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弱鸡Alpha离婚攻略在线阅读第三章

作者:春酒醉疏翁 来源:晋江文学城

在这两个多月里,吕凉的心法已达炼气境,但只能算起步,还不稳固,剑法属于有个一字式的皮毛。

吕凉走出屋门,径直来到大树前,恭敬地拱手拜道:“小子又来冒昧打扰神境前辈了,修炼遇到了些问题,还请前辈指点。”

话音刚落,就从树上飘下来一个女子,正是青瓷仙子。这三个法宝之灵前辈,吕凉最喜欢亲近的也正是这位仙子。每次和仙子说话,吕凉都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就像一个孩子想找母亲说说心里话一样,曾经刻意压制的对母亲的思念,经常不经意的流露出来。青瓷仙子也仿佛能看穿吕凉的内心,待他就如弟弟一般的好。

“前辈姐姐!”每次吕凉看到青瓷仙子,都是叫一声,然后憨傻地笑着。

“弟弟已经前期稳固了啊,还挺快的嘛?今天过来是不是遇到什么问题了?”仙子眸子里闪动着赞许的温柔,“老爷子和飞灵现在都在修炼,神境之灵又去南边了,有什么问题姐姐给你解答。”

“嗯,谢谢前辈姐姐。我目前炼气前期稳固,但是再往下总感觉有个瓶颈冲不开,还望姐姐指点。”

“呵呵,修炼者遇到瓶颈是很正常的事情,想要突破瓶颈,最好的办法就是服用破障丹或是在战斗中有所感悟。你没有丹药,可以去东边的试练塔走走。”仙子温柔地看着吕凉,又嘱咐道:“其实真正的感悟突破,生死之战的效果最好,不过你现在这个阶段倒是没必要,重要的还是先适应和培养战斗的感觉。”

“嗯,我也是想去东边看看,不过前辈姐姐能不能和我透露下东边傀儡的基本情形呢?”吕凉觉得知己知彼才能更有把握。

拜别青瓷仙子,吕凉踏上了去东方试练塔的道路。“这是第一次!第一次我以修仙者的身份战斗!怎么我也能和第一个傀儡斗几招吧!”站在东方的试练塔前,吕凉紧紧地握了握拳头,触摸塔门上的圆盘后,在一缕白光的包裹下,便进入了试练塔第一层。

很宽敞的大厅,也很空旷,唯一映入眼帘的是场地中央趴着一条正在睡觉的狼。吕凉进来后,它连眼皮也没抬一下!

“这位前辈,小子吕凉,是来试练的。请问前辈如何称呼。另外怎么开始试练啊?”吕凉明白,自己在这里的实力那是绝对倒数的,姿态一定得放的够低。

“呵呵,原来你是那第三个进来的有缘人啊!炼气前期,心法第一层还没圆满,估计剑法也就学了个皮毛吧。”狼型傀儡依旧趴在地上,“我是主人创造的试练塔第一层守护战狼,本来应该是打败我才能去下一层。不过,你试着来攻击我吧,如果能让我挪动地方,就算你过关。”

吕凉愣了愣,半天没回过神儿来。自己没听错吧?这就能过关?不过吕凉也不含糊,急切的回家心情已经让他没有了选择的余地。

剑出鞘,吕凉运起心法,同时尽全力施展一字式,直接劈向战狼。

“这股劲头不错,可惜实力还差的很远。”战狼摇了摇头,又闭上了眼睛。

“啪!”一声响,只见战狼地方都没动一下,可吕凉手中的剑已经崩飞,人也连着翻了三个跟头才一脸惊诧地坐在地上。

“弱的不成样子,回去练个十几年再来吧。”战狼说完就继续打盹了。

吕凉傻了,心中的那一点点自信荡然无存。“这、这就是我的实力?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还要练个十几年?第一层就这么强,是我太弱了么?是的,我、我终究只是个十二岁的孩子……”好像支撑信念的最后一根稻草被拿走,吕凉的心瞬间有了碎裂的感觉。

眼泪!自打七岁被父亲打了后,发誓不再流下的眼泪,如决堤的瀑布一般,无法控制地宣泄而下。

吕凉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住处的,躺在床上,他第一次想睡觉了。自从进入虚弥神境,为了早日回家见到父亲,吕凉除了修炼就是修炼,唯一不修炼的时候就是去寻求前辈们的指点,一直不眠不休就是为了早日修炼有成,可事实却是如此无情!

这一刻,回家的希望变成了奢望,吕凉觉得面前似乎有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挡在身前,任凭他如何攀爬也绝不可能过去。第一次,吕凉在虚弥神境中睡着了,不知不觉,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流下,“爹,我怎么办……”

屋外的大树旁,此刻站着四个身影,其中一个温柔的女声,略带伤感的喃喃轻语:“他毕竟只是个孩子,之前还是凡人!以前那两个,哪个进来的时候不是金丹以上。”

另一个垂垂老矣的声音也叹息着:“唉,可怜的娃娃,我就是因为想到了这个结果,才故意避着不见的。”

“我、我能不能把本体借给他先用用啊,就他用的那把破铜烂铁,怎么可能把那近乎筑基期水准的小狼打趴下啊!”其中最小的身影心有不甘地嘟囔着。

“别想!我也可怜他,可这是主人定下的规矩,我们不可以提点修炼者的!虽然我没说试练塔入门最低也是炼气后期水准,但如果这样他就放弃,那也没资格当主人的衣钵传人!”最高的身影有些无奈,随即将目光飘向南方,“只有那边的前辈,不在主人的限制内,不过想得到她的承认,呵呵,估计比成为天仙都难吧!”

……………………………………

吕凉是真的倦了,累了,脸上挂着泪痕,却睡得很沉。

“就这么算了吗?你不想回家见父亲了吗?还有母亲的音讯,难道就这么放弃了?”一个突兀的声音在吕凉的识海里回荡,有种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觉。

吕凉一惊,拼命想睁开眼,可眼皮仿佛重逾千斤,怎么也抬不起来。

“别费劲睁眼了,有那功夫不如静下来好好感受下我的存在。”这个声音继续说,“我可以帮你解决这些困扰你的问题。”

吕凉真的静下来了,这个声音仿佛有一种神奇的力量,瞬间就让他有一种温暖的感觉,最重要的是,似乎他的心底在渴望着什么。就像一颗种子,在等待让他发芽的那一滴水。

他想起来了,这个声音真的和自己的声音好像,或者说根本就是一样,连抑扬顿挫的语气都相同!

“看来你终于肯静下心来听我说话了。长话短说,封印的力量太强,我积攒了五百年的魔气,也只是在你刚才心智濒临崩溃时才借机溢出这一道魂念。如果你想知道那些困扰你的事情,就在黑夜降临的时候去南边吧。我能感觉到,能帮助你的人就在那里!”随即,这个声音又笑了,似乎有些如释重负,“这道魂念马上要消散了,我暂时又要陷入昏迷了。消散时,我会把一些原本你应该拥有的东西给你。努力吧,不要轻言放弃,你还不了解自己!”

吕凉猛然间睁开了眼睛,“是梦吗?不对,这种感觉……”

吕凉感觉到,自己的气海仿佛有些不一样了。他连忙集中神识查看气海,发现原本五光十色的五行珠外面有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黑气。与此同时,原本卡在炼气中期前的瓶颈突然有了突破迹象,身体里原本稳定的元气也开始变得狂乱。

“这是……?不行,必须冲击炼气中期了!要不感觉身体要爆掉了!”吕凉的冷汗立刻下来了,赶紧盘膝坐好,开始运转心法口诀。

与此同时,一股剑意不知何时涌上心头,吕凉顿时有所明悟:“一字一字,剑唯一,一为剑,心、剑、神归一!原来之前我只为练剑而挥剑,终不知以心为引,神为念,剑随意动,才是剑道之根本!原来如此!”

一种前所未有的空明感袭遍全身,吕凉双手极其自然地从身体两侧抬起,同时两道阴寒的剑气浮现而出,于头顶处合为一道剑光。吕凉顺势往前一劈,“轰”、“轰”两声巨响,其所住的这间屋舍瞬间爆裂开来。

“这是!剑意!是那孩子吗?明明道心都快破碎了,怎么反而能够突破了!”神境之灵一脸的震惊莫名,随即眼前一亮,“前面两个有缘人,从没有在第一式就悟出剑意的!一般能悟出剑气就已经很不错了!”

“呵呵,我就觉得我这个弟弟不简单!我刚才还琢磨明日怎么开导于他,看来是不用了。”青瓷仙子的美目中光华流转。

“这么快就一字式大成了!看,他正在继续突破,这方天地的元气正在不停地涌入他的吸收范围!不是吧,这是炼气前期突破到中期的样子吗?就算突破到筑基,也没这么浑厚的元气吧?”飞灵童子一脸喜色。

“不过你们发现没有,好像有点不对!这孩子吸收元气的感觉有些不一样,怎么还有一股魔气缠绕其中呢?”天穹老爷爷皱着眉头嘟囔着。

此时的吕凉,感觉天地间的元气不断涌入身体,卡在炼气中期前的瓶颈不知何时已经突破完毕,但吕凉停不下来,他知道,如果此时停了,这汹涌的元气必定直接把他给撑爆了!

吕凉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地把涌进身体的元气炼化为自身的元气。而且他发现,气海中的五行珠边上,此刻出现了一个块黑色的结晶,结晶边上缠绕着丝丝黑气。这种黑气,给吕凉一种兴奋和畅爽的感觉,“我能冲破瓶颈,应该是这股黑气的功劳。是刚才那个什么魂念给我的吗?”

一个时辰后,吕凉身体周围的元气逐渐转淡,随后慢慢消散,天地间的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炼气后期?!”吕凉一检查立刻吓了一大跳,怎么不小心直接连升两级了!仔细检查了下,还是发现了不小的变化。

首先是气海变得更加浑厚了,记得炼气前期的时候,气海还是比较稀薄的,现在比那时候不知厚重了多少倍。

还有那一小块黑色结晶,里面散发出来的气息,让吕凉有一种久违的亲切感。

最后是神魂,吕凉觉得他的神识比之前更强大了。以前他走出住处,只能看到大树,现在居然清晰地看到大树下站着的四个身影,以及他们脸上的各种错愕表情,清晰无比!

当然,还有一件吕凉很在意的事情,他的识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缓慢转动的金色小球。小球表面有着复杂的青铜古纹,隐隐的上面有个“封”字。

“这个球是什么时候进入我识海的?不对啊,当时我记得天尊前辈就给了我一个五行珠和一本《轩辕诀》,明明之前没有的!”吕凉有点摸不清这球的来历,“肯定是我突破后出现的!对了,那个声音……”

吕凉忘不了那个声音对他说的话!母亲!这个让他无数次魂牵梦系的称呼,这个让他无数次梦回仙游的期盼,这个让他无数次无声哭泣的奢望!他放不下,真的放不下!回家见爹重要,娘的信息呢?似乎更重要吧!

这一刻,吕凉对母亲的渴望和思念达到了顶峰。是了,我不要再等了!我要知道真相,我要我的母亲!

突然,吕凉不可抑制地想要挥剑,心里有一股莫名的剑意上涌,仿佛让他劈开那混沌迷雾,找到自己最思念的母亲!

他动了,无声无息,一股凛冽的剑意笼罩在他身体四周,很快,在他的头顶上方出现了一柄巨剑虚影。一股超越十几岁年龄的沧桑之感涌上心头,一个奇怪的问题出现在脑海:“我,究竟是谁?”

………………………………

虚弥神境的最南方,没有任何建筑,如果有人来这里,只会看到一个巨大的衣冠冢。片刻后,冢外出现一名黑衣男子,此人一头漆黑的乱发,深邃的眼光似乎可以穿越时空,满脸尽是颓废且不屑一顾的样子。他边上飞着一只黑色的小猫,正懒懒地打着瞌睡。

在吕凉散发出强大剑意的时候,男子和黑猫同时一震,彼此对视一眼,瞬间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他俩就出现在了大树所在的位置。

“二位前辈!”树下那四道身影同时躬身施礼,黑衣男子一摆手,眼中神光爆射,直直地盯着不远处正在突破的吕凉。

“果然是前几日进来的那个人族小子!竟然有玄黎一族的气息!虽然很微弱!咦?这个感觉……哈哈哈!是他!”黑色的小猫似乎很激动,浑身散发出浓浓的黑气。

“被封印了吗?可怜的孩子!是她的后辈吗?看样子已经感应到我们了,应该是会找过来的。见到他,绯舞应该会很开心吧。”黑衣男子呆呆地沉吟着,那亘古不化的面容似乎露出了瞬间的笑意。

吕凉感觉到,南边来人了!似乎是2个,不过气息好奇怪,和那边的神灵前辈们都不一样。他们就是我要找的人吗?他们能让我找到母亲吗?

“妖孽啊!连心剑式都无师自通了!我、我感觉我的本体和他产生了共鸣,看来注定我和他有随属之缘!主人在时和我等说过,缘之所至,可往矣!”飞灵童子化为一道流光飞向吕凉。

吕凉看到童子过来,正要拱手施礼,不料眼前的童子先行一步跪拜,同时恭敬的说道:“天尊主人曾言,我等法宝如遇有缘人,可认主被其炼化。方才你散发出心剑剑意,我本体产生共鸣。飞灵愿意认你为主,从此随你披荆斩棘,扶道卫正!”说罢,只见一柄银色软剑从西边破空而来,飞灵童子摇身一晃,融入其中。随即,软剑漂浮在吕凉面前,散发出耀眼的银光。

“这、这法宝散发的气息好强大!”吕凉可以感觉到剑身上散发的浓浓剑意,“可我怎么让你认主啊?我、我没做过……”

此时,青瓷仙子也过来了,闻言扑哧笑道:“傻弟弟,很简单。你只需将神识注入此剑,与之心神相连即可,当此剑附着你的神识,就算认主成功了!飞灵可是婴变期法宝哦,你现在的修为不足以发挥他的全部实力,随着你修为的提升,威力才会更大。和你同级的修炼者当中,你凭此剑配合你的剑招剑意,也足可作为顶尖的存在了!”

吕凉闻言大喜,很快便将飞灵神剑炼化为自己的法宝。感受着飞灵散发的强大气息,一股豪气涌上吕凉心头,“是了,我不会比任何人差!父亲,请保佑我找到母亲的下落,只要母亲在世,不管再难,我也要让咱们一家三口团聚!”

接着,吕凉如离弦的箭,飞速冲向南边,那里,有解开他身世之谜的钥匙!

延伸阅读

金鲁丽加盟  http://www.helimaintain.com/n4ur.shtml
金鲁丽装饰板材隶属企业集团——鲁丽集团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于2001年4月,位于山东省

优纯加盟  http://www.helimaintain.com/dc3e.shtml
优纯纺织是枕芯、保健枕、靠垫、靠垫套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徐丰加盟  http://www.helimaintain.com/nebb.shtml
徐丰工艺品总部是铜佛像、吉祥物、铜烛台、铜脸盆、铜风铃、风水用品手工艺品宗教用品喜庆

鑫恒加盟  http://www.helimaintain.com/g4hb.shtml
鑫恒装饰板材以“好、效果、重才、创新”的企业精神,精益求精,追求圆满,诚心诚意为客户

九联金服加盟  http://www.helimaintain.com/um88.shtml
九联金服是一家集小微金融综合服务与社会信用大数据分析的创新服务型集团公司。九联金服集

易同辉刷脸支付加盟  http://www.helimaintain.com/ggux.shtml
暂无

柒布臣衣加盟  http://www.helimaintain.com/gief.shtml
柒布臣衣男装经销批发的茶叶、茶叶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吆

乾德加盟  http://www.helimaintain.com/acm4.shtml
暂无

特色餐饮加盟加盟  http://www.helimaintain.com/s2sy.shtml

蔓蒂加盟  http://www.helimaintain.com/abpa.shtml
蔓蒂女包主营产品以休闲女包为主,产品款式新颖时尚、用料上乘、做工精细,物优价廉,产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边异界在线阅读第七节

    电影院门口,一个穿着入时的女子在不时的翘首张望,看到邵震宇,立刻粘上去,挽住他的臂弯说:“我弄到了两张电影票,我们进去看吧。”看着冯秋玲秀丽的脸,邵震宇看看不远住的小卖部,让她等一会,然后跑了过去。见儿子跑开,阎桂珍走了上去。她仔细打量着面前的女孩,清秀雅气的脸庞,身上穿着粉色的上衣,墨绿色的格子格

  • 武侠:从古墓派开始吃软饭在线阅读第二节

    …………………………“救命啊!”“大家快逃啊!”“爸……你们这些畜生!”“放开我的妻子儿女,我跟你们拼了!”位于边境之外的一个小村落。此时。黑烟缭绕。村落之中,房屋被烧毁,牲畜被抢夺。突厥人骑在马匹之上,脸上带着残忍的狂笑。手中的弯刀,鲜血顺着刀锋滴落。每一次挥下,就有一条生命被剥夺。“哈哈哈,兄弟

  • 从舞女到女巫之第三章 初次破坏成功(9)

    从仓库冲出来之后,龙炎没敢停顿,抱着爱希一直逃到接近自己住址的街道方才停下。刚停下,龙炎就收到了几条来自刻印信息:“恭喜宿主,主线任务第一阶段完成,A级成功,奖励被救者所属好感度20点,任务第一阶段奖励智力上升2点,力量上升1点,敏捷上升1点。”“宿主体力值大量损耗,请尽快休息进行恢复。”“柊爱希好

  • 仙武不朽在线阅读第七节

    7.“我喜欢谢老师。”快到家时,陈易河提议下车走回家,在寂静无人的街道上,薛明被他的话惊得一个趔趄,吓得树边一只流浪猫“嗷”的一声跑远。“什么!?哪个谢老师?让我想想我们学校还有那个谢老师……”薛明看着他有些惊疑不定。“别想了,就是那个谢老师。”陈易河说出口之后,内心出乎意料的平静,连他自己都感到惊

  • 掌门养不起镇山神兽了在线阅读第9节

    钟敲两下的时候,爱德华和简正坐在小小店面的角落里。爱德华刚刚告诉了简凤凰社的事。他装作很高兴的样子,想让简误以为自己刚加入社里没多久。爱德华与简相识于一九七一年的秋天。当时,简是斯莱特林五年级的级长,爱德华是格兰芬多七年级的学生会主席。两人在夜巡任务时恰巧被分到了一组,就这么认识了。简是爱德华遇见的

  • 雷岛在线阅读第十节

    长平公主从宫中回来了,身后跟着一位穿着飞鱼服的男子。她的下巴微微抬起,带着皇室公主特有的矜持高傲,看起来这次进宫长平公主收获颇丰。这次的刺杀不过是有些武功的江湖游侠儿,不能与江湖中成名的刺客组织相比较,长平公主府的侍卫甚至没有伤亡就将他们全部击杀,还留了一个活口审问。但是,长平公主还是一阵后怕,如果

  • 玄坤异史记在线阅读第九章

    整个祭坛周围一片混乱。百姓们本来是兴高采烈的来参加每年一度的农神祭祀,却没想到祭祀尚未开始,就目睹了一场仙人斗法。还听说前来主持祭祀的农神使者是什么玉鼎门的人假冒的,前几年选出来的使女都被这玉鼎门给淫辱杀害了。农神使者也在斗法中被人用剑划破了喉咙,无一幸免。眼看死了人,众人也顾不得再祭拜农神,纷纷逃

  • 末世仙路第七章在线阅读

    顾蒙歪着头,她现在模样丑得很,乍看之下虽然吓人,不过好在她拥有着一双很漂亮的眼睛,眼底带着细碎的光芒,倒是中和了模样的缺点。“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善良的人,也不认为自己有义务要去救谁。”她掀起眼皮来,看了许心茹三人一眼,漫不经心的道:“我高兴我就愿意伸手……”她伸手指了指二狗,意思很明显,然后笑道:

  • 卿沐璃雪在线阅读第8节

    太子大婚的日子终于来临。整个许府蔓延着热烈的红色,喜字挂遍了府内的每一个角落。院内外礼炮齐鸣,万人同贺。前来道贺的达官贵人几乎将门槛踏破,观礼的老百姓将宽大的街道挤得水泄不通。许妍是被鞭炮声惊醒的,她望了一眼窗外,明明天刚刚亮,外面却被灯火照的如同白昼。她喊道:“小娥?”小娥打开房门匆匆赶来:“奴婢

  • 女总裁的医武高手在线阅读第五节

    这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闻讯而来的关鑫莹。马晓蓉听到这一声表姐,就像找到了主心骨,“唰”的一下立马起身。“莹莹,你终于来了。你再不来,恐怕我都见不到你了。”马晓蓉跑到关鑫莹身边,一脸委屈的说道。关鑫莹这次过来,可以说是“全副武装”,脸上围着围巾,戴着墨镜,头上还戴着一个大大的帽子。她的身边跟着一个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