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最强控卫在线阅读我站在一片雪松中间

作者:华Zz 来源:飞卢小说网

那天,白玉坐在客厅抽了很久的烟。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白玉抽烟。本是安静祥和的家变成了死寂一样的沉,他们没有人告诉我是为了什么。只是我失去了某些东西可能会彻底缺失,没有人告诉我是为什么。

白玉开始喝酒,喝了酒开始骂我。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开始她骂我我也会哭,后来就再也哭不出来了。那段的记忆有些缺失,大脑好像天生有具备遗忘掉很难过的事情的功能,因为它还要将生命延续下去。若是只记得黑色的记忆,那人生将无法前进,岁月也无法前进。

不知道过了半个月还是十几天,当某一天,白玉把那沉厚的窗帘拉开的时候,我知道那段黑暗过去了,或许又没有过去它只是移植在了我的骨子里,把我的性格沾染上它的色彩。

白玉开始打扫着狼藉的家,满是烟灰和酒瓶子。还有许多被我吃掉的泡面桶。那一天,她很沉默,她沉默的清理房间,清理着我......因为我也不记得什么时候没有洗澡了。她把家里打扫的很干净,很干净。

而后我和白玉两个人并没有在那里住了多久,很快我们就搬家了,带走仅仅只有几箱子的衣服。那些白玉精心挑选的家具一件也没有带走,全部连同房子低价卖了出去。

买了一个老旧的二居室,在洛街。

温兆中是净身出户。

我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我也不好奇他过得怎么样,我只希望我的生活可以快点好起来。快点的好起来。白玉开始出去找工作,我知道她在一家百货商场的货架上卖香水,只是她的工作永远不久,她经常换工作,经常。

我就在那里,第一次认识于野他们我就被那群小孩子欺负之后我就不想认识任何小朋友了,更多的时间在家里。再然后,上了小学之后我要跑着回家,按下电饭煲里面浸着的生米,上了初中之后有一段时间里白玉在一家二十四小时的便利店上班,她经常上晚班,我要跑回家做好饭给她送过去。我也不知道是被迫还是自我的选择,我居然一个朋友也没有。当然,这是后面发生的。

在我以为白玉不会再在意温兆中的时候,在春节临近的时候她拉着我,坐上最早的一趟公交车到了一个叫百悦公寓的地方。公交实在是坐了很久,等到了,她在一排排整齐的公寓下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你下来。”她拨通后。

而后,温兆中从其中的第三栋楼走了出来,直到我跟前我才仿如梦。

“爸爸。”嗓子发出的声音下了我一跳,是下意识喊的。

他拍拍我的头:“过得好吗?”

我当时眼泪就夺眶而出了,我想说:不好,当然不好。我一点也不想住在那个破旧的居民楼里,我想回到我们的家,我们自己的家。我一点也不想白玉那么不快乐,她也不让我有一点点快乐,我想说,为什么我们会变成这样,不要觉得我年纪小,请什么都告诉我......让我知道为什么会失去,为什么要承受。

可是我只是那样站着,嗓子哽咽得发不出声音,因为实在,实在委屈太多了。平时被我积攒起来的委屈在看见你的时候它们就咕咚咕咚的跑出来了,快挤到我的嗓子眼里了。

我们三个人在那里站着,即使白玉看着他的眼神像是要把他的脸戳出一个洞来似的,他也决不看他。

最后,是他打破了沉默。他将一个牛皮纸袋抱着厚厚钱递给我,然后有了和白玉一年多来第一个的眼神交汇:“你们不用来的,我会按时打到那张卡去。那张卡,我记得的。”

白玉还是盯着他,像是要盯出个洞来。

在他走后,白玉还是看着他,直到背影消失在楼道里,不见。

她转身就走,我怀里抱着那个牛皮纸带,右手拉着白玉的衣角。她不会牵我。

即使他那样说了,白玉还是每年会让我去。

也听到过她打电话,用极其固执的话:“不行。必须要现金。”

那几年,温兆中总是换住的地方,很奇怪,白玉总是知道在哪。只是九岁往后的日子里,白玉只是把我送去,然后走开。等我见完了他,拿完了他要付的抚养费后,她就出现了。然后一言不发的带着我往回走。

我想她一定是躲在了哪个角落里,她只是想看他一面吧。

不然像个小朋友一样执拗的说出只要现金。

到了十三岁的那年里,春节将近的时候,白玉提了一句:“什么时候去他那里。”

“可不可以不去。”我很久没有这样跟她讲话了,八岁到十三岁的五年里,我们大多数是恶语相向,或者沉默一言不发。我的性格跟她越来越像,固执而骄傲。

她只是吃着话不再讲话,吃完后就进了房间睡觉。

她的沉默是什么回答,我自然知道。

只是想到了去年,我十二岁时白玉只告诉了我一个地址,我自己去的。是和福小区,听这老土的名字就知道一定是个老旧的居民楼,甚至比这个在洛街无名的居民楼更加老旧。完全不似那个公寓那般整洁豪华。

可是他这次邀请了我上去坐坐,布局就是很普通的三居室的格局,老旧的家具和一套暗红色的沙发。

只有那套沙发是新的,其他的都看得出来陈气。可是这套沙发是他挑的,我一直都知道他喜欢这种暗红的颜色。我又想起来被白玉一起卖掉的那套姜黄色的沙发,极尽可笑。

从厨房里走出来了一个人,一个女人。她切了水果盘子和果汁。

她乌黑的直发随意的挽着,柳叶眉很温柔,五官很秀气,她冲我笑得和善:“你是妍妍吗?来,喝点果汁。”

那上面印着花纹的玻璃杯快要触碰到我手的时候,我一缩。

砰。

果粒橙的香气在空中漫起。转身就跑了出去。

回到家中,白玉正在客厅的那个二手沙发上斜躺着看报纸,心里起过狠毒的想法。我要说,我说出来,温兆中他有了新的开始了!有了,完完全全的新的生活了。况且,他乐在其中,而且非常喜欢那个女人。非常。他看她的眼神我从来没见过他那样见你。从来没有过。

我知道,我这样说她一定会疯狂。毕竟,她的世界里只有温兆中一样的存在。她的世界只有他,他的世界却从未让她窥探过。多么好笑。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夹克,他好像有了点啤酒肚了。他好像过得还...还可以。”可是我吐出嘴巴的却是这样的话。

她的脸隐藏在报纸下:“哦。”

淡淡一声哦,我却无比的庆幸刚刚把那些话咽了下去。纵使你的世界只有他,可是我只有你,无论被迫还是选择。

算了,若有个人骗骗她也不错。

我也在欺骗自己。

那年的冬天下了好大的雪。

在雪停的那天,我决定去他那。那天白玉白班不在家。

我到的时候,我站在一片雪松中间。

穿着一件绿色的无袖的连衣裙,站在雾色的雪松之间,冷。是真的好冷。

我看着他从二单元的居民楼下楼,他变得更胖了,是个正正常常的中年人。他朝我走来。

一步,两步,三步......

他应该开口吧,快开口了。

他应该会说什么,会问你为什么穿这么点吗?还是用很生气的语气说,你疯了吗?怎么这么不听话。

我看着他,大概我眼里的期待有些从眼睛里漏出来了。

给。他说。

手臂递过来,右手的无名指上套着一个戒指。刺骨的冷,我想一定是这天气把我身体里内的血液给冰凝住了,不然我怎么觉得挪不动步子,和伸不出手。

“温兆中,你是我的爸爸吗。”我看着他,他不作答。

“你是我的爸爸吗?”

不是吧,你要是是的话我们血脉相连,你不会不心疼我。不会不关心我的。不会像突然变成了一个陌生人一样的立在我的面前的。

是的话,不会我们的关系只是你用一年500张的人民币可以两清的关系。不会的,不会的。

“妍妍,你怎么穿那么点?快上来家里。”从居民楼里走出来一个女子,她和去年没有变化,唯一的变化就是她挺住的肚子。

他看见她走过来,立马走过去,扶着她:“天气这么冷,你下来干什么?”

“妍妍,跟阿姨上楼去喝杯热茶,加点衣服。”她冲他笑了一下,而后对着我说。

刺眼。

我就这么站着手里揣着那个牛皮纸袋,不回答。

“她不会愿意去的。我们上楼吧。”看我许久未答,他抢着说道,还真是一点委屈都不让她受。

我转身离开。

他扶着她慢慢的往门里面走去:“天气那么冷,她怎么穿那么点啊!”

“跟她妈一样,是个疯子。”

砰。

是石头砸上玻璃门的声音:“你他妈才是疯子。”像只小兽在嘶吼,破音了。

我往外面跑去。

温兆中看着那个冲进白与绿色之间的背影,风吹起她的裙摆,一抹绿色在树影间浮动。他又想起来那个对他说:爸爸,你是我的大英雄!那个穿着小花裙的女孩。眼里一抹复杂的颜色。

“别看了,走吧。”

她挽着他的手,轻拍着他的手背,以示安抚。

延伸阅读

Caixchime加盟  http://www.basketfuloftreasures.com/a57w.shtml
Caixchime男鞋总部是以自主品牌RCZH产品生产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

宁安堡牌加盟  http://www.basketfuloftreasures.com/a2lh.shtml
宁安堡牌茶:华夏绿健,顾名思义,华夏代表具有5000年文明的中华大地,绿健,英文是G

来回拼车加盟  http://www.basketfuloftreasures.com/gq84.shtml
“来回拼车”是一款基于跨市拼车市场的手机APP软件,目的在于解决大家跨市出行及车主空

桦艺阁加盟  http://www.basketfuloftreasures.com/ahbo.shtml
桦艺阁餐具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我们的商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

振兴加盟  http://www.basketfuloftreasures.com/xx5z.shtml
振兴滴塑少售位于广东揭阳市榕城区。主营滴塑、pvc滴塑、滴塑鞋标、滴塑鞋底、滴塑鞋花

爱优加盟  http://www.basketfuloftreasures.com/psuf.shtml
爱优小饰品主营韩国进口中重量级韩国饰品批发,与韩国多个厂家合作。每个星期都有新款更新

乐酷加盟  http://www.basketfuloftreasures.com/n6ux.shtml
乐酷手机壳总部是一家集模具设计、模具制造、精密注塑、自动喷涂、组装,并可代客户进行产

韩妮儿加盟  http://www.basketfuloftreasures.com/ns8s.shtml
韩妮儿家纺布艺总部是一家设计/开发生产为一体的玩具企业(公司负责人是在广东外资企业做

商邦加盟  http://www.basketfuloftreasures.com/do7d.shtml
商邦水壶隶属黄氏集团企业,于1999年开始生产各种塑料日用家品,其中保鲜盒、饭盒是我

增信加盟  http://www.basketfuloftreasures.com/al3c.shtml
广西贺州市增信商贸有限公司GuangxiHezhouCityZengxinTradi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秦:开局复活秦始皇之东莱王氏

    在莱州市东南隅、西南隅、西关、王家楼、后吕等村有大批王姓人居住,他们系出同源,号称“东莱王氏”,因莱州城在历史上曾是东莱郡的治所,故名。相传,王氏始祖名叫王善同,其后裔王应豸的墓志铭提到:“其先四川成都人,洪武初,奉诏徙掖。”其后几代佚名,至王子成以下始有较为详备的记载,故王氏家族奉王子成为一世祖。

  • 我,皮遍之万剑天宗(3)

    第二天醒来匆匆吃完饭,便启程朝高山山顶走去,山顶有气雾围绕,越往前雾越大,大到彼此都看不清自己,小安和小萱扯着小煜的衣服角边,小煜心里也莫名的紧张,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地方对自己来说即熟悉又陌生。穿过浓墨雾气几人总于到达山顶,山顶斜坡有块石碑,上面写着万剑仙锋,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一阵阵的风,由远而近出现

  • 师兄难养之七星疑馆下(3)

    徐沫自知失言,不管吴三省这个老狐狸怎么试探,打定主意不再开口。“吴邪,来看看这石碑上写了些什么?”吴邪听到他三叔的话,认真地开始研究起石碑。“怎么…怎么多了个影子?”顺着潘子的手,众人回头看向墙上那影影绰绰的身影。一个巨大的头颅极其不协调的出现在身子上,不时的蠕动着。寂静的墓室里,只听见潘子上膛的声

  • 从神灵到神在线阅读第七章

    原来在这一整块石壁的后面有一个凹槽,触发的机关就在那个凹槽里面。这块石壁大约有十几公分厚,石壁本来就异常坚固,再加上在水里受到水的阻力,想要在水里面将它砸开几乎不可能。想要将石壁撬起来那就更加不可能了,张浩早已经将石壁四周仔细检查过,一丝缝隙都没有。就在他纠结怎么将石壁弄开触发机关,进到海底墓的时候

  • 重生回到1984第一章在线阅读

    深夜两点,沐雨躺在温暖的被窝里正在做着美梦,卧室里微亮的夜视灯反射在沐雨酣睡的脸庞上。窗外飘在空中的人影看着屋内的睡美人,停留了了几分钟之后,展开身上的披风,消失在漆黑的夜空中。“死丫头,起床了没?”清晨,还没有睡醒的沐雨被门外粗暴的敲门声惊醒,伸手去拿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时间是早上7:10.”大清

  • 图腾大陆之三生灵传之第七章

    饭后,苏辰和苏浅汐兄妹俩被叫到了苏景云的书房。倒不是说书房是有什么重大机密,只是苏浅汐从来对家中的生意不感兴趣,踏入父亲书房的次数也屈指可数。上一次还是因为要签su珠宝公司的股份转让协议才进的书房。今天被叫上书房的苏浅汐有些疑惑,以往不就只叫了哥哥一人商量‘国家大事’么,今天叫上她做什么?不过很快,

  • 妖刀之鸣鸿天下逃跑的新娘

    傍晚,之倾站在她跟前。“他什么时候回来呢?”“夫人莫急,少主应该还在外面喝酒呢!”“你觉得少主怎么样?”之倾的心跳忽然有些急促,眼神有些慌乱。“如果,嫁他,你可愿意?”之然哐当一声跪在地上道,“夫人饶命!”“起来吧!”如兮起身,轻启红唇道,“过来!”如兮把她摁在梳妆镜前,轻声道,“别动!”如兮便开始

  • 依然的碧翠空间在线阅读第9节

    “我明天不去上课了。”大功告成,许晓瑶将完成的速写随手一扔。“怎么了?”欧阳建拾起细细欣赏,关心地抬头问。许晓瑶伸一伸懒腰,“因为本天才我今天又完成一幅好画。大四的毕业作品算是有了。”欧阳建静默一会儿,“我那幅呢?……”“啊,那幅是传家之宝呢,怎么可以随便拿出来。”许晓瑶得意地说。“是吗?”欧阳建搂

  • 个性是装死[综]在线阅读第七章

    “车站啊,那可不算近喽,要去津城食府那里坐大客儿,有直通的。”“津城食府?”彭也默念这个名字两遍,为什么这个名字这么熟悉……“恩,对,津城食府,在津城路那边。”刘翠怕彭也不懂这种路段说法,又解释了一遍:“出了二小往东走三个路口就是津城食府咯。”“二小?”彭也有些风中凌乱,这都是哪儿跟哪儿?“是呀,这

  • 武魔器魂之属性(4)

    第四章属性“您是否需要进入**!”“快点!”我迫不及待的道。“快点?请明确回答您是否需要进入**?”“厄。。。是。。。。。”我学乖了,突然有种脱下头盔摔了它的冲动。不过在这个火急火燎的时刻,还是算了。接着眼前一黑我好像被什么吸进去了一样,出现在了一个巨大的宫殿中,四处张望,大殿里面一切东西都是金黄色