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天行九歌之素尘在线阅读第四章

作者:厉 来源:晋江文学城

暮色四合,夜幕降临。

维里吃了块面包当作晚餐,略微洗漱一番,他便合眼蜷缩在,伴着列车的轰鸣进入梦乡。

梦正酣,深夜,刺耳的警报铃声突兀响起,铁轨两旁的山林中惊起无数飞鸟。

雪鸮也猛地打个颤,维里睁开眼,飞快地爬起来,起身走到隔间门边,拨开垂下的帘子,试图看清门外什么状况。

轰——

一声巨响后,列车剧烈摇晃起来,维里站立不稳,差点摔倒在地。他抓住一旁的扶手,勉强站住,这才没风度尽失。

雪鸮就没那么好运了,它之前懒洋洋地坐在软垫上,两只尖利的爪子不雅地岔开,现在列车一晃,就把它甩到地上。

“是劫匪,”维里回头,低声对雪鸮说,“你藏好了。”

雪鸮作为宠物来说,也极为稀少,难保这群劫匪会打着将雪鸮转卖赚钱的主意。

雪鸮咽了口唾沫,扑闪着翅膀钻到床底的空隙中,乖乖的缩成一团,

维里坐了回去,心里默数着数字,当他数到二十的时候,劫匪们的脚步声变得清晰——

“把你们值钱的东西交出来,不听话的就等着吃刀子!”车厢留出的走廊并不算宽敞,人高马大的劫匪们一走过来,更显得逼仄。

窗外漆黑一片,夜空既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努力睁大双眼,也只能看见森林树冠大致轮廓,隐没在宁静的夜色中,活像是沉睡的野兽。

这一节车厢乘坐的基本上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贵族,维里高举双手,从隔间中走出。蒙面劫匪们把他的手腕捆住,随后鱼贯而入,一一洗劫隔间。

他背后的劫匪粗暴地掀开他的行李箱,发现里面只有几本书和换洗的衣物后,便把箱子砰的一声摔到地上。

维里深呼吸,面色平静,胸中怒气勃发。

他忍了下来。

在车厢尽头,站着一个披着斗篷的人。斗篷漆黑,上面极素净,没什么装饰,直拖到地。

这人个头并不高,甚至比同行的劫匪低了一个头,维里微微偏过头,只觉得这人看起来有些眼熟,像是在哪里见过。并非一面之缘的眼熟,而是长久相处过的熟悉——他见过这人不止一次,不,或者是很多次。

他的社交范围并不广,无非是学院、皇宫,这两个地方。

皇宫戒备森严,里面的侍卫最低都是骑士,算是贵族阶层,没必要出来干劫匪这种下作的行当。

更何况在皇宫里,他几乎只与王子接触,最多加上王子身边的男仆,但那些男仆都身材修长,绝不会有这么矮的人存在。

那只能是学院中的人,维里轻拧眉头,想从记忆中翻找出身形与他对得上的学生火老师。

这时,一个劫匪骂骂咧咧地从他的房间中走出来。

“穷鬼,连枚金币都没有,只有个破箱子装什么贵族有钱人。”劫匪骂道。

紧接着,房间内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琴盒被砸在地上,琥珀色的小提琴狠狠地摔了出来,琴弦震颤着哀鸣。

好在琴盒和小提琴本身都质量不错,并没有摔坏。

维里扭头看了一眼,面色不虞,却被劫匪逮个正着。

“小白脸还不高兴,”劫匪伸手揪住维里的衣领,粗糙宽大的手指愈发衬得维里细皮嫩肉。

他穿着剪裁精致的衣物,漂亮柔顺的黑发整整齐齐地束在脑后,面容年轻而英俊,蓝色的眼眸好像多情的湖水。乍一看上去,像是一位出来旅游的贵族少爷。

劫匪平生最恨贵族富人,维里眼睛里的嫌恶神色让劫匪更是不爽。

他冷笑着眯起眼:“怎么?还嫌弃我?告诉你,哪怕我现在在地上吐口口水,你这大少爷都得乖乖给我舔干净。”

说着,他嘴唇一翻,就要往维里英俊的脸上吐口水。

维里迅速偏头躲过,他闭着眼,强压下去的怒火又涌上来。若不是顾忌着旁边这堆身娇体弱的小贵族,他恨不得现在就拿着剑把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亡命徒大卸八块。

雪鸮听见外面的动静,没有维里的同意,也只能躲在床底瑟瑟发抖,不敢轻举妄动。

唾沫没有吐到维里的脸上,劫匪大怒,伸手就要把他脑袋掰过来:“妈的,还敢躲——”

车厢尽头的斗篷人出声制止了劫匪的动作:“够了,拿完东西就走,别多生事端。”

他的声音低沉而嘶哑,难听得像是铁片在纸上剐蹭,说话速度也很缓慢。

斗篷人转过头来,维里本想看清楚他的面容,却发现这人戴着面罩,只露出一双眼睛。

这人——

维里顿时认出他的身份。

这个人是他曾经教过的学生。

那是十五年前的事情,战后第一批学生从学院毕业,依次为他送来郁金香花束。

他刚成为剑术老师不久,对这群学生竭尽心力,将一身所学倾囊相授,希望这些学生能在未来继续为帝国效力。

他还记得其中有一位特殊的学生,身材矮小,魔法亲和力也不强,名字也很普通——约翰。战后学院招收学生基本没有要求,资质平凡的约翰也是赶上好是好,才能进入帝国学院学习。

但凡他入学时间早一些,或者入学时间晚一些,都会被挡在校门外。

维里对他的印象很深,约翰是个勤奋刻苦的好学生,天不亮就起床,在其他学生进入梦乡后,他还在场地里练习剑术。

魔法亲和力不够,他就只学习一些基础的——譬如火球术、冰箭术之类的小法术,当作对剑法的补充,在战斗时能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维里很是赞赏,也多次帮助纠正约翰剑术上的不足。

十五年前,这一批学生毕业后,各奔东西。有些加入军队,有些成为魔法师公会的一员。绝大多数学生他都知道去处,只有寥寥几人下落不明,约翰就是其中之一。

人各有目标,既然学生毕业,之后的人生老师也没法插手。

他教过的学生太多,这些失去联系的学生就很快就被他抛在脑后。

没想到再次遇见,竟然会是在一班列车上。

一个是被打劫的乘客,一个是劫匪。

这一出活像是王都剧院里上演的荒诞喜剧。

堂堂帝国学院的优秀学生,竟然会在毕业十五年后,成为人人不齿的劫匪。这荒谬的一幕,把维里的怒火都压了下去。

这群劫匪似乎隐隐以约翰为首,在他开口后不久,列车缓缓地停下。警笛声打破夜晚的寂静,响彻夜空。劫匪们带着打劫而来的珠宝金币等财物,大摇大摆地从车门离开,消失在深沉的夜色中。

旁边的小贵族们纷纷伏地大哭,他们向来养尊处优,还没受过这种侮辱。

双手被捆在一起,跟犯人似的站在一起,连带出来的金币财宝都被洗劫一空。他们连有些女人耳朵上的首饰、颈间的项链都不放过,一起扯下来夺拿走。

尖利刺耳的哭声与叫骂声不绝于耳,走廊上高低胖瘦挤在一起,都在鬼哭狼嚎,活像一群苍蝇在他耳朵边嗡嗡叫,扰的维里眉头紧皱,烦不胜烦。

他面沉如水,双手微微一用力,就把绳索崩断。

倒不是他没有能力反击,这些劫匪都是亡命徒,他再厉害也是孤身一人,贸然反抗,难保不会有乘客伤亡。跟丢命比起来,还是只损失些财物更划算。

他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弯腰捡起自己的小提琴。

雪鸮小心翼翼地从床底走出来,飞到维里的肩膀上站好:“他们走了吗?”

“走了。”维里说。

小提琴经过校长的修复,琴身变得坚韧无比,秘银打造的琴弦甚至能传导魔力。被摔在地上压根没法对它造成什么损伤,但维里还是很愤怒,让他遭受这种欺辱,他一定会报复回去。

至于他那个行李箱,已经被劫匪带走,只给他留下几本书。

不仅如此,封面和书页上还留下深深的泥脚印。

维里把书捡起来,放在桌上。他深呼吸一口气,一贯温和的蓝眸都因为怒火变成深深的蓝色,像是暴风雨前的海洋,平静而危险。

雪鸮在他脸颊上蹭了蹭,试图用柔软的羽毛让维里稍微冷静下来:“那你打算怎么办?”

维里微笑着说:“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这些劫匪都是佣兵出身,维里眼神毒辣,记忆力非凡,凭借一个五官就能认人。刚才那些劫匪的特征他都已经记住。

等天亮的时候,就能到达法斯特。

那里是佣兵之城,也是佣兵公会总部所在地。

这些劫匪们既然抢走这么多钱财,肯定会到法斯特典当,换算成金币。那里繁华而无序,一切以强者为尊,它虽然坐落在帝国的领土上,却游离在帝国的管束之外。

法斯特的秩序都由佣兵公会说了算。

……

饱受惊吓的列车司机还是让列车重新启动起来,太阳升起后,广袤的森林逐渐远去,地平线上出现一座宏伟的城市。晨曦如轻纱,笼罩在城市上空,远处的雪山山巅如钻石一般耀眼,原野两旁依稀能看见尽头的绿色。

——那是迷雾之森。

贵族们哭了一晚,现在哭累了都在休息睡觉,维里背部挺直,端正地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地注视地平线上的佣兵之城。

红日升上半空时,列车终于到达车站。

维里提起琴盒,穿过充斥着呼噜声的走廊,径直下车。

法斯特的列车站就建在城中心,高耸入云的尖顶,倒是和教廷的风格一脉相承。这里并不是贵族们能停留的地方,列车停在这里只是为了更换能源,下车的也就维里一个人。

维里上一次来这里还是二十年前的事情。

二十年过去,法斯特几乎没什么变化,他熟门熟路地找到佣兵公会。十二根高大的石柱伫立在大理石阶梯的尽头,撑起宏伟的穹顶。即便是清晨,室内的灯光还是大开,照耀如同白昼,无数佣兵进进出出。

雪鸮缩成一团,不敢和这些气势汹汹的佣兵撞上。

法斯特作为佣兵公会总部,建筑规模自然不是其他地方的佣兵可以相比的。光是在二十年前的战争里搜罗的财富,就足够他们建造五六个这种规模的总部。

“之后要做什么?”

“不用做什么,在这里等着就是。”

佣兵公会提供典当服务,维里并不需要接取或者交还任务,他避开人群,来到大厅一角。雪鸮昂起脖子,扑扇着翅膀,想往里看个究竟。

“你是想被人抓去炖了吃吗?”维里按住它的脑袋,“老实点,这里的人都不是简单,你要是被抓走,我可不救你。”

以一堵低矮的墙为分界线,大厅分成泾渭分明的两边。一边人山人海,接待处的数十个负责人忙的脚不沾地,跟陀螺似的转来转去。另一边的员工却闲的直打呵欠,就差枕着胳膊睡大觉。

突然出现的维里,拯救了这几个困意朦胧的员工。

员工热情洋溢地站起来,笑容满面道:“请问阁下能出示您的佣兵徽章吗?”

维里说:“很抱歉,我并没有带徽章。”

这一半接待处,只接待资历深厚的佣兵。佣兵等级以徽章作为凭证,分为金银铜铁四个等级,以资质和能力作为衡量标准。更通俗点说,就是以实力和任务完成数量以及质量划分。

完成一个S级任务和完成一百个E级任务相比,当然是前者含金量更高。

佣兵公会颁布的任务一直在大厅的墙壁上滚动,只需要出一点钱就能发布任务,任务奖励也由发布人自行提供。至于接取任务则无需要求,同一个任务可以由多人接取,但只有一个人能得到奖励,失败的也没惩罚。

当然,公会也会警告那些跃跃欲试的佣兵们量力而行,否则后果自负。如果任务失败、出现伤亡,公会概不负责。

听见维里坦坦荡荡的回答后,员工们也不怠慢,仍然维持着良好的态度:“请问您有什么能证明的身份的东西吗?”

“肖恩·卢卡斯。”维里慢条斯理地吐出一个名字,“你们的佣兵公会会长,把他找来,他能证明我的身份。”

员工们面面相觑,显然拿不准眼前这个英俊男人的路数。

维里用指背敲敲桌子,从容道:“尽管去把他找来,我知道他一直待在公会里。一切后果我来承担,帮我捎一句话给他——‘他的老友维里·海顿来找他了。’”

一番商议后,员工们还是决定相信维里。

这个英俊的黑发男人态度过于轻松笃定,佣兵公会总部一向自得于服务态度良好。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那去找一次会长也无妨,多跑一次腿的事而已。至于会长来不来,那就和他们无关了。

于是员工谨慎道:“那么阁下,一切后果由您承担,对吗?”

“是的。”维里点头。

“好的阁下,请稍等片刻。”员工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便果断派人带着话去寻找公会会长。

延伸阅读

清天仙界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meilimeike.cn/nfn9.shtml
“哗啦~”随手拉开通往后院弓道场的门,越语手提一把桑木制传统弓,右侧腰间挎着一个装了

顾公公它貌美如瓜[吸猫]第五章  http://www.meilimeike.cn/stwi.shtml
柳云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睡了一觉起来就听见顾奈说自己马上就要进ONE’S了。柳

你是瞎子又如何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meilimeike.cn/s9d4.shtml
亚久津仁这个击球看起来质量非常高,实际上却没有任何的作用。就在他高高的将网球打出去的

燹火燎原之追求ing(5)  http://www.meilimeike.cn/gvdv.shtml
自从贝倾城狂虐渣男的事件过后,爱慕者越来越多,现在不仅仅有男生还有女生,不过大家也只

异世秋与倾城夏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meilimeike.cn/s2q8.shtml
“妈,妈,好了,不用那么多,少了什么东西我可以自己买。”“自已买,这个你最喜欢的枕头

[综]大人的童话时间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meilimeike.cn/dgrc.shtml
这一夜,星光黯淡,残月当空。“呼——呼——”慌乱的脚步伴着急促的喘息声回荡在寂静空荡

赘婿真香178cm的男生  http://www.meilimeike.cn/ae8j.shtml
“你们好!”叶沉沉被他们看的有些紧张,立马站了起来打招呼,“我是叶沉沉,今天才到学校

魔道终族拜师成功  http://www.meilimeike.cn/arq2.shtml
原来,又是那个小童。小童趴着门缝看了一脸,赶紧合上了门跑了回去。“师傅,师傅,门外的

我和我的舞蹈老师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meilimeike.cn/nxtj.shtml
剑客闻言又是一口老血喷出,旁边正准备攻击的雪女停了下来,也是一脸无奈地看着赵嘉,赢了

妄人朱瑙 [参赛作品]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meilimeike.cn/nm3n.shtml
郑秀宇跟着两个心事重重少女的一同走向去练习室,三人在这一路都没有说话。两个少女是因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轨在线阅读第10章

    何子明不敢相信,他堂堂灵海境层次的强者竟然奈何不了一个凝气二重境的小孩,这太难以接受了。甚至他在怀疑,到底他是灵海境还是孙景阳是灵海境,灵海境怎么可能反过来被凝气境碾压?“什么?啊!”太突然,太快,宛若闪现一般。原本还站在原地的孙景阳快若闪电一般来到了何子明近前,右手直接一拳轰在何子明的肚子上,令其

  • 莫让忧伤爬满青春在线阅读第3节

    章靖想要拦着,却发现林氏已经是打开了他的柜子,紧接着从里头散出一阵刺鼻的异味,是章靖方才换下来那袍子闷在里头发酵了的味道。章靖有些尴尬,他摸了摸鼻尖,赧然瞧着回头朝着自己望过来的林氏,轻咳一声,赶紧几步上前抢过林氏拿在手中的袍子。“我忘了让言欢拿去洗了。”章靖说罢,转头望向垂手立在门口的言欢,正要说

  • [综武侠]天命青书冰火小队

    回到龙井村,陈浩的心中突然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这种感觉只有自己在军中才能感觉到,这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好像……想到这里,陈浩就有些迫不及待,难道是他们来了吗?急速的朝着屋里赶去。走到门口,就看到许多的邻居都围在这里,看着自己的房间不知道在说什么,看见陈浩回来后,突然都安静了下来,主动的为陈浩让开了

  • 漫威:我会天罡三十六变在线阅读第八章

    苏兮抱着大礼盒进了包厢自带的盥洗室,很快就换好了鞋子。一条白色的及膝连衣裙,露出她白皙纤弱的小腿,粉色高跟鞋一穿,在灯光的照耀下泛着隐隐约约的细闪,衬出少女的窈窕曲线。她垂眸浅笑,青春甜美的气息张扬而出。正值十八岁的年纪,由内而外散发出的美,不施粉黛就足以令人心驰神往。时间是很公平的东西。从你出生那

  • 邪魔外传怪异的二少爷即将归来

    卓靖感到自己体内有一股喧嚣的热情,迫切的想要喷涌而出,但是来回激荡却找不到出口,她第一次发现自己如此怪异的反应,慌乱中只得拼命压制.而钱钱还沉浸在对五族的景仰中,“刚才我才知道,原来杨峥就是青鸟族的传人,青鸟宁峥,钱钱喃喃,“青鸟宁峥哪,听说他是青鸟族近三万年来最优秀的族人,西王母对他甚是倚重,还有

  • 血魔谷在线阅读第3章

    柳文轩没有回答,浅色的唇动了一下,却没能顺利地出声,好像单是站在这里,就已经花光了自己全部的力气。“进屋吧,你刚醒过来,别再受了风寒。”魏离走过去,想搀他一把,又怕吓着他,索性没有伸手,走过他身边,只犹豫了一下便进到里屋去,坐下来倒了杯茶。泡得浓酽的茶水早已冷了,喝到口中滋味并不好,魏离这才想起,过

  • 论马甲的重要性在线阅读第10节

    “哈哈!我开要被打的叫爸爸了!”“快叫爸爸!”“丑开,这局完赶紧抱妖姬爸爸的大腿,要是成功了,上王者,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直播间里的五五开,看着电脑上的黑白屏,露出了一抹苦笑。刚刚自己的劫就在站他的身前,他居然隔墙反方向e,这尼玛的不科学!他凭什么预料到自己会激活大招回去?如果自己慢上一步的话,或

  • 青春不及格在线阅读第6章

    姜凌一向是一个有分寸的人,冷静自持,不该的绝不做,但是在温暖身上,他比较犯浑。她读大一那年,追求者不胜枚举,姜凌不准她住宿舍,每天开车送她上下学。这样的次数多了,学校里就传出了一些疯言疯语,说她被包养,姜凌似乎很乐意听到这样的话,每每嘴角上扬,愉悦得很,温暖鄙视他:“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被人污蔑了!”

  • 不灭青莲之练气大圆满【新书求收藏,求鲜花】(3)

    “师尊,我们回来啦!”一道活泼的声音传出,声音的主人便向着大殿奔去,大殿之中一名两鬓斑白的老妪已经等待多时了。“呵呵,灵儿还是这么每个正形!”老妪笑骂着这名弟子,这弟子正是刚才与古青聊了两句的那名女弟子。“嘿嘿,师尊,这次我们去,还带回来了一个小师弟哦。”灵儿笑嘻嘻的说道,刚要介绍古青的时候,老妪的

  • 张日山同人文春心莫共花争发在线阅读第3章

    3月,11日,E4-277年天际省冬堡领————中心广场人意外的多,看来妄想着成为魔法师,而一夜变**上人的家伙并不在少数.......然而据舒哲所知冬堡学院一年在招生名额也就七八个左右,大多数人都没有魔法天赋,这不是靠努力就行的东西,魔法更多的靠的是天分,还有那么一点幸运。不过说起来的话,冬堡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