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暗恋竹马的前十天之第六章

作者:余滁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叶怀今淡淡笑着,“婚礼仪式不是我或者广如某一个人的事情,这是父母喜闻乐见的,也是接受大家祝福的场合,可喜可贺。”

“你的意思是婚礼现场只是一种华而不实的形式了?你根本不care,这么说来你的婚姻也是一种形式了?”妙宁反驳。

“不能混为一谈。”

妙宁耸肩调侃,“叶怀今,你该不是年纪到了,随便找个人嫁了吧?”

话一出口,妙宁心脏不由自主开始加速。

叶怀今没说话。江上狂风呼呼的吹过妙宁耳畔,耳朵冷冰冰的,妙宁拢了拢风衣,有些迫不及待。

女人三十,不上不下的年纪,有很多人为了成家一降再降对伴侣的标准。爱情是一种奢侈的东西。妙宁总归想知道叶怀今的看法。

叶怀今波澜不惊的回答,“我很欣赏广如。”

妙宁等了两三秒,催促,“还有吗?”

叶怀今愣了一下,“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

“哈…?”这算什么回答,妙宁踢着地上的石子,叹气,“真是没趣。”

叶怀今心有领会,淡笑,“妙宁,你看,那是南江二桥,历时三年,是去年才修建完成的。”叶怀今顺手一指。“你应该很需要那张素材。”

妙宁顺着望去,拿起相机随便拍了一张。

叶怀今一边往前走,一边补充着说,“南城去年天气很反常,从四月初到八月中旬一直阴雨连绵,九月又突然攀升四十一、二度,眼看工程还剩三分之一,还好紧要关头工人们不惧酷热,加班加点在年底赶到了工程预计期,那段时间真是幸苦。”

“噢。”妙宁应和一声。妙宁低头大概扫了一眼照片,“这些都是余广如和你说的吗?”

“你也参与他的工作吗?”

“没有。”叶怀今回。

但凡聊天内容有关于余广如,叶怀今的答案统统言简意赅。妙宁默默吐槽,叶怀今就跟藏着个宝贝疙瘩似的,她问都问不得了?

妙宁把手插在兜里,沿着江边一直走。她还以为能听见叶怀今什么掏心窝子的话呢。

到底是互不参与的十年人生,她和叶怀今说话都留守着自己的底线。假寒暄。明天过后,她谷妙宁还是那个天涯沦落人,她叶怀今摇身一变人间富贵花。

妙宁打趣地说,“叶怀今,我以为我们是无话不谈的朋友。”

叶怀今回,“当然,我们不仅是朋友,还是姐妹。”

“是啊,你看我们从头到尾多客气。”

叶怀今象征性的弯了弯嘴角,在朋友面前,说这番说辞很是生硬和客气。

叶怀今不痛不痒,眉眼天生自带疏离感,朦朦胧胧,不甚真切。

妙宁分辨不出叶怀今的情绪,但叶怀今只要一动嘴角脸颊就有小小的梨涡,很是独特。妙宁看着那漩涡,陷入怀念,她主动开口,“我的脾气还是一如既往的糟糕吧?”

叶怀今摇头,“不是糟糕,是有些不安分。”

叶怀今继续说,“妙宁,这些年你过的好吗?”

“你是在关心我?”

“嗯。”叶怀今问,“一个人在外地,很不容易,很幸苦吧。”

妙宁头被风吹的有些痛,她扶额,半开玩笑的说,“叶怀今,你是想和对我说一句‘辛苦了’吗?就像对修建南江二桥的那些工人们一样。”

大概是妙宁的玩笑有些太离谱,叶怀今再次愣了愣。

妙宁看着叶怀今的失神,自言自语,“算了,你个中央空调。”

“孩子气。”叶怀今轻抿嘴。放纵妙宁的无理取闹。

或者是不在乎。

妙宁有些烦躁,一股劲儿走到了江岸尽头,止步转身面对江流。南城雨季水流上涨,上流泄洪,江水已不再如往常平静。

妙宁想,这世界,要是能把所有事情摆在台面上来说就好了,什么也不用猜测。

叶怀今双手放在石质雕刻的栏杆,向江边对岸眺望,她的头发被凛冽江风吹得也有些乱了,她说,“妙宁,你还记得冬泳吗?”

“嗯。”妙宁说,“你很喜欢跟着爸爸去冬泳。”

冬泳是南城最有历史也最有特色的活动,每每到十一月底周围县城的老大爷老大妈们都会前来观摩,也算南城少见的闹热事了。

叶怀今笑,“爸爸蝉联了三届冬泳冠军。”

妙宁只要一想起冬泳,眼前就会浮现出爸爸谷盛大大的啤酒肚,以及明明皮肤被冻得通红,还跟打了鸡血一样的往江水里扎头的傻模样。

当初谷盛有意把妙宁也带入冬泳坑,不过妙宁小时候身子骨弱,是冬天洗个澡都能感冒的体质,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叶怀今倒是很爱冬泳。不过十年前南城出了几档子意外溺亡的事故,之后南城就不再公开举行冬泳比赛了。

奈何南城人民实在太热爱冬泳了,旁门左道催生了很多游野泳的。那几年叶怀今跟着谷盛游遍了南江大大小小的分支。

那会儿,谷盛认识了很多野泳队友,他们都对叶怀今称赞有加,纷纷笑着应和,“哎哟老谷,这泳技真不愧是你的女儿啊。”

谷盛拍拍胸膛,自豪的说,“当然啰,你看岸上还有只旱鸭子,那也是我的女儿。”

“你有两个女儿?老谷哟,你可真幸福啊!都是贴心的小棉袄呢!以后老了有你的福享。”

岸上的妙宁坐在衣服堆里,四处张望。藏在茂盛矮灌木丛的南江无名江流分支里,叶怀今穿着黑色连体冬泳衣,乖巧的站在爸爸旁边,周围站着一群光膀子的大叔在聊得热火朝天,虽然叶怀今胳膊大长腿全部严实包住,但妙宁还是莫名觉得很扎眼。

……

“现在不让冬泳了吧。”妙宁指了指江边的景观,“余家要打造古风美食街,届时要有冬泳赛,一个个大男人光着膀子,岂不是有伤风化。”

“五年前就全面禁止冬泳了。”

“的确早该这样。”妙宁非常认可的点点头。

“现在改成县冬季游泳比赛了。”叶怀今强调,“室内的,第一名除了不菲的奖金,还有‘南城第一泳王‘的名头。参加的人特别多。”

“泳王?真土。”妙宁噗嗤一下笑了,这也算是制止野泳的一个办法。

江边越来越冷了,妙宁抱了抱肩膀,“我明天早上就走了。”

“一路顺风。”叶怀今平静的说。

“你的婚礼我不能参加了,真是遗憾。”

“嗯…好。”叶怀今踌躇了一会又说,“或许没关系。”

“这样啊。”谷妙宁看着厚重云层的天空,“你说的对,并没什么关系。我倒也不用反复强调明天的行程。”

谷妙宁说着,“我还怕你忘了我明天要走。”

“呵呵。”

“没有忘,我还准备了些南城的土特产,你带回去吃或者送同事都可以,包裹我已经打包好了,晚上我让司机师傅送到你的酒店。”

谷妙宁心里有些不舒服,她微眯眼,“你不觉得你太过细心了吗。”

妙宁判定,“这样会让你周围的人产生一种压力和窒息感。”

叶怀今偷瞄一眼妙宁,假意咳嗽一声,“好吧,其实我还没来得及…”

那模样真是不老实。

妙宁幡然醒悟,弯眉染上两分恼意,倒显得人灵动不少,“叶怀今,你嘴皮子动的比什么都快。”

叶怀今耸耸肩,显得分外无辜。

妙宁小声嘀咕,“早知道你不是好捏的软柿子。”

“你说什么?”

“没。”妙宁回。

安静了一会儿,叶怀今问,“妙宁,你在偷笑什么?”

“嗯?我没笑。”妙宁恢复平静,“叶怀今,我还没看过你穿婚纱的样子呢。明天婚礼现场我是没办法参加了,不过要是能看一眼你穿上婚纱的样子,也不枉负我们十几年的塑料姐妹情。”

叶怀今看了看腕表,“也快六点了,上山顺便吃了晚饭再走吧。”

“好。”

叶怀今走到一旁打了个电话,很快一辆黑色的奥迪车驶入两人的眼前。

司机师傅打开车门,妙宁首先落目在软软皮座上几本凌乱的商业书籍,司机师傅一拍脑袋,对身后的叶怀今道歉,“哎哟,太太,你瞧我这记性。今天你重新试婚纱,先生等的时间长了些,在车上看着看着书就睡着了。后来我又忙着车队的事情,就忘记了,这车…我还没来得及收拾。”

叶怀今连忙回应,“没关系的,刘叔,婚礼车队的事情不少让人省心,你忙前忙后,除了顾及广如,还要顾及我,你幸苦了。”

“太太,没有的事。”刘叔更加不好意思,马上把后座收拾干干净净,“老王今天替我接走先生了。刚才老王说他们已经在路上了,估计七点能到,和我们差不多,今天晚上太太和先生可是有得忙了。”

妙宁入座,看着叶怀今和煦的笑脸和刘叔东家长西家短、关爱刘叔半岁的小孙女。

所以说像叶怀今这样的人谁不喜欢呢。

车逐渐驶入南山,快接近别墅的时候,妙宁看见两边行道树上挂了天蓝色的轻纱,被风吹起飘扬在幽幽绿绿的植物之间,指引宾客盈门。

妙宁问,“叶怀今,这是你的主意吗?按照中年大妈的喜好,在树上要挂红色中国结,拉上横幅,搞得和过年一样才显得喜庆。”

叶怀今摇摇头,“广如的家人很好,在这方面上倒不会强加于人。婚礼我订的主题是‘蓝’,要求每人来参加婚礼的时候带一抹蓝色。”

“这样啊。”

“嗯。”

“婚礼是你自己策划的吗?”妙宁问。

“是啊。毕竟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

“哦。”妙宁追问,“那重要的是嫁人,还是嫁给爱情?”

叶怀今双手交叠放在膝上,闷闷不语,仿佛在深思,又仿佛没有听见。

“你…爱他吗?”

听见这句话,叶怀今笑了,梨涡浅浅,“妙宁,这一下午,从我们见面你的第一句话开始,这一直是你想知道的答案。”

妙宁被戳穿,索性也堂而皇之,“对啊没错,我就是想知道。”

“嘿,别紧张。”妙宁惬意的说,“你就当是解答大龄女青年的人生疑问呗。”

叶怀今眸眼深深。

妙宁的心已经吊在了嗓子眼。

延伸阅读

老百姓水果加盟  http://www.gensoftsolutions.com/u9df.shtml
老百姓水果超市成立于2010年,旗舰店座落永康市东塔路160号(桃花菜场对面)是永康

倾玉和田玉加盟  http://www.gensoftsolutions.com/bzxm.shtml
北京倾玉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旗下品牌倾玉创立于2014年。倾玉结合当前互联网思维,用高标

伟图加盟  http://www.gensoftsolutions.com/pjoj.shtml
伟图礼品盒总部是彩盒、手工盒、灰板纸、原纸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依托成熟的设计与质量

百草缘加盟  http://www.gensoftsolutions.com/6atb.shtml
手工制作水晶押花产品主要销往市场---欧美及韩、日、台百草缘(Bcyflower)成

土豆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gensoftsolutions.com/64eq.shtml
土豆少儿英语是隶属于上海旖沃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PotatoFami

期权两融招商加盟  http://www.gensoftsolutions.com/gswn.shtml
暂无

青岛鼎鑫盈诚招代理加盟  http://www.gensoftsolutions.com/gftp.shtml
省批文资金由银行托管使用多元软件品种全有白银铂金钯金原油高返佣有兴趣的代理请和我联系

每克拉美钻石加盟  http://www.gensoftsolutions.com/6pph.shtml
“同样一颗钻,价格省一半”经营理念,率先结束国内钻石暴利,规范行业标准。通过“网络+

尚峰达加盟  http://www.gensoftsolutions.com/pvx4.shtml
尚峰达加湿器是一家研发和生产加湿器、灭蚊灯、电热饭盒、电水壶、绞肉机等产品的公司,拥

永邦加盟  http://www.gensoftsolutions.com/dsv9.shtml
潮安县彩塘镇永邦五金厂坐落于侨乡“不锈钢王国”------彩塘镇,由香港佳诚实业有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德云社]绿色可爱的瘌痢头

    可怜的小宝象死狗一样摊在牢房的草堆上,嘴里不断涌出鲜血,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可他到底福大命大,夜半时分,他渐渐有了知觉,感觉浑身没一个地方不疼,整个人一动也不能动,唯一清醒的就只有脑子。小宝只当自己必死无疑,心里不断念叨:“玉皇大帝,皇天菩萨,救救我小宝吧。只要救我,以后每逢初一十五我一定给你们上

  • 老子驾牛回来了在线阅读第1章

    【新书跪求各位新老读者们一波收藏,本人本书最少日上百万字,做不到的话,作者生吞刀片,脚底踩灯泡,胸口碎大石!!!】“我没死?”秦天捂着自己沉重的脑袋,艰难地从床上爬了起来,看着四周豪华奢侈的装饰,豪华的大床,他脑袋发愣。“这是哪?我不是被车撞死了吗?”秦天刚刚站起身来,环顾四周一圈,突然发现这是一个

  • 九十九度燃“幸福”的记号

    放在书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在木质的书桌上震出某种低沉暗哑的声音。我爬下床拿来一看。是晚儿。手机在我手中震动,我犹疑了一下,想按拒绝接听的键,指尖虚放在键上,却始终没有按下去,或者是我下意识想她死心先放弃。但手机持续地震动,我暗叹一声,按下接听的键。“……是七月吗?”怯怯弱弱的声音如记忆中那永远带着温

  • 全京城都劝我改嫁在线阅读炮制

    不知过了多久,秦昊悠悠转醒,大脑一片空白,不自觉的跳出人生三连问。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做什么?看着四周的环境,半晌才反应过来,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发现已经旭日东升,也就是说,一夜过去了?还是说更长时间?“系统,我昏迷了多长时间?”秦昊小心翼翼的问道,修炼无岁月,万一过去个百八十年,自己还不得哭死。“六

  • 京都娇女在线阅读卖玉

    出了车站,招呼一辆出租车,直接前往最大的*石市场。同样的,在周围租了间仓库和解石机,还有清洁工,一切弄好,林昆才进入*石市场。人好多,到处人来人往的,林昆四处看了下,选择一个方向走过去。果然,云南这里的毛料好多了,一百点一下能量先不管,几百点,上千,甚至上万能量的毛料也有。这个,这个也要,还有那个,

  • 都市之科技拷贝大师第7章在线阅读

    剑,百兵之君。刀,百兵之胆。拳,问天最高处,武夫终身所求。武神张二河深知剑修这一条路,是有多么的艰辛困苦。他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义子,洞玄真君付桓旌,走上这么一条不归路的。纵使他洞玄真君付桓旌,天生就是一个极好的逍遥剑仙胚子。犹记得洞玄真君付桓旌,第一次手握长剑,立马就被他义父张二河趋动天罡剑气,瞬

  • 囚天之域再来一注200倍的双色球(第五更,求收藏!)

    一百万巨奖!何文轩将刮刮彩放入怀里,在一片羡慕的眼神中,乐呵呵的离开了彩票店。可惜了,如果身上还有多点钱,再买几张看看,是不是还中大奖?他有些贪心不足的想到。走了好几条街,他保持着足够的警惕性,提防着周围是否会有人跟踪自己,谋财害命什么的,不过等走了好久,也没发现有人跟随。他因为修炼了九阳上半部,整

  • 我!都市最强典狱官在线阅读第6章

    第六章,剑意两个月很快就过去了,萧语辰的身上也到处都是伤疤,衣服也都破败不堪,简直是惨不忍睹。而令萧语辰兴奋的是,他的《疾狼步》终于大成了,不仅如此,他也成功的把《地裂剑法》给掌握,还领悟到了《疾风剑法》同时还把《崩山劲》给掌握至大成。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成功的学会《疾风剑法》。“不错不错,看来这两个

  • 都市之超级保镖在线阅读第一节

    林商岩难受地翻了个身,嘴里溢出几句含糊不清的呓语,处于迷糊状态的他下意识地伸手挡了一把面门要害,站在他床前的那个人却握住了他的手,稍稍弯了一下腰,一手覆在床上病患的额头上测试温度,脸上的神色开始凝重,焦急地喊道:“商岩,醒醒,喂!商岩!”浑身灼烫的林商岩睁开沉重的眼皮,模糊中,霍然看到一个人影近在咫

  • 每晚都有特殊要求第四章在线阅读

    “我们就坐这个去?”看着这一辆大巴车,有人不满了。其实大巴车是崭新的,只是难免有几个富家子弟不乐意。谁长大还不是千娇百宠的。“那你就走路吧。”一年一班的教官陈折声音清淡,却直钻进那几人心中。“真的不乘车?”那几人没说话,像受惊的兔子般,连忙闪入了车内。路途的颠簸使那些孩子们晕晕乎乎的,直呼难受,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