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困牢在线阅读第一章

作者:初春芽 来源:晋江文学城

北冥水域。

海底,波澜宫。

画眠王后顶了三百年的大圆肚皮,这日终于生了。

是个眉眼清秀的小公主。

哭声嘹亮,爱吐水泡泡。

小公主手舞足蹈闹腾了一整日,第二天就病了,喝水吐水喝奶吐奶。

好在北冥海宫养着个白胡子神医,神医施针,小公主才吃进些东西。

神医施针足月,配以汤药,小公主恢复康健,圆润白胖。

若有小鱼苗打眼前游过,一逮一个准,逮住就不放直往嘴里塞,精神头十足。

君主跟王后抱着小公主逛海底花园时,遇见正拿死鱼干卜卦的瞎眼道士。

这个瞎道士跟白胡子神医,是画眠王后一百年前去人界遛弯时捡回来的。

当时两人在“听月茶楼”打得忘我,瞎道士将神医打残废了,神医也给瞎道士成功下毒。

一个四肢扭曲倒东墙旮旯里;一个七窍流血贴西墙跟上,交相呼应。

茶楼宾客散尽,掌柜和小二更是跑得比客人还利索,唯剩顶着大肚子的画眠王后独自尴尬。

画眠王后郁闷地摸了摸食指上的海螺扳指,招来了鲲鹏护卫,顺便把东西墙角的两个废人,驮回北冥海宫。

她好不容易来人间茶馆听三生说书,好好的,俩二货打起来了。

三生吓跑了,不晓得猴年马月才会现身到人间讲一讲故事。

小道消息说,听月楼的说书先生三生,就是忘川河边上刻人姻缘的那块三生石。

她动用夫君的人脉关系查了查,传说竟然是真的。

画眠王后没怀孕之前,满世界追着那块石头听故事。

三生去哪个茶馆讲故事,她得到消息后第一个买票去听,铁粉铁粉的那种。

后来她怀孕了,夫君管得严,限制她出门,不怎么听三生讲故事了。

好在她怀孕期间,三生也不怎么出门讲书,因此心里平衡了不少。

今日好不容出趟门听故事,意外被砸场,画眠王后觉得那俩二货要负全责。

等那俩二货养好了,要他们去忘川河边给三生赔礼道歉。重点是将三生请到北冥海宫讲一两场故事听。

没想到那两二货一个是神医,一个是神算。

两人不知结下什么山盟海誓的大仇,海底养伤的时候,一边养一边打,一百年下来也没好全。

海底清闲,没什么热闹瞧。画眠王后见大家看得尽兴,也就没赶两人走,让他们且打且养,且养且打。

北冥海宫的人跟两二货混熟了,头疼脑热就去找神医,卜卦看相就去叨扰神算。

神医病瞧得好,神算卦卜得准。

画眠王后抱着小公主凑近瞎眼道士,瞧着一地的小鱼干问:“拿鱼干能算得准么?”

瞎道士回:“我用什么都算得准。”

画眠王后从夫君手中抱过小公主,“那你给小公主瞧瞧命相。”

瞎道士重新摆弄了一阵小鱼干,掐了掐手指头,起身,“短命之相,五岁必亡。”

君主晁澜当即招来鲲鹏护卫,要将瞎道士剁了喂王八,但被画眠王后拦住。

“敢问道长,可有解法?”王后问。

瞎道士沉默一会,开口:“莫要给小公主起名字,小公主命相极弱,压不住任何一个字。”

晁澜不信邪,咬牙道:“若小公主活过了五岁又当如何。”

对方却道:“那就给她起个名字。”

“……”

晁澜一声滚,瞎道士袖子一甩,走得大气凛然。

一点不顾念在北冥白吃白喝了这么些年。

画眠王后耿耿于怀,本着信邪的态度,听了瞎道士的话,没有给小公主起半字一名。

五年的精心养护,小公主倒是越发娇俏可爱康健活泼,除了皮点话唠,没别的毛病。

是以,小公主五岁诞辰那日,北冥之主大喜,大开波澜宫,邀八荒道友仙灵为爱女庆生。

另夫妇俩没想到的是,小公主的诞辰宴上,那心直嘴贱的瞎道士也来凑热闹。

晁澜本着胸襟四海的态度招待了瞎道士。

席后单约道士,赞赏道:“本君的脸皮若有你一半厚,烦恼会少上许多。”

“君主过誉,本道的境界旁人是学不来的。”

晁澜刚要大骂一声滚。

画眠王后领着小公主来给晁澜送海参茶。

瞎道士对王后鞠了一躬,“贫道今日来此是为了报恩,当年王后救贫道一命,今日贫道便奉上一线生机。不过,君主暴躁,不适合听。”

晁澜刚要大骂一声滚你丫,王后先发制人,“后海的夜莲开了,你带小公主去赏花捉海蝶吧。”

晁澜灰溜溜的带着闺女走了。

不管那道士说啥,出了北冥就派鲲鹏护卫将他剐了喂王八。眼下,媳妇的面子是要给的。

空殿唯剩两人。

“水月镜花,风去山空。”道士言:“此乃小公主之卦象八字。”

画眠王后问:“何解?”

“天机无解。”

瞎道士又留了三炷血香,拂尘而去。

这日夜,北冥果然出了事。

海底剧震,裂出个无底天魔坑,吸走大量海水以及虾兵蟹将鱼卒子。

宫殿倒塌,波澜宫乱做一团,小公主被倾塌的龙柱砸了脑袋,震碎了神魂,当场没了气。

北冥深处有座不探宫。里头住着一位避世高人,人称擎夜君。

擎夜君施了七天的法,暂时止住无底天魔坑的吸力。

小公主的棺椁也摆了七天,晁澜终于决定海葬。

海葬的前一刻,画眠王后独自去了不探宫,向擎夜君讨一个宝贝—神之泪。

据说是世间最后一尊神,出生时留下的第一滴眼泪,可起死回生,更有逆天改命之力。

擎夜君道:“神之泪乃千诀上神之泪,岂是普通之人可驾驭的宝物,这一物,福祸难测。”

画眠王后却道:“只要能救小公主。”

海葬吉时到,丧葬乐队吹拉弹唱奏起哀悼曲,小公主从漂移莲花棺里爬了起来。

小手扒着莲花瓣,探出一颗圆乎乎的脑袋,左耳多了一颗银色水滴,异常璀璨。

惊得晁澜不顾威严形象,又哭又笑,鼻涕眼泪抹了一大把。

晁澜的压惊流水宴还没结束,画眠王后却莫名薨了。

据宫人报,王后说累了,亲手燃了三炷安神香,躺水晶床上小憩了一下,就再没醒来。

不过王后休憩的时辰里,波澜宫门口出现过一顶双头火鹤轿子,一闪即逝,甚是诡异。

也不知是不是宫人看花了眼。

王后留的遗书也被发现,上头落有八字。

水月镜花,风去山空。

晁澜君主连着几日大悲大喜,大喜又大悲,身心重创,精神恍惚,一夜鬓发如霜。葬了画眠王后,再不想费一点神思,直接将小公主交给擎夜君养。

擎夜君望着披着一身素缟的小豆丁,“可愿做我徒弟?”

小公主含泪点点头。

晁澜几乎枯竭的心底升起一股子安慰。小公主有这么一个实力师父罩着,以后殉情也踏实了。

上苍给了晁澜一次机会,夜里,那个无底天魔坑又起了一波余震。晁澜打算以命祭坑,热乎乎地追随王后去。

遗憾的是被一只路过的红色八爪鱼给卷了回来,又被白胡子神医一通扎,给扎醒了。

命是留住了,晁澜心性却大变,二话不说直接将北冥之主的玺印及天牌交给小公主,之后退居幽水宫,整日埋头钻研先前最看不上的卦象占卜之术。

一月后,北冥波澜宫举行了新王册封大典,各界派出使臣前来恭贺,刚满五岁的小公主成了北冥史上最小的王。

深夜,新王一人去了灵堂,踩着小板凳踮起脚尖,才勉强够到母亲的牌位,用袖子擦了擦,又小心翼翼摆好。

她跪下磕了三个头,泪珠子噼里啪啦掉下来。

“母后,师父说做了北冥之主,便不可轻易再旁人面前掉眼泪……话也不可多说,可是我好想母后……父君隐退,再不理我了,日后我想说的话只能说给自己听,我想哭的时候只能来这里偷偷哭了。”

给牌位燃了三炷香,擦擦眼泪,抽泣几声又道:“母后,我有名字了,师父给我起名山月。”

擎夜君化去肉~身,悄悄进入灵堂,憧憧烛火映着地上哭得瑟缩发抖的孩子,他喟叹一声。

短短时日,波澜宫巨变,被父母宠在手心的小公主,先失了天伦之乐,又一朝之间成了孤王。

画眠王后倾尽毕生之力为她改了命数,愿这孩子能撑得起如今的命格。

延伸阅读

我们是正经师徒(穿书)之困境(3)  http://www.xlglmp.cn/sb9t.shtml
“一千星元?”刘备下意识地反问。他刚才正在思考其他问题,现在存在疑惑的地方实在太多了

追捕之nb的loli与猥琐的林纳斯(8)  http://www.xlglmp.cn/puvl.shtml
待阿尔萨斯和寂琳说明原因后,寂琳很是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说道:“嘿嘿!不好意思啦,

灵生之时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xlglmp.cn/g9ap.shtml
寂静的夜,风沙沙的吹着。一座古老的房屋里,有一老头在自言自语。“嗯,今天有大事要发生

二仙山真人传在线阅读关山打虎  http://www.xlglmp.cn/ndsu.shtml
早晚有这么一天,两人难过了一会儿,准备到镇里买些日常用品。叶关山有钱了,道长走的时候

六爻在线阅读异类  http://www.xlglmp.cn/pn1o.shtml
“咚,咚,咚……”一只污浊不堪的小手在破旧的木门上不断的敲打,发出凌乱且虚弱的轻响,

末世之避难所空间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xlglmp.cn/sbia.shtml
乔依依站在一旁,把这一幕全都看在眼里,等到罗骥离开,她却走到我的身前,围绕着我转了几

重生之新世界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xlglmp.cn/bkuc.shtml
保险库门悄无声息的打开,突击手强子和恐龙率先出门,枪口四下一扫后便轻手轻脚的向着走廊

恋旧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xlglmp.cn/n2tc.shtml
几个人又走了1个多小时,总算到了传说中的监测站。到了那儿,三个人直接瘫坐在监测站门口

黄巾记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xlglmp.cn/dxu.shtml
第七章名为宴会的开始迹部悠斗和迹部千月笑着跟龙介聊了几句,然后跟冰帝的几位也打过招呼

传承国术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xlglmp.cn/pw4x.shtml
栾羽音光顾着与黎婉打交道,一直没有注意到一直暗暗关注着她的黎染尘,在听到黎染尘的话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我能无限修改在线阅读第7节

    红眼蝙蝠攀上凌霄的身子,低头去吮吸他的血液。它们越聚越多,到后来竟像给他包上一副黑色铠甲,只露出脖子和头。凌霄浑然不觉疼痛,眼睛都不带多眨半分。路清风本来觉得害怕,但见凌霄目光清澈毫无惧意,他也就不怕了。盘腿坐到师弟身旁,问他为什么要喂蝙蝠。凌霄一副享受的样子:“不是我喂他们,是他们喂我。你要不要一

  • 兰舟渡[bg男生子]第10章在线阅读

    当天晚上在“享受”一次寒玉床之后,白天羽开始了第二天的训练。白天羽狠狠的舒展着自己的筋骨,心想:我的美女师傅啊,你还没有教我寒玉床的使用方法呢。哎呀,感觉现在自己身体好虚啊,浑身好痛啊。不过,虽是如此,但是白天羽也凭借着**的本能反应,多多少少得到一丝内力。他虽说能利用吞吞恶魔果实来代替自己的皮肤,

  • 异界:创造神话第十章在线阅读

    正风集团外面,一辆限量版加长林肯停在了公司外面。没一会儿,一个卷着黄色头发,一脸清瘦的老妇人穿着一身价值不菲的香奈儿服装、提着一个黑色的鳄鱼包包从车上下来。全公司的员工进入恭敬迎接的状态。正风集团的前董事长林蜜儿,也就是现任总裁叶锦亭的奶奶,来了。“老董事长,您好!”保安鞠躬。“老董事长,您好!”前

  • 西游之蛇游三界在线阅读第六章

    锥生零转头看着露出一段洁白的脖颈的鬼悸,向后退了两步头偏向一边。“不要这样大郎!”锥生零痛苦的说。“很难受吧,我的朋友。”鬼悸大郎站起身,靠近他。“没关系,就让你吸几口啊,再多我可不给!”他把锥生零逼到墙边,然后头靠近他。“不要——!走开!”锥生零把他的脑袋推开,鬼悸大郎身上散发的味道充斥着他的鼻腔

  • 纸醉金迷第一章在线阅读

    我叫唐炎焱,小名唐球,也经常有人叫我唐火球,每次被人提及这个外号,总会惹起一片哄笑,为此我总是恨得牙齿直痒痒,却又无可奈何,要说起这个外号,就必须得提到我的爷爷和奶奶,我爷爷想当初可是十里八村有名的风水先生,专给富门大户们看风水批八字,可惜后来**中被当成封建余孽给强制镇压了,要说这老爷子性子也够刚

  • 三国之大成就系统之第一章(1)

    人人都道香港是个极其繁华的大都市,却不知再繁华的地方也有隐藏在暗处的破落和贫穷。香港一个普普通通的茶餐厅内,墙上的表时针已经走到了十二点,将最后一个盘子清洗干净,放入碗架,茉莉取下身上的围裙走出了后厨,准备收拾东西回暂时栖身的小屋。“茉莉!”身材微胖面容和蔼的餐厅老板娘掀开厨房的挡帘走了进来。“霞姐

  • 三国之顾盼生辉在线阅读第6节

    起初我们五个人,没错就是我们五个而不是我们四个,全都摆出一副要和洗碗阿姨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我和涂姐只是下班不跟她说话,该工作的时候却还是要正常和她说话的。而李清萍和张姐就截然不同了,她们两个不仅不管上班下班的在人背后嚼舌根子,还把个人情绪带到上班中去,工作时间都拒绝和她交流。除此之外,我有工作上的

  • 红色歌谣在线阅读第3节

    费琼把占在座位上的书包挪开,好让陈浩把凌天爱放下来,随即嘟着嘴不满地说:“别肥琼肥琼地叫啦,被你叫一下,肉都多长几斤了。”“你自己管不住自己的嘴,怪我咯。谁让你就爱吃吃吃,你再这么吃下去,小心找不到男朋友。”凌天爱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白裙子,不紧不慢地拿出了复习资料,陈浩也在旁边坐了下来。“你这不是五十

  • 火影之无尽变身奇妙旅程

    “这……是……哪……里”0595转动着头,带着绿光的眼睛扫描着四周的事物,却无法分析出一点结果。“妈妈,妈妈,你快看!”一个小女孩拉着妈妈的手,用惊讶的眼神望着远处的0595:“那个绿色垃圾桶的盖子在转来转去的。”女人瞟了一眼,不屑地说道:“垃圾桶有什么好看的,估计是有什么小动物在那儿捣鬼吧!”说着

  • 花絮满城第8章在线阅读

    最里面的藤蔓上开着几朵墨绿色的小花,背阳向阴,无比绽放,花瓣上面沁着一层薄薄的水壁,就好像用水包裹起来的珠子,晶莹剔透。小花扎根在那些干瘪的藤蔓上,根茎呈乳白色,一条条绿线正顺着根茎蔓延到花瓣,如同蝉的口器,正吸食着干瘪的藤蔓!“这是……食噬花!”周念脸色骤变,差点失声叫出!食噬花,寄生花草木的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