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玄幻:我能看见生命值在线阅读第五章

作者:名刀司命 来源:飞卢小说网

林瑶拉着林泉的手朝着一处红墙青瓦的大殿飞着,少年感觉到她的手有些冰凉,甚至有些轻微的发抖。关切的问道:“林瑶,是不是小姨欺负你了?”

少女摇了摇头,低声说道:“等下大人会亲自跟你说的。小。。。小林子,不是好消息,你心里做个准备。”

她说着身形更快了些,转眼已落在殿前。不过身后拉着的少年已经开始走神的自言自语起来了:“不会的,不会的。”

林瑶拉他进了殿内,殿内整体较为古朴自然。檀木架子将里面分为三间,一间简约淡雅,左边安排的是书桌笔墨应是书房,右边归置的是矮蹋茶具算作客厅,中间的最内是一条长桌,桌下有一张暗黄包釉的木制靠椅。

现在水儿流心正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跪着的一人,正是刚刚在林泉后面离开的绿羽。羽鹰执行任务归来后只要人未死,自然第一时间是来向自家大人报告任务情况。蓝羽被放在了右间软榻上躺着。

林泉一进殿内,双腿发软的跪倒在地,捂着脸哭了起来。因为正厅的长桌上现在燃着三炷香,而香炉前放的是一截袖口碎步,他认的出这是他爹林深的。

林瑶也随之神情沮丧的跪在他一旁。座上的水儿流心静静的看着少年没有说话,直到很久之后大厅内的少年哭的力竭沉默下来。

水儿流心按着膝盖站起身子,走到少年的身前轻声说道:“庆幸的是他们是同归于尽的,所以你不必年少时就背负什么仇恨在身。”

说着她弯腰拍了拍少年的肩膀接着说道:“我还有事情要做,只能陪你这么久了,你是懂事的孩子,当初让他去的人是我,所以你该知道我现在比你更难过。你以后乖乖听话,别让小姨再伤心了。可以吗?”

少年闻言忍不住的抽泣了几下,问道:“当初真的一定要去吗?”

水儿流心摸了摸他的头,语气温情如水的说道:“有些时候哪怕是我和你爹这样的人,依旧左右不了自己的命运。”

林泉抬起头红着眼睛看着她问道:“为什么?”

水儿流心盘腿侧坐在了少年的身前用手轻轻的擦拭去他眼角的泪水,呢喃道:“我让他去主要是因为可怜那些为了一个人的雄图伟业而不断送死的修士,他愿意去是主要因为可怜我。你爹死了,但是不需要那么多像蓝羽这样的人再去送死,我也不必在忧心这个操劳那个了。”

说着她眼眶一红,将脸埋在少年不大的胸膛上抽泣了两下,抱着他的背哭诉道:“当初我爹就这样的,你娘也是这样,现在你爹还是这样。说去就去,说不回来就不回来。从来都不管我的想法,如果你也是这样的,我就不要你这个白眼狼了。”

少年攥了攥拳头,红着眼睛挺了挺腰杆。回道:“不会的,我会听话的。”

一旁的绿羽很是震惊,他从来没想过神官大人也会哭。

林瑶只觉的更加难过,林深以前对林泉比较差,反而对她很好。由于幼年时水深火热的遭遇令她对人类修士怀有很强的敌意。不过在水儿流清救过她之后有所转变。后来在这个家里呆的久了,融入的也已经很深了。

最终,水儿流心站起身子,留下一句:“就在这里等我。”然后迈步出门。

林瑶低声说道:“你不要太难过,我们会早些回来的。”

林泉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在绿羽抱着蓝羽也离开后,宽敞的大殿之内就只剩下少年一个人孤零零的跪在那里时不时的抽泣着。

他想着自己和父亲的往事,记忆中并没有什么温情和欢乐,除了责骂和传教剑法,父亲甚少与他交流什么。很多时候,自己只能在远处看着他耐心的教导林瑶,揣摩着他的想法。想要讨好他,却总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唯一能确定的是父亲不喜欢自己。所以印象中的男人古板沉默。

想到这里,林泉愈发有些难受,他长久以来期望过的关爱,再也不会有了。

。。。

当夜色降临时,大殿的门叽呀一声被人推开。

林泉起身拍了拍膝盖,从香炉前拿下碎步揣到怀里。未搭理来人径直走向右间的矮蹋上躺在了上面。侧着身子闭上眼睛,一只胳膊压在耳朵上。无不透露着他对来人的不欢迎。

“咳咳。。咳。”推门而入的不速之客咳嗽了几声后缓步走到了左边的书桌前坐下。从桌子上摆放凌乱的信函中随手拿起了一封。自顾自的看了起来。

“神官大人,这里叫清水流心殿,是我小姨的地方吧,你这么大摇大摆的走进来看她的信件是不是不太妥?”榻上的林泉坐起身子皱起眉头对着来人质问道。

书桌前的不知老捋了捋胡子,并未回应他,反而面带喜色的轻轻点头称赞道:“小妮子的字倒是大方了很多,朱雀烙印看来对她受益匪浅啊。”

林泉哼了一声说道:“大人若是找我有事,不如改日再聊。我现在的确没心情与你说些什么。”

“呵呵。。”谢顶老头先是爽朗的笑了笑,然后不以为意的接着说道:“有些事现在说才正好,晚了老夫只怕你会怪我。”

他拿起手中的信笺看着面露疑色的林泉问道:“这封信来自精灵园,信上说渊乐界的尸鬼现在在她们小仙界闹得过分,她们来信希望凌虚宫能提供些帮助。而我那里有一封来自渊乐界的信函,说是他们的合欢大仙在小仙界遭遇了不测,誓要报仇雪恨。但是鉴于我们和小仙界有些人情来往,愿意用十只花精灵作为报酬请我们不要出手。

根据凌虚宫的探子汇报,渊乐界闹事的这段时间,有五个界的人已经从那里抓走上百只精灵了。所以,你怎么看?”

林泉心里想着:上百只精灵,林瑶也是精灵。有些怒意的问道:“他们做这种事是为了什么?”

不知老不紧不慢的回复道:“小仙界大多生灵是物中灵生,雌性较多且整体弱小。不过她们的身子很补且妙用甚多,很久以前那里又称清欲窝或者添腹地。直到后来长成了一只罕见的火精灵才将她们抱成团建立起自己的组织,这种肆无忌惮的情况才少了下来。可是整体比其它界依旧弱了很多,这种乘乱打秋风的事情在所难免。你若不是和那个小水精灵睡在一起好些年,怎么可能连瑶光都不是就能在水面上打坐呢?”

“原来林瑶是水精灵啊,我以后要娶她的。还能怎么看?要是我肯定帮她们啊!我小姨是怎么回复的?”

“她说那精灵丫头现在做了她的亲卫,这次帮她们算作报酬,以后精灵园不要再来要人。”

虽然想帮忙也要找个由头,小姨估计也是没有办法才这么说的。但好好的一件事非要说的这么功利。林泉只能内心苦笑,然后他略有好奇的问道:“那你是怎么回复渊乐界的?”

不知老放下信函,平静的答道:“凌虚宫很大,但是对外只会有一个声音。”

林泉了然,看他的样子不是糊弄自己,对老头放松了一些警惕。

不知老又随便拿起一份信打开,扫了一眼道:“这封信是前些日子她遭遇刺客,我们出去追查的探子传回来的消息,上面说确认那十三个刺客都是从百汇界求灵山来的。你可有什么想法?”

林泉有些惊讶,想了想开口说道:“从百汇界来的?龙央界的刺客选择穿越其他六界绕道过来,本事大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说明他们暗地里默许了这批刺客的通行,或者说帮助了他们悄悄的潜入凌虚?”

老头像是觉得什么很有意思,咧嘴笑了笑答道:“嘿嘿,他们的确是龙央界的人,也或多或少也都和青龙会有些关系。怎么看都是龙央界的刺客没错。不过有意思的是恰巧其中一人齿犬的小哈曾经见过,那时他们两个都在五谷界的一个门派里做执事。”

林泉睁大了眼睛惊呼道:“你的意思是这批人以前都是其他界安排在龙央的棋子。现在只不过披着青龙会的外衣来趁机要我姨的命?我小姨树敌这么多?”

不知老摇了摇头,摆了摆手:“这世间有数的人物里,要说谁心善交友多,品尚形象佳的,十有八九都会从她开始。至于树敌嘛,丫头怕是连我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啊。”

“那是因为朱雀的消息外界知道了,都想着趁她虚弱的时候要她死,但是青龙会那边由于九玄的战事应接不暇。所以只能他们自己动手?她们不怕事情败露了凌虚宫找过去?”

“如果他们成功了,那么凌虚找过去也只是在他们身上割块肉。如果他们没成功,那么无论是否有这一次的刺杀,凌虚宫将来都会挨个找过去。当一股力量超出所处的环境时,它就会扩张。

就像现在,林深除掉了龙傲天,凭借一人之力崛起的青龙会已是强弩之末。而龙央界由于青龙会的崛起之前内斗消耗过大,现在整体虚弱。九玄咸鱼翻身虽勉强喘口气但还需要修养元气。

所以流心丫头此行会把所有能得到的全部拿到手。凌虚界少了一个不问世事的林深,换来了之后傲视群雄的资本。等待我们稳定下来,紧接着就是侵略和扩张。那将是如林遇火,轰轰烈烈。”

林泉目光凝聚在不知老深邃明亮的眼睛上,老头一幅向往期待的神情超脱了年纪,更像是一个青年对未来美好梦想的憧憬。他不理解对方的野心,觉得这不就变成青龙会了吗?前车之鉴还历历在目,对方竟然毫不在意。

他只能低声嘀咕了一句:“小姨不会那样的。”

不知老微微收神,低沉略带嘶哑的开口道:“这是必然的事情,她不做就会从高位上沦落到深渊里。你呢?如果把你放在比她更高的位置上,你会做吗?”

林泉看着对方炯炯的目光,却感到太过明亮,像是要吃了他一样。令他有些害怕。没有敢反驳对方关于水儿流心的话,只是低着头轻轻摇了摇。

他只恨自己没撒过谎,明知这时候肯定该点头的。

老头轻轻笑了笑,好似在宽慰他,道:“不必害怕什么,你不会面临这样的选择的。”

林泉听不出这话里到底有几层意思,决定不再纠结,转移话题道:“所以神官大人还有什么事吗?”

老头一翻手凭空多出一个红酒葫芦,打开盖子喝了一口,略微整理了一下思路。缓慢的说道:“六年前你出生的时候,发生了一个很不引人注意的异象。北极星暗了一些。你应该知道修士九境对应的是北斗七星外加一辅星一弼星,它们与北极星遥相呼应,所以哪怕暗的很轻微但是依旧很多人注意到了。没人清楚原因包括你的父母也不确定是不是碰巧。于是他们找了长生观的一个老道士来帮你看看。”

说到这里不知老停顿了一下,他看向林泉又打量了一番,接着补充道:“道士说你像是一颗小北极星,天命可破隐元达极境。但是。。。”

不知老说着一摆手,突然间天地变换,林泉和他已然出现在一处山洞前。

“但是命中有缺,而所缺之物就在这无间洞内。”

林泉站定身子,抬头看去,只见面前是一个不显眼的小山洞,洞口被古藤缠绕,不仔细看还真不容易发现。洞口上有一个布满青苔的小石碑,上面写着无间二字。认真往洞内眺望,漆黑一片好像神魂都要被吸入一般。

不过他并没有逃避,而是攥紧拳头问道:“我娘为了帮我补全这个缺,进去之后就再也没出来是吗?”

他话音刚落,身旁不知不觉的出现一人。不知老看到来人皱了皱眉,喝道:“混账,你是何等重要的战力!此时此刻不跟着你家大人去龙央界,留在这里做什么?”

“属下奉命看着林公子,还请神官莫怪。”来人先是恭声应下不知老的责怪,然后对着林泉轻声说道:“我叫赤羽,大人叮嘱过你要听话的。不如林公子先跟我回清水流心殿。莫要在下为难。”

林泉郑声说道:“跟你回去可以,你先告诉我我娘是不是进到这里面然后才不见的。”

赤羽沉默了一下,然后看向不知老,躬身行了一礼道:“属下先行带林公子回去了,打扰到大人还请见谅。”说着伸手去拉少年的手。

不知老的拐杖一点地,赤羽的手停在了空中然后握住。周围的空气瞬间变的炽热,明显可见因高温引起的波动。

林泉感到事态不大对,这叫赤羽的显然是羽鹰一员。看样子是准备和不知老硬碰一下,十有八九是队长。对小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不过虽然不知道他的本事如何,但多半不是不知老的对手。

他很清楚对方绝对不愿意冒犯不知老的,做的这样强势一定是小姨给了他什么死命令。这无间洞怕是绝路。不过事关他娘的消息,他不问清楚也不可能就这么回去。

想到这里,少年移动身子站在了羽鹰前面,看着不知老说道:“看你们的样子我猜的没错了,这无间洞里面有什么特殊的?”

老头目光从赤羽那里收回,往洞里看了一眼,意味深长的叹道:“它最特殊的地方就在于进去的东西从没出来过,所以没人知道它里面有什么特殊的。我老早是不信这个邪,直到亲眼看见流清丫头进去了也没能出来。如果她不是刚生下你的话,我或许会觉得六年太短说明不了问题。”

林泉深吸了一口气,是啊,如果她能出来的话,怎么可能丢下自己那么久呢。

“你爹不是答应你等他回来会带着你去找你娘吗?现在他不在了,我很好奇你会怎么做?好心的提醒你一下,流心丫头回来之后,你就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不知老微眯眼睛盯着林泉缓慢的补充道:“身为男人有时候就要学会奋力一搏,不然就会什么也得不到,不是吗?”

等到他不再说话,场间一片死寂。

终于赤羽忍不住开口道:“林公子,有什么事情不妨等流心大人回来之后再说。”

在一阵沉默的思考之后,林泉终于转身对着赤羽回答说:“你告诉她,无论有没有找到我娘,我一定会尽快回来的。”

他接着朝着不知老的方向喊道:“今天的这笔账,等我回来后一定会找你算的。你要是识相,少给我姨添堵。”

少年说完后迈步朝着无间洞内跑去,赤羽想要阻拦时,不知老已经诡异出现在他的身后一只手拍在他的肩膀上沉声道:“这是他自己的选择,谁也怪不到你头上。更何况,我怎么能看着你阻止一个勇敢的孩子和家人团聚呢?”

赤羽没有再开口,只是看着少年扒开藤曼,从缝隙中爬了进去,消失在无尽的黑暗之中。他扯下一根鬓角的红色头发,犹豫片刻后并未将其点燃。

不知老对此满怀欣慰的笑了笑,看一眼无间洞后转身离去,边走还边慢悠悠的说着:“论他走了谁最心疼,当然是我啊。还有谁在一个境界上困了如此之久呢?不过他们父子不在了,是人是鬼都多了一些机会,包括你。去吧,去龙央界,事后丫头回来要是找人算账,寻我就是了。”

延伸阅读

残酷天使行动纲领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fzzdjbx.cn/pvw0.shtml
自从那天的一场小风波平息后,纲手对待梦离的态度简直到达了一个无人企及的地步,衣来张口

众神的阴谋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fzzdjbx.cn/gwos.shtml
在大陆中有这么一座山,此山不知其高,被迷雾覆盖,世间鲜有人知道这座山的名字。我叫张海

神通如意传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fzzdjbx.cn/ytz5.shtml
所谓狗血,是否就是这样的?斯内普看着眼前包裹在宽大黑色斗篷里的神秘人,嘴角忍不住隐隐

西游:史上最浪唐三藏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fzzdjbx.cn/dx3w.shtml
美女秘书兴奋的说:“shi长,您快看!”她从空间门出来,给王一飞拿来一份简历。【汉服

疾风酒娘子之刺身恶人(二)(2)  http://www.fzzdjbx.cn/dfhc.shtml
林燃不知道洛家奇突然生气的原因,但还是实话实说道,“应该是一个警察给我的。”连真实身

穿越之生死唯爱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fzzdjbx.cn/snox.shtml
天空阴沉沉的,看看时间倒还早,夏天的五点半,要是晴天,太阳还在天上呢,可天气就像是已

献吻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fzzdjbx.cn/uewu.shtml
公元1659年,紫金山上,一老一少两个男人正俯瞰着远处的金陵古城。年轻的男人银盔亮甲

神兽王座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fzzdjbx.cn/xiep.shtml
叶天原本以为王虎会在今天带着李家兄弟前来报复,可这种情况直到下午也没有发生,所以他索

剑令之第五章  http://www.fzzdjbx.cn/bxp8.shtml
第五章语毕,鸟鸣消失殆尽,林间寂静的骇人,。“丫…头。”杨过打着颤,牙关咔啪咔啪的响

从518到312之向战友辞行  http://www.fzzdjbx.cn/ng3y.shtml
走出老一的办公室,我看到隔壁的清风茶社。这个其实很搞笑的。清风茶社之前是我们老一的办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成娇气反派的大佬妻[穿书]在线阅读第九节

    “艺兴,上次我跟你讲到哪里了?”小黄灯依旧散发着温暖的氤氲光芒,手里的红茶已经下去半瓶,可是鹿晗却越来越没有睡意——他和张艺兴此时已经洗漱完毕,躺在各自的床上,黑暗里,只听到说话人低低的声音。“高1的时候,那个时候,刚发现对宁清宜…”刚傻乎乎的察觉到,自己对宁清宜的,不同于其他女生的,心思。“对,在

  • 一席之位在线阅读第9节

    小黑蛇亲昵的蹭了蹭男孩的手指,团成了圈圈在男孩的手腕上。烛光照着男孩的脸更显其表情冷硬了些许。安辰看了看叶清雅已经熄了灯的房间,一把将手中的梅花酥给捏成了粉末,一点一点的喂着小黑蛇。跟叶清雅回来的人他认识,沐泽熙的老师,那个大名鼎鼎的天才状元郎白兮。叶清雅将他招进来,怕只是为了多见她的熙哥哥几面,呵

  • 天才萌宝腹黑娘亲第一章在线阅读

    一轮满月高悬于九天之上,把深邃的苍穹照亮,树影斑驳,更显良辰美景。八月十五,正是乾坤阴阳之气往来最为周密之时,也是天地灵气最为精华之时。金陵城中,华灯初上,人潮攒动,卖栗子卖糕点的挑货郎吆喝声时起彼伏。少女们穿着鲜艳时令的衣裙相约到淮河桥边赏月,名人雅士则乘一扁舟,对月抚琴,更有富家公子,三五成群,

  • 好欢喜第十章

    又走了一段很长的路,向谧停下来,决定休息几分钟再走。充作火把的树枝已经燃烧殆尽,火熄灭后被他随手扔掉了。临时选择的休息地周围充斥的树木相对较少,地上很干净,没有那些在野外经常能看到并且让人难以忍受的脏东西,到处散落着许多发黄的干草和干枯的树叶。他把附近二十米范围内的地方整个探索了一遍,没有发现大型动

  • 古代惧内综合征在线阅读第九节

    ----如果说我没有见识过言誉抓狂的样子,我绝对会和章萱他们一样,认为他是一个温柔绅士的男人。可是没有如果,我已经在言誉的压榨下过了一个悲惨的暑假了。那天替言誉搞卫生之后,我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言誉叫我听电话,林静的来电,可是我只是说了一句,电话就传来断讯的声音。言誉像拎小鸡一样把我拎起来,说是

  • 星战士之星皇传说第8章在线阅读

    界碑之所以断裂,自然是菲利普家男爵入侵时所为。年轻的骑兵长赫克托马上恭敬地说:“领主大人请您宽恕我的罪行。”听到这话,自然是明白这块界碑,恐怕应该是这个骑兵长亲手敲断吧?无奈地叹了口气说:“算了,当时也是各为其主,本领主不怪你。”然后,霍恩又接着问:“那么你们觉得,接下来我们应当如何保证领地的安全呢

  • (西幻)龙骑公主在线阅读第8章

    江城昊一路若有所思的回到聚议厅,到了之后,白娴见江城昊还在思索中,出声提醒着“师父,该给小师妹他们安排院子了。”江城昊闻言回过神,哈哈一笑“呀,我都忘了,不好意思啊钰儿,这样吧,你们住清风院,一会儿让你们师姐带你们好不好?”白歆钰心里翻了一个白眼,点了点头“好”“乖”“师父,昨日我们商议给师妹师弟找

  • [综穿]完美执事养成系统在线阅读第1章

    2010年,米国。米国最大的一所监狱内,这里严格异常,被各国称为死亡监狱。很多地方流传着这座监狱的阴森跟恐怖。这个地方对于囚犯来说,就是一个噩梦。因为,这所监狱,几十年间,从未有过一次越狱成功事件,外加上恐怖的地形地貌跟复杂的陷阱,这也导致那些越狱逃跑的囚犯无一不是伤痕累累的被抓住。这看管严密的监狱

  • 穿成霸总哭着求复合的男人在线阅读第六章

    第六章自那次出宫后崇贤再也不曾到凤临殿来,宫中流言四起,我这皇后遭冷落已是不争的事实,文贵妃也时不时地来冷嘲热讽一番,可毕竟我是皇后,她终究放肆不得。康家后来被如何办了我不清楚,但我知道最近父亲和哥哥所办的政务总会被崇贤挑出条条不妥是千真万确的事。“小姐,老爷又派人来问了,该如何回?”“如何回?据实

  • 万界麻烦解决所在线阅读第一次赢了?

    “演戏,他们一定是在演戏,要打电话给那贱人问清楚吗,免得我们被耍?”男生见周文杰愤怒,再次说道。他周文杰追的女人当面吻了别人,想要教训对方,他们却串通联合起来演戏。他什么时候连续受到这种侮辱。“狗男女,竟敢耍我?”周文杰电话打过去,他本来只想杀楚云解恨,现在却雪上加霜恨上了李筱筱。“什么,耍你?文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