下午,才睡醒的格瑞塔被皮特罗强行拖拽着去找X教授。“这下需要多准备一个轮椅了。

猎证法医2悬案组在线阅读对战两名十一超新星!【求收藏】  http://www.kaxkjr2.cn/dpmj.shtml
“想围攻我吗?那就看看谁的实力够硬?喝!”看着两人的极速袭来,林天立即运转体内的阳刚

震惊!我的群员居然是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kaxkjr2.cn/pz6i.shtml
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混沌初开,天地始成,

我只是一名持剑人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kaxkjr2.cn/soqt.shtml
好了,接下来开始最后一项。他们又来到一片石头平地,这时白斩鸡一语不发,也没有像原来那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能玩转全职业在线阅读第一节

    【请跟随系统任务的步伐看下去。这样就不会乱了!】天空下着大雪,纷纷扬扬。远处的景物已不可见,目之所及,尽是一片白色。亭子中,一名年纪不过十六岁的男子,坐在一架木制轮椅上,仰头望着雪,身穿一身白衣,眉目如画,衣冠胜雪,眸如辰星。他叫朱祐尘。是一名穿越者。有一个杀人就变强的系统,至于这里,是综武世界,成

  • 装A失败后少将闪婚了在线阅读第四节

    自高空直线下坠,夏长玲脑中一片空白。空中的她没有任何的着力点,巨大的鹰紧随着她,她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没有遗憾了……才怪!割断鹰腿的木藤让夏长玲意识到,这身体的变异木系有多强悍,就算最后免不了一死,死之前她也要拉个垫背的!夏长玲闭上眼,蓄力等待着,等待了几秒,想象中的情形却没有出现。她疑惑睁眼,才发

  • 活了三千亿年第10章在线阅读

    “叮~”“系统提示:接受到玩家【雨后夏天】的交易请求!”“系统提示:接受到玩家【未来不是梦】的交易请求!”......七八分钟后,我陆续接到身边玩家的交易,在我的要求下,以月光疾风为首的这帮玩家都认真地烤制着鸡肉,不过所有人的厨艺都是最基础的LV.1,最高品质的烤鸡腿也才89点,距离100点品质还有

  • 完美世界同人之重瞳在线阅读第6章

    “主子,这个红衣是不是有病,一直缠着主子,自次居然还挑主子旧疾复发的时候。”作为夜寒天的贴身侍卫,青龙简直要抓狂了!这个红衣就跟个狗皮膏药一样甩不掉,以前是每年来挑战一次,这两年是三天两头的来,太烦人了!“青龙,回去以后,查一下府上的人。”夜寒天镇定的声音安抚了青龙躁动的情绪,青龙始终坚信,不管任何

  • 归来的亡者第三章

    少女期待的样子和少年冷着脸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这样时间静止了几分钟。。。云花觉得一直低着头好累,于是搬了张凳子坐在他对面,就这样看着他,心想,弟弟是不是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还是说弟弟忘了自己说了什么?这样想着,她觉得自己还是该再说一遍才对。“弟弟。。。叫姐姐?”这下少年真的生气了,“

  • 烽火战争之羁绊第六章

    凌丽从来对所谓的有个性实则暴脾气的男主没兴趣,更不吃霸道总裁的梗,何况是这种六零年代没见过世面的暴脾气霸道。所以,她只给了凌军一个冷眼,就直接盖上被子休息。“大姐!”凌军急喊。凌丽有些好笑:现在知道叫姐姐了么?刚才还是“喂”的呢。不过叫姐也没得谈。她可不是以前的原主,对他没那么多澎湃的感情。所以,她

  • 特工笑传第十章在线阅读

    秋季运动会一共三天,这三天里,第一天晚上开文艺汇演,后面两天照常上自习。当时社磊宣布这件事情的时候,班上的学生不情不愿的,后来听闻高三学生开完运动会就回去考小考,他们一下子就老实了。果然爽不爽全靠别人衬托。一大早,社磊组织他们在操场集合,听了几个领导关于运动会开幕致词后,秋季运动会正式开始。刚开场就

  • 劫天族在线阅读第4节

    都说皇宫是天底下最尊贵,最漂亮的地方,可方槿衣从不这么觉得,不管是以前还是此刻,她只觉得皇宫是一个压抑得令人喘不过气的地方。尤其是前方的荷花池,那里的荷花此刻开得正艳,可在方槿衣眼里,却着实的刺眼。“小姐,要不,我们去别的地方歇会儿吧?”笙笙看着方槿衣迟疑着说道,她从小就进了将军府,虽然没有像方槿衣

  • [忘羡]自救第一章在线阅读

    金陵,秦淮桃叶渡,春波碧无痕。月融台挂起新门额,上书“室雅茶香”,漫长无趣的梅雨季,这已称得上一桩盛事。天青冰裂纹茶盏盛得一碗深红普洱,新近时兴的茶种,淳厚有余而清雅不足,便在酒楼戏台上布好景,来听得一出雅致的戏去。伶人管弦转缓,袖上以月白细线绣了几朵亭亭白梅,不急不徐地开口:“谢氏衣冠,梅开剑花;

  • 思嫁面汤

    程时往咖啡里加了三包奶精,然后才勉强下口。“你和以前一样,还是那么怕苦。”程时抬头,望着坐在他对面的女人,黑亮的头发长长垂下,长睫大眼,皮肤白皙,五官清艳绝伦,娇柔之中又透出一丝倔强傲气,极有味道。有些女人要在盛妆打扮之下才能显出其美丽,而冷妍,则是属于无论打不打扮,都极其耀眼,且各有特点的女人。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