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盛世悲歌之年青人,你的魂呢?

作者:落羽轻飞 来源:纵横中文网

冷枪,不是枪,是一个人,一个四十岁的男人,如今他正走在一条街上,一条臭气熏天的小街之上。

时近中午,街上卖水果的,卖盒饭的、卖炒面的、卖油炸臭豆腐的中年妇女与中年男人们大声的叫卖着。

天热,没有云,也没有一丝风。在这种天气中,人们都希望坐在空调房中吃上一个雪糕,而冷枪却在大街上喝着白酒,酒是散白酒,装酒的容器是一个钢制的酒壶。

这种酒壶可以装上三斤酒,扁平的酒壶正挂在冷枪的脖子上。冷枪六神无主的乱走,他没有目的地,因为他没有了工作,也没有了家。他本来是有家的,就在十分钟前,他家散了。

十分钟前冷枪和吴美丽在离婚文件上签下了大名,现在冷枪所走的小街就是区民政局前面的小街。

街虽小,但怎么也是在民政局的门口上,怎么这么臭?这么这么臭?

吴美丽,名不符实,长得并不美丽,是属于那种面貌一般,胸有点大,屁股有点翘的**类型的女人。她比冷枪小十五岁,今年二十五。她本是冷枪的粉丝,因为崇拜“冷老师”而嫁给了他。

冷枪当然知道,自己一没钱,二没本事,吴美丽之所以嫁给自己,是因为自己有一套房子。这套房子是三经街上的老房子,虽只有七十平米,且又旧又破,但贵在地段好,就在第二人民医院的后身。按今年2011的市价来算也值个五六十万。

这套房子是四十岁的冷枪唯一的财产,现在没有了,因为他主动给了吴美丽。吴美丽也不容易,一个农村来的大学生,在学校的几年没学到本事,加之人又极为懒惰,她又没有那种当小三的潜质,这种徒有小三之心没有小三之貌的女人要想在城里买套房实在是太难了。

冷枪的步子有点乱,跟吴美丽是一年半的夫妻了,虽然感情一般,但冷枪还是很喜欢吴美丽撒娇的样子。

吴美丽曾问过冷枪财产怎么分割,冷枪没有犹豫,分割什么呀,只有一套房子,怎么分割?给女人算了,男人跟女人争有什么意思!当然有两种东西不能给吴美丽,一是自己的酒壶,一个是自己的‘追魂枪’。

冷枪本来想和吴美丽吃个散伙饭,被吴美丽拒绝了。因为吴美丽从民政局一出来,就一翘屁股上了方同舒的电动车。那是一个装饰得花里胡哨的车子,音响的声音开得很大,路人都侧目看这两个年青人。

吴美丽紧紧搂着方同舒,冷枪觉得吴美丽从来没有这么搂过自己。大夏天的,冷枪能明显的感觉到吴美丽的大胸已经挤变形了。那一男一女一定是忙着回家去换锁芯去了,如此代价就得到了冷枪的房子,肯定要好好庆贺一下的。没准一进门两人就来一次滚床单也是有可能的。

滚床单,对了,冷枪与吴美丽的离婚就缘起于那次滚床单。

那是30天以前,冷枪在外面“消失了一天”后,回到家,一路上他感觉到了人们异样的眼光。当他打开自己四楼的房门时,他看到了滚床单,主角是自己的**老婆吴美丽和那个跟她年纪相仿的方同舒。

惊慌,吴美丽与方向舒两个激战正酣的大肉团,看到冷枪突然回归后,首先就是惊慌。冷枪很气愤,自己只在外面过了“一夜”,自己的“新婚妻子”竟然带着别的男人回家做这事,要反天的节奏啊!

害怕,吴美丽与方同舒见到冷枪后,大喊:“鬼,有鬼,有鬼”。他(她)们两个人吓得露着一身的白肉,就在屋里乱窜,好像真的见到了鬼一样。

鬼,哪来的鬼?这两个人竟然丝毫不把冷枪放在心上,大喊见到了鬼。冷枪左右的看了一看,也没有看到沾满鲜血的鬼爪,更没有看到披头散发的鬼头。

“我看你们是装神弄鬼吧!你们两个贱人,竟然在我家里乱搞,看我不弄死你们!我一定要报警,让警察来处置你们两个奸夫**!”冷枪的嘴里咆哮,但他的大脑有点迷糊,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的大脑并没有怒发冲冠的感觉!

警察真的来了,来得很快,冷枪觉得自己活了四十年了,这一次警察的行动力是最快的,简直就跟警察守在他的门口一样快。

最奇怪的是,报警的不是“受害人”冷枪,而是那个与野男人通奸的吴美丽。冷枪还在寻思,这个吴美丽也太不要脸了,自己偷人了,还敢报警。

万万没想到,警察来了,没有去理会**吴美丽和奸夫方同舒,而是一脸严肃的走向了冷枪。

“你就是冷枪?”

冷枪,迷惑的点了点头。

“跟我们回派出所一趟,我们有话问你”

我去,不会吧,我是受害者啊!有一股火冲上了冷枪的头。

冷枪一抬手,他本想用手指着吴美丽,说自己的老婆通奸。可他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就被两个警察冲上来给摁倒了,并给他带上了手拷。

严重了,冷枪被抓走了,是被拷走的。已经穿好衣服的吴美丽与方同舒没事人一样,跟着警察回所里协助调查。

开始冷枪还喊了几声“冤枉”,后来他发现没有人理会他,也就作罢了。

在被押下楼时,冷枪发现每个楼层的邻居都把门露出一个小缝,一只只充满各种表情的眼睛在死死的盯着他,盯着他这个“不知犯了什么事的邻居”被警察带走了。

审讯室,这是冷枪四十年来第一次进到这种地方,这地方的陈设太简单了,一把椅子,被自己坐了,手被拷在了椅子上。对面一个桌子后面坐着三个人,一个微胖的警察,是这里的所长,是他带队抓的自己。左右各有一个,左边的是书记员,一个四十多岁,面无表情的女人。右边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青人,他身上的警服与所长的警服是不一样的。

“2011年6月30日,询问人物:冷枪,和平区三经街人,男,四十岁,政治面貌,群众”,旁边的书记员没有表情的念出了这么一串话。

“冷枪,这两个月你去哪了,都在干什么,都跟什么人在一起,为什么不跟家里人联系?”

问话的是这个派出所的所长,看他的态度,竟然把冷枪当成了嫌疑犯。

“这两个月,我一般都是早上去北陵公园练八极拳,然后回家,对了,我曾去过一次盘锦,一次丹东,一次辽中,都是跟着汪东城教授拍片子,我是他的私人助理。我的生活很普通,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对了是我老婆跟人通奸,你们……”

“冷枪,你不要耍花样,你从五月一日就失踪了,现在整整六十天,在这期间你没有跟家人联系,汪东城教授也没有看到你,你到底干什么去了,怎么又突然回来了?”

“5月1日?5月1日?对呀,我昨天早上到本溪关门山去给汪教授取相机,一天前他在那拍片时,把相机丢在了景区管理局,我昨天早上去给他取回来,我开车……”

“冷枪,你不要在公安面前玩这一套。什么昨天,你是5月1日早上去给汪教授取相机的,然后就消失了。现在什么时候了,现在都6月30日了,60天了,你竟然还在这里胡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60天了,6月30日?”

冷枪傻眼了,彻底的傻了,他拍拍脑袋,没问题啊?哪出问题了?自己明明只在外面呆了一天一夜,怎么成了60天了?

“不对,警察先生,我的的确确只在外面呆了一天,你们看,我这一身的泥,我是差点死在山洞中啊!昨天早上,我开车在山路上,迎面来了一辆货车。我看到那个司机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结果在一个拐弯的地方,他没有让我,就把我的车给挤得掉到了一个狭窄的深谷里。我的破吉普都摔散了,但我身体没事。我在那个深谷中大声喊救命,我等了很长时间,也没有人来救我。里面很暗,那个深谷的悬崖最少有五十米高,我上不去,所以我就朝着峡谷尽头走,结果走着走着,我就在黑暗中迷失了。我在一个黑暗的山洞里走了很久,我都不知道有多长时间了,当我好不容易在一个坑里爬出来时,天都亮了。警察生生,我只在那个洞里呆了一天一夜,不可能是60天,如果是60天的话,我早就饿死了!”

冷枪的这番话,是他发自肺腑的,从他的面部表情上,三个身经百战的警察没有看出破绽。三人面面相视,虽不太相信冷枪的话,也没有看出他说谎的表情。

这是怎么回事?警察也蒙了。

“说说你开的车的型号与车牌号!”

“我开的车是汪教授给的,是最老款的北京切诺基,牌照是辽AOOMS,军绿色的,上面有行李架!”

三个警察点了点头,随后,在墙上打出了幻灯片,上面出现了冷枪掉下去的那个深谷,还看到了他的那辆破车,已经摔得严重变形了。冷枪觉得,自己竟然在这么一辆车中活着爬了出来,真的是万幸啊!

“冷枪,你的确是5月1日掉下去的,当地警察5月1日下午就发现了你的车,但没有见到你的人。我们是在5月3日接到你的**吴美丽女士的报案,说你失踪了。知道吗,你已经足足消失了二个月了,你说你只消失了一天一夜,谁会相信?”

“怎么会这样,我竟然消失了二个月了,我真的只在那个山洞里呆了一天一夜啊!不信的话,我可以带你们去那里看的!”

后来的情况就是冷枪被临时收押,警察跟他一起到了他掉下去的那个深谷,并一起下到了谷底,在下面没有发现冷枪所说的黑暗的山洞。很明显,冷枪说慌了。

冷枪成了名人,仅限于当地的警界,因为在冷枪的身上,警察使出了所有的高科技设备,都证明冷枪没有说谎,他说的是实话,但这一天与60天的差距,成了一个迷局。

15天后,冷枪被放了出来,虽然是一个诡异的失踪,但在他身上没有发现可疑之处,只能放了他。在这段时间,他成了警察重点监视对象,因为他身上有很多的疑点需要解释。

回家后的15天,冷枪一直浑浑噩噩,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去见了一起练八极拳的兄弟们,这些人都躲着他,把他当鬼一样。

他也去见了摄影界的泰斗汪老师,这个他服务了十几年的汪老师,也是对他不冷不热。

冷枪与这汪老师的关系不一般,以前冷枪只是美术学院的一个守门的,汪老师是这里的教授。后来汪老师看冷枪办事麻利,就雇佣冷枪做了他的助理。

这十来年,冷枪跟着汪老师天南海北的转,跟着汪老师开了无数次的摄影展。吴美丽,就是在一次摄影展上认识的冷枪,她把冷枪也当成了艺术家,后来竟然嫁人给了她。

对了,吴美丽。冷枪发现自己一直没有见到吴美丽,这个女人把自己当成鬼了。

后来的故事,就是本文开头所描写的那样。冷枪觉得自己身上已起了变化,身边的人都觉得自己在说谎。吴美丽不可能回到自己身边了,所以他提出了离婚,并把房子留给了这个女人。

臭臭的街道马上就走到尽头了。冷枪正要向右边拐弯,这时边上有人喊了一句:“年青人,你的魂哪去了?”

跟谁说话呢?冷枪左右看了一下,发现自己已处于街角,身旁并没有人。而离自己大约五六米的一颗大树下,坐着一个胖得有点离谱的人。这人胖得甚至已看不清男女,普通人根本无法区分这个人的脑袋、脖子与肚子间的区别。他就像一堆白肉一样摊在了地上,实际上他是坐在一个板凳上的,但视觉上来看,这个人就是堆在地上的一堆肉而已。

冷枪看那人朝着自己笑,就用手指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只见那人点了点头。真的是在和自己说话,冷枪有点好奇,移步到那人身边,问了一句,“你是在跟我说话?”

那个人像极了“米其林大白人”,这个米其林大白人一手拿着一个包子吃着,一手向冷枪招了一下,示意冷枪走近一点。

这个米其林大白人,一开口,竟然是地道的东北口音:“在下陆识香,男,51岁,本人不是江湖骗子,我只在这里度化有缘人”。

“咱们俩熟吗?我是你说的有缘人?”

延伸阅读

圆丰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tibetterrier-lamleh.com/ges9.shtml
圆丰汽车用品是一家生产汽车用品(主要包括汽车安全用品和驾驶安全用品等),公司集汽车用

莱帕克恩加盟  http://www.tibetterrier-lamleh.com/xdny.shtml
莱帕克恩日用经销批发的酒店餐厅用品、压缩纸巾湿巾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

巧皮匠加盟  http://www.tibetterrier-lamleh.com/xdyw.shtml
巧皮匠皮革护理运营总部位于北京市海淀区永丰科技产业基地,依托北京高新技术优势,利用基

埃森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tibetterrier-lamleh.com/s3km.shtml
Pearson培生集团是全球领先的教育集团,在英语教育领域289年的历史,为北美地区

woody加盟  http://www.tibetterrier-lamleh.com/ngvj.shtml
woody礼品总部经销批发的产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

得象碳晶采暖加盟  http://www.tibetterrier-lamleh.com/s3af.shtml
山东得象电器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碳晶平面发热材料研究与应用的高科技企业,集研发

璟诗缘加盟  http://www.tibetterrier-lamleh.com/naow.shtml
璟诗缘银饰是“银饰”“施华洛世奇锆石”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

魔发咔咔儿童美发乐园加盟  http://www.tibetterrier-lamleh.com/gfeu.shtml
“魔发咔咔”项目是一个与童话王国丹麦实力设计师联合打造,专门针对0-14岁儿童打造的

利峰办公家具加盟  http://www.tibetterrier-lamleh.com/6azk.shtml
利峰办公家具总部专注于朴实无华,简约实用的自然原始美。我们追求格调现代,但从不以奢侈

泰脉泉加盟  http://www.tibetterrier-lamleh.com/p8ml.shtml
泰脉泉保健品精心生产的阿胶、龟胶、鹿胶、驴胶补血颗粒、阿胶补血颗粒、阿胶蜂蜜、阿胶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末游第七章在线阅读

    拒绝。裴元凌想都没想就点下了拒绝。老板的账号,打完单子之后除了段位,不应该有丝毫的变动,像这种莫名其妙的好友请求,裴元凌自然是没有理由接受的。反观直播间这边,看着屏幕上,提莫的召唤师拒绝好友请求的提示,阿绫倒也没太在意。原本就只是对这个罕见的提莫使用者觉得好奇,还有那么一丝丝抱大腿的心思,但既然对方

  • 傲娇村姑要翻天之初相遇

    “真好呀。”薛红衣突然感慨,却是放下帘子不再关注。周捕快却是打开了话匣子介绍道:“那新郎官是胡家的小少爷胡润声,胡家在晋城也是有名的商户,做丝绸生意的,咱们晋城有一半的布庄都是他家的。”薛九六红衣似乎来了兴趣,问道:“那新娘子呢?”“前阵子胡家小少爷恋上晚春阁柔雪姑娘的事儿闹得沸沸扬扬,口口声声说要

  • 重生后我成了暴君的掌中娇之圣骑士,大骑士(8)

    “老侍者,来杯牛奶。”圣骑士带着盾牌坐到了卡座,也不看菜单,直接点了杯牛奶。“你这人,别人来都是为了喝我的酒,就你只点牛奶,难道我的酒不好吗?”侍者板着脸,没好气地说着。“行吧,来杯血腥玛丽。”圣骑士平淡地说。“嗯?”侍者有些意外地看着眼前这个有些古板的男人,这家伙平常说什么都不愿意喝酒,说是作为一

  • 傲娇皇帝追妻手册之第六章(6)

    坑蒙拐骗什么的到底只是玩笑话,煎饼夫妇还是按照原计划上线。买了一辆大妈款煎饼手推车,还有各种摊煎饼用的面粉、大酱等原材料,总共才花了五千块。前一天晚上顾余川按照网上教学的配方试着做了一下,元莘一口气吃了五个,看样子是非常成功了。第二天早上五点,勤劳的煎饼夫妇就推着车赶往人流量最多的马路边。效果比元莘

  • 影帝的公主在线阅读你还记得我

    林夕本就是一个充满自信的姑娘,就好比打了鸡血一样,每天亢奋的不能自己,跟得了道的孙猴子似的,即使遭遇十万天兵天将都会玩儿似的给那些麻烦给统统灭掉。然而,俗话说:这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孙悟空有个天敌叫如来,而郑向东就是她林夕的天外天、人外人。林夕上班头一天就感受到了郑向东的强大气场给她造成的低气压,仿

  • 快穿之这个反派有点撩第十章在线阅读

    “怎么样,事情都办好了吗?”小伦站在学生会的班教室问道“嗯,小伦,到底是什么秘密啊,为什么不和我们说说啊”晴大跳一步,跳到小伦的身边问“说出来,那就不叫秘密了”小伦摇了摇手指对晴说“那,待会就不叫秘密了”晴先是失望,随后就说“嗯,保证让你们大吃一惊”小伦点点头,笑了笑说‘各位同学,请马上到大厅集合’

  • 暮北之突破(求推荐收藏)(10)

    “白痴!”!看着无头尸体,凌云满脸不屑,随即取走秦少明的空间袋,转身朝程峰三人走去。第一次杀人,凌云没有任何不适,反面心里有些微兴奋。“秦少明是我杀的,与你们无关。如果那个秦少白要找麻烦,就让他来找我好了。”见程峰三人脸色都不太好,凌云面无表情地说道。不过,他也能理解。武师境内门弟子,对程峰三人来说

  • 众妙之门在线阅读“大哥”江文

    “哈哈,有点意思啊,”张暴故作轻松地笑了笑,“小娃娃,你可让暴爷我越来越兴奋了。”张暴伸出舌头虚空地舔了舔,似乎在陶醉着,说道:“看你暴爷,打爆你菊花!”张暴的速度再次暴涨,这次攻击的地方居然是江溟的臀部处。江溟双眼一眯,这种猥琐恶心的男人居然是江家堡之人,心中不由地发怒,握紧了拳头,蕴含着300公

  • 天若聆听之第七章

    几日后,正值初冬,朔风在外没有停歇的迹象,怕冷的苏阮在屋里早早的生了暖炉,正准备小憩呢,常晏蓦然闯了进来。外头的冷风随着房门打开灌入温室,一入新房常晏便道:“今日陛下在宫里举行千秋节,你也得与本相同去。”“妾身也要入宫?”苏阮瞪大了清眸,不以置信的看向常晏。她才从宫里那座牢笼里逃出来不足半月,安稳了

  • 我是十爷他额娘之惩罚(3)

    相较于她前世所嫁的侯府,侍郎府着实小了不少。虽然东昌侯府在京城中属于末流的侯府,在朝中没什么分量,而林侍郎在京城中有着实权。但从宅子上来看,东昌侯府底蕴深厚,较之侍郎府大上不少。至少,院子中有个小小的池塘,内院中的小院子也多一些。而在侍郎府,内院中不过是两个小院子。除了正院,便是庶女们住的落春院和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