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万界时代:唯一内测玩家在线阅读第五章

作者:悠穹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东伯侯府的事在尚阳城里传开时,宫内正忙着举办中秋宴,一年一度,若非皇家大事,极少会受影响。

这样的宴会,是宫中妃子与前来参宴家眷各显神通的时候,蔡小花年年都能见着许多有趣事。

内务府中负责各项事宜,差遣宫人侍奉客人,深得几位娘娘喜欢的蔡小花,时常能就近看宴会,今年也不例外,她被张贵妃叫到身边待了会儿后,又去了二公主那儿,忙碌了一圈,赚了个满盆钵。

见宴席上将要开始上十二食,蔡小花亲自去了一趟御膳房,回来的路上,被一个姑娘拦下。

“这位公公。”绿衣俏姑娘满脸焦急,拉着蔡小花的手急问,“你可知舒云阁如何走?”

蔡小花给她指了个路:“过了那边左拐,到第二道门时进去就是。”

眼下宴会正当时,舒云阁又不在这附近,寻常的女眷是不会到那里去的,但蔡小花早养成了‘旁观’的性子,给她指了路后就不再说什么。

姑娘道了声谢,急忙往蔡小花说的方向走去,片刻后,人又追了回来,拉着蔡小花道:“公公,我,我找不到路,要不你带我过去。”

蔡小花瞧着她,才去了多久就说找不到?

可那姑娘拉她的紧,手腕都有些疼,蔡小花见她视线总往舒云阁方向瞥,便道:“小的差个人陪您去。”

“等不及了,我,我怕那儿出事!”见她不上道,姑娘有强行要她过去的意思,蔡小花答了声好,跟着她往舒云阁方向,左拐后,都不消她指点,到了二道门那姑娘就径自进去了。

显然又是好戏啊。

宫宴中三五不时要出些幺蛾子,大大小小的事数都数不清,蔡小花在跟进去前给走廊里定守的宫女使了个眼色,随后跟着入了园子,前方不远处就是舒云阁。

绿衣姑娘躲在了假山后,蔡小花打着哈欠走近,果不其然,舒云阁侧边,就在假山几步远之处,大榕树下站了三个人,二女一男。

其中一女子与男子看起来很亲密,手都抓上了,另一个则背对着他们,看打扮应该都是女眷,不是什么丫鬟。

蔡小花再看那姑娘,脸都气的拧一起了,气呼呼瞪着那男子,双手抠着假山,似手下就是那俩人,直接捏碎。

“公公你随我过……”绿衣姑娘拉住了蔡小花,要把她拉过去抓个现成,闹他们个难堪。

蔡小花反手抓住了她:“姑娘要去做什么?”

“我……我要去揭穿他们!”绿衣姑娘气的直跺脚,“他们,竟然敢在宫里私会。”

“万一人家郎有情妾有意,我们过去也不合适。”

“什么郎有情妾有意!他……”绿衣姑娘脸色难堪,说不出又憋的她难受,最后涨红着脸气道,“那是我二哥!他,他已经定了亲了,却在这里和别人私会!”

要不是怕丢人,传扬出去影响秦家名声,她早就叫上一群人来抓他们了!

敢情是家事,拉着她来壮胆的?

“姑娘,您看那边是三个人,就算是您现在出去,他们也可不认的。”蔡小花看她一副要急哭了的模样好意提醒,“那位姑娘显然是来把风的,但凡有动静,便是三人在此巧遇而已,你这样出去,反而会被说道。”

“那你说怎么办,明年开春就要成亲了,二哥他却还如此,那李霜然根本不是什么好人,要是婚事出了状况,我爹非打死他不可,芸姐姐要是知道了也会伤心难过。”绿衣姑娘抓着蔡小花的手六神无主,她也不敢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啊。

“……”蔡小花犯了难,她哪能给素不相识的人出主意,宫外的那些个也得罪不起啊。

“姑娘,这样的事小的也不甚懂,不如您告知父母,让他们拿主意?”

“不行,告诉爹娘二哥就惨了,这桩婚事原本就是好不容易定下的,他若再惹爹生气,爹就更看不上他了。”绿衣姑娘越说越慌乱,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舒云阁另一侧方向忽然来了许多人。

绿衣姑娘看清来人后直接急了:“是,是芸姐姐!”

蔡小花忙拉住她:“别去,这会儿你要出去,就成为你二哥把风的人了!”

话说完,来势汹汹的人就与榕树下的三人撞了个正着。

拉着的手倒是松开的极快,可脸上的红晕,那含情脉脉的眼神都还来不及。

有那么片刻的功夫,附近都是安静的。

很快,一个巴掌声打破了这平静,在绿衣姑娘的轻呼声中,蔡小花看到那二公子脸上出现了巴掌印,打的人正是她口中的芸姐姐。

随后是决然的声音:“秦正航,从这一刻起,你我二人婚事作罢,杨家明日就会将婚书与聘礼退回,从今往后你我二人再无干系,祝愿你与李小姐百年好合。”

若非场面不合适,蔡小花很想赞一句‘高手’,带了这么多人前来,有女眷也有宫人,先声夺人一巴掌打懵了人后直接给坐实了他们的私情。

这时他们再要辩解可就无力了。

“杨姑娘,您误会了。”李霜然心里乱糟糟的,看着这么多的人忽然出现,羞愧不已,可又不能真的认了这件事,“我与秦公子不过是在这里巧遇,说了几句话罢了,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宴会过半,各位娘娘都还在,你到这儿来巧遇?李姑娘,你蠢别人可不是。”杨芸扔了个荷包在地上,“还是要找人仔细对比一下这针脚,是否同一人所出?”

李霜然脸色微白,陪同她而来的小姐也不敢出声,众目睽睽下,解释的话都很苍白。

说完后,杨芸多停留都没有,带着人离开。

“完了完了完了!”秦月莹冲了出去,看了眼杨芸那方向后,瞪着二哥怒道,“还愣着干什么,先和爹娘把事说了。”

“你在这做什么。”秦正航丢了脸面,见妹妹在此,语气就有些不善,“是你把人带来的?”

“我,我不管你了!等明日杨家把婚书退回来,你再和爹解释罢。”秦月莹瞪了眼李霜然,“还有,你要想娶她,就等着爹把你赶出家门!”

秦月莹说完后跑回了假山后,拉了蔡小花往回走,直到快到宴会场所时才惊觉自己一直拉着个太监,慌忙松开:“对,对不起。”

蔡小花笑了笑:“姑娘也是心急,宴会过半,快回去吧。”

秦月莹冲着她挥了挥手:“公公您真是个好人,改日入宫我再谢您!”

谢她?可千万别了。

蔡小花揉了揉手,秦家小姐,那不就是原北国公府么,几个月前秦家二少爷与杨家小姐定下亲事,城里还有说起来过,如今这么一闹,看来明日茶馆里又有的热闹……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原本今日宫宴上大家说的最多的事东伯侯府被查封的事,之后又添了一桩,原北国公府二少爷与李家小姐私会,被杨家大小姐撞见。

当然前一件是明着说,后一件都是悄悄的,毕竟当事人都还在宴上,虽然国公夫人脸上的笑已经挂不住。

天黑时,宫宴结束,宴席上收下来的一些吃食都被宫人给分了,春喜惦记着老大,藏了一食盒的糕点给她送过来:“十二食,我叫御膳房的小方子热过了,你快尝尝!”

蔡小花拿了个饼塞到他嘴里:“明儿跟我出宫去。”

“明儿就去?”春喜眼睛都放光了,入秋事儿多,好些日子没出宫了,内务府中除了去采办的,也就只有老大能这么肆意的进出宫,跟着他准儿没错。

“这些送去给他们吃,明儿我带你吃好的。”

春喜舍不得把好不容易藏下的十二食给别人,想了半天:“我知道送给谁吃了。”说罢抱着盒子就出去了。

蔡小花看他一副热心肠的模样笑着摇头,开始准备明日出宫的事。

天未亮,蔡小花跟着采办的宫人一道出了宫,到集市时天还暗着,早市接近尾声,她带着春喜找摊子吃了顿豆花。

刚出炉的肉包子,咬下去满口的汤汁,葱香味与肉香混在一起,忍着烫囫囵两下吞了,又急着吃下一口。

“老大,这好吃,这好吃。”春喜自己吃着,一面给蔡小花夹,周遭看来,像是个小厮在伺候自家小公子。

蔡小花好美食,但不贪,阻止春喜吃太多:“等会儿还有好的,别一次吃够了。”

春喜喜滋滋的将余下的两个肉包打包起来,跟着蔡小花往集市内走去,天渐亮,早市收摊,各家铺子纷纷开门,蔡小花到了钱庄内,将自己这段时间攒下的钱存换后,带了春喜去茶楼。

秦家的事果真紧随着东伯侯府在尚阳城内传来,茶楼内说书的就是有这样的本事,一件事儿能分上好几回,听得人津津有味。

蔡小花生的白净,像是个粉面小生,笑起的时候又格外让人生好感,到哪儿都吃得开,茶楼内伙计连送了两碟吃食,听过说书的讲了这两家事后,蔡小花又带了春喜去了柳巷。

正值下午,柳巷内有一半儿的楼都开了门,蔡小花熟门熟路的到了云香楼,二两银子点了个好的看位,再有一刻钟,这儿就有姑娘登台跳舞。

“来了!”蔡小花眼眸放光,看着即将要登台的几位姑娘,煞有其事的评价,“又有新人了。”

“看来这位公子也是这儿的常客啊。”

身后传来说话声,蔡小花转头看到了一位翩翩公子,执了扇子风流二字写在脸上,蔡小花便客气道:“好说,好说。”

那人便直接在她身旁的位置坐下来,与她说道起云香楼里哪位姑娘最绝色。

话说时,乐声起,姑娘们登台献舞,蔡小花的视线便黏上了其中一位,冲着她笑,后者蒙着面纱,也回了她一个嫣然笑意。

“小公子可以啊,竟认识芙蕖姑娘。”

蔡小花没回他,忙呢。

就在这时,云香楼的门口忽然闯进了一群官兵,乐声戛然而止,随之响起了惊叫声。

延伸阅读

后院咖啡加盟  http://www.agence-evolution.com/ufgc.shtml
后院咖啡加盟扬州市后院餐饮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于2012年创办后院咖啡馆。咖啡馆的名字来

金球加盟  http://www.agence-evolution.com/po9e.shtml
金球湘绣已通过IS09001:2000国内外质量体系认证和质检总局“原产地”标记注册

卤鼎记卤制品加盟  http://www.agence-evolution.com/sfg2.shtml
成都鼎兴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食品研发,项目推广的专业餐饮管理公司.公司以弘扬

斯鹏加盟  http://www.agence-evolution.com/dwdn.shtml
斯鹏日用家纺经过多年发展,产品已远销欧洲、美洲、澳洲、东南亚、香港等和地区。“美观大

昶新加盟  http://www.agence-evolution.com/xf2j.shtml
昶新包装盒总部是包装材料、纸箱、纸盒、印刷材料、金属材料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

庄淘加盟  http://www.agence-evolution.com/y9wd.shtml
庄淘包装盒总部主要经营各类包装,定做各行业用淘宝飞机盒,纸箱,纸盒彩盒,OPP塑料袋

美索丝加盟  http://www.agence-evolution.com/a9c6.shtml
暂无

黛菲妮家纺加盟  http://www.agence-evolution.com/uyzg.shtml
黛菲妮寝室用品有限公司创建于2003年4月19日,是国内较早从事家用纺织品研发、设计

窝窝生鲜超市加盟  http://www.agence-evolution.com/nn3.shtml
窝窝生鲜注重客户足不出户买生鲜食材的需求,提供线上一站式食材购物服务,从蔬菜水果,海

5号KTV加盟  http://www.agence-evolution.com/brra.shtml
5号KTV加盟详情5号量贩式KTV地处昌平区天通苑,交通便捷。KTV是由著名设计师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风雪掩饰着哽咽闹心

    陈柚和曙光并立而行,曙光一直说笑逗她。从会议室到训练室要经过大厅,陈柚看到贴着海报,不禁问道,“曙光,我们这里纳新?”“是啊,前段时间巫朗和前教练闹掰,巫朗出走,一部分人跟着他走了,连教练也带走了一部分人。现在俱乐部冷冷清清的,真烦人。”陈柚听他说完,安慰道,“没事,很快就会有新的成员进来,到时候就

  • [长安十二时辰]六州歌头在线阅读翻滚吧,篮球!

    第一节一中就落后了五分,无论是球员还是场边观战的一中学生心里都蒙上了一层阴霾。卢免阳脸色也不好看,冲着手下球员招了招手,道:“都过来,我说两句。”十二名球员围城一个圈,都看着教练。“赛前我们对七中的评估有误,漏掉了对方的2号吴凯。”卢免阳道,“这个吴凯虽然是一个高一新生,但能力大家也都看到了,就算不

  • 只想遇到一个人 GL变故

    看着手中的病例,王羽神情凝重,“这是真的吗,我今年才二十三岁,难道我的人生就到此为止了吗”。医生:“孩子,别难过,想开点,得你这个病得人其实很多,好在你还有很多时间,有什么想吃的想玩的或者心愿就去做吧,别给自己留遗憾”。王羽:“大夫,我还能活多长时间”医生“你现在是肝癌中晚期,如果配合治疗的话维持几

  • 千金难嫁.密林黑影

    只可惜回程的路并没有那么容易。现如今他们二人同乘一马,从雪岭山脚下驶出,离百里云溪醉梦林所在之地云州城还有很长一段距离。这其间,需跨过大大小小三十条河流,翻过十八座奇山峻峰,才能到达传说中离人间极乐天外境最近的云州城。不比从江城出发到雪岭脚下,快马加鞭一日一夜已足够。行程途中他们已换了几匹马,日暮西

  • 别笑!有系统我们不一样之蕴灵境十五段!肉身成圣!【1】(9)

    “叮!吞服一枚养气丹,经验+100!”“叮!吞服一枚养气丹,经验+100!”“叮!吞服一枚养气丹,经验+100!”“……”“叮!经验值已满,等级提升,现等级:蕴灵境十段(0/10000)”“……”当他一共嗑下了406枚养气丹之后,赫然,他的修为,已经是达到了蕴灵境十段,只差一万经验点,他就可以步入开

  • 达岚纪元之火车相遇

    话说杨树山从出生就随一个老头上山学艺,而且跟随着这老头在山上一呆就是十五年,这十五年中杨树山练得了一身的好功夫,尤其是太极和轻功更是一绝,而且据老头的说法是太极养生,每天的训练对杨树山负荷很大,而太极则是调和的。老头对杨树山磨练的非常的严格,甚至可以说是残酷了,老头在的这八年中,每天都不让杨树山有想

  • 重生之称霸商界第7章在线阅读

    蓝辰是S大附属医院的院草,这是大家公认的事实。说起这位院草,他与林唯乐之间还有一段不得不说的故事。四年前,林唯乐刚刚入职医院,不知怎么,就入了眼高于顶的蓝辰的眼,于是乎,蓝院草对林唯乐展开了热烈的追求,可是无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不管蓝辰多么激烈地表达他的爱意,那冷美人就是不领情。据说后来冷美人为了

  • 技攻贸:从1999开始在线阅读第1节

    “哼,什么破公司,垃圾的一批。你裁员,我特么还不想在这呆了呢!”我愤愤地在路边走着,夜已深,路上也没几个人,我干脆就放开地撒气。你说,我毕业两年,在这个小小的破公司做牛做马,就想着哪天公司能做大了,我也升个职加个薪,谁成想老板那傻缺没天才的命还偏偏喜欢天才的作风,几个草率的大决定下来,公司就日渐衰落

  • 沈羽十二夜在线阅读第十节

    “看我干啥,走不走啊?”柯晨向来是个不会好好说话的,这会儿见他这副表情还以为是挑衅,语气也就更差了。言储看他这副样子就头疼,忙过去拍了拍郁澄风的肩膀以示安慰,“甭理他,不会好好说话。”柯爷在旁边肯定是不乐意但也没反驳,毕竟言储说的没错。他也就干脆进屋往沙发上一横,拽得二五八万似的。等人走了,言储才回

  • 洪荒之最强盗圣之姐弟情深

    楚清慕也不知是紧张还是什么,被楚清蕴抓着的那只拳头握的死紧,楚清蕴想要掰开他的手,却发现根本掰不开。楚清蕴佯装生气道:“把手打开。”她一气,楚清慕紧张的立马摊开了小手。楚清蕴得意的笑了笑,然后用手指在他手上写了两个字,指腹在掌心滑动,痒痒的,楚清慕鼓着腮帮子,听话的一动也不动。“知道我写的什么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